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901接应,帮秦寂言一把(书号:13650

901接应,帮秦寂言一把

作者:阿彩
    秦寂言和景炎一路追逐,两人很快就来到城门口前的大街……

    城门口的守城官兵,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秦寂言的人,要是景炎就这么跑到城门口去,必然会再次陷入包围。没有办法的景炎不得不停下来,抽剑对上秦寂言,“来吧,打一场。这一次赢了我真的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输?

    抱歉,他不会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不是我的对手。”秦寂言话虽如此说,可还是抽剑迎上。

    这世间从来没有公平而言,只有弱者才会不断的祈求公平!

    “不是对手也要打,换了是你,你会投降吗?”景炎神色平静,哪怕被秦寂言逼得狼狈逃蹿,他的眼也没有一丝怨恨。

    他怨恨的人,从来都不是秦寂言,在景炎看来,他和秦寂言一样,都是背负着沉重枷锁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他恨所有姓秦的人,却独独不愿意去恨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在某些方面,他和景炎的个性相同,两人都不是轻易会服软的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打吧!”景炎没有客气,快步上前,主动出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却没有实质的攻击,而是虚晃一招,在秦寂言迎上来时,抽身朝城门方向跑去,“秦寂言对不起了,你也说了现在的我,不是你的对手,所以……我不打了!”

    十分无赖,可是秦寂言却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炎,才像他认识的景炎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没有末府的事,他想他和景炎也许能成为好友,可惜,这世间没有如果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继续再追,站在原地目送景炎离去。

    今晚,他做的已经够多了,他给景炎一个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你居然不追?”景炎回头看了一眼,见秦寂言真得没有追上来,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他一直很欣赏秦寂言,也很看好秦寂言,哪怕最初的秦寂言什么都不知,一味的退让,他也没有小瞧秦寂言,现在就更不会小觑了。、

    而今晚,或者说秦寂言此刻的举动,又让他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刚将旗鼓相当的对手放走,秦寂言真得不是一般的自信,而这份自信正是他所欣赏的。

    秦寂言不追,景炎也就没有必要玩命的跑了,收起剑,景炎也不管秦寂言看不看得到,朝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无声地说一句:“算你命大!”

    然后,如同幽灵一般,蹿入夜色,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城墙上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出声,他就这么看着,看着景炎被守城的官兵发现,然后被守城的官兵围攻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,却不想景炎还未出手,就见一个个带着引线的油包飞到城墙上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的火花在黑夜十分夺目,哪怕隔得再远,秦寂言也清楚那是什么!

    “不好!”秦寂言提气朝城墙方向跑去,远远就喊道:“快,闪开!”

    可还是晚了!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**包瞬间炸开,秦寂言看到城墙上的小兵,被炸得飞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,秦寂言抬头,就看到站在火光,笑得嚣张的景炎:“秦寂言,有没有庆幸自己放过了我?”

    隔着火海,景炎的声音传了过来,一如既往的温和好听,可却让人恨不得揍死他。

    “本宫后悔没有拦下你!”明明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,却非要惊动守城的官兵,非要显摆自己的势力,简直是可恶。

    “到了这里,你拦不住我。”城墙外,就是接应景炎的人,而现在的秦寂言只有一个人,真要打起来,秦寂言一点便宜也占不到。

    至于守城的小兵?

    面对**包的炮轰,他们能撑多久?

    像是嫌还不够张扬一般,景炎在跳下城墙下,十分嚣张的道:“你在西胡战场上用的**十分好用,本公征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轰……”半空,数十个**包同时炸开,没有伤人,可那炫目的火花却灼的人眼生痛。

    这是挑衅!

    嚣张而狂妄的挑衅!

    这是信号!

    告诉城内的人,景炎平安离开的信号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何,秦寂言却无法产生愤怒的情绪,他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狂妄张扬挑衅的景炎,就好像一个急于证明的自己的孩,少了仇恨的负担,没有虚伪的面具,只有最纯粹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秦寂言打消了调城外大军去追景炎的念头。

    景炎嘴上虽然说,要毁了大秦,可他所做的事并没有动摇大秦国本,如果他真要毁了大秦,把国库的银搬空后,就会立刻通知北齐,而不是像蚂蚁搬家一样,一点一点将银挪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迟疑,秦寂言转身朝皇宫方向走去,身后的火花成了短暂而华丽的背景。

    城外,跃下城墙,与接应的人汇合的景炎,扭头看了一眼,眼闪过一极浅的笑。

    今晚虽然吃了大亏,可压在他心上的秘密说了出来,整个人说不出来的畅快。

    至于今天的事?

    他一一记下了,来日——必双倍回报给秦寂言。

    景炎手下的人,飞快将一件干净的外衣披到景炎身上,又将水和吃食递到他手上,“主,船已准备好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们走官道。”景炎喝水,拒绝了送到嘴边的食物。

    吃太饱,骑马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走官道?万一有追兵怎么办?”他们留下来的人可不多,就算他们现在会制**,可大秦的人更不缺,真要交起手来,他们没有一丝胜算。

    今晚能这么顺利,也不过是出奇不意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没有人来追。”这一点景炎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秦寂言既然放他离开,就一定会放到底,真要有追兵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景炎的属下一脸怀疑,可景炎却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,直接让人牵马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景炎的属下,一向清楚景炎有多么专断、霸道,即使心担心也不敢多说,乖乖地将马牵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景炎没有和属下多解释,策马冲入夜色,朝江南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秦寂言今晚放了他,他也不会让秦寂言吃亏。

    秦寂言不是一直想要江南那块地吗?

    他会帮秦寂言一把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今天先更两章,然后晚上十点会再更新两章,以后的更新都放在晚上十点。这样……我就一定会在十点前写好,然后可以早早睡觉了。如有不便,还请见谅,大家不方便晚上看,第二天早上看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