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880疑心,牺牲自己(书号:13650

880疑心,牺牲自己

作者:阿彩
    毒?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苏太医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:“宣世这脉像,不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可不等他说完,淑妃娘娘就急切的大喊:“庸医,你这庸医……”

    周王亦是怒火烧,冲到苏太医面前,抬手就要朝苏太医的脑袋砸去,苏太医吓懵了,幸亏一旁的侍卫反应及快的上前,在周王下手前救下苏太医。

    “王爷,请息怒。”侍卫挡在苏太医面前,虽然害怕,可身板却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苏太医惊魂未定,吓得直哆嗦……

    “胡闹,胡闹,简直是胡闹!”老皇帝看到这一幕,气得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周王脸色一白,再次跪下:“父皇,冤枉呀,儿臣冤枉呀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云宣他,他平时根本不是这样的,他突然发狂,要不是毒,怎么会……”淑妃说到这里,突然消声,惊恐的看着秦寂言,“是你,是你,皇太孙殿下是你对不对?是你害了云宣,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淑妃想到自家孙发狂的样,死死地握住手,愤恨地瞪向秦寂言……

    云宣发狂的样,和北齐人说的花期发作一模一样,而花期是她为秦寂言准备的毒药,可秦寂言没有毒。

    “是你,一定是你,是你报复我对不对?皇太孙殿下,你……好狠的心呀。云宣他是你堂弟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呀。”淑妃指着秦寂言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她不是做戏,她是真得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明明是要害秦寂言,怎么没有害到秦寂言,却害到她的孙了?

    “淑妃娘娘,你在说什么,本宫不懂?”面对淑妃的指控,秦寂言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蠢货,这个时候攀咬上他,以为会有好处吗?

    淑妃在指向秦寂言时,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可是……

    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她现在根本收不回来,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,“秦……皇太孙殿下,你不要再装了,是花期,你给云宣下了花期对不对?殿下,你实在太恶毒了,云宣只是一个小小的世,他根本不可能和你争什么,你就不能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淑妃此时选择说这些话,是存了牺牲自己,拖秦寂言下水,保住周王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殿下,云宣住在宫里,可他也不会和你抢皇上的喜爱,你怎么能对云宣下毒手,他是你的弟弟呀……云宣平日里时常将你这个大哥挂在嘴里,天天说要向你学习,要是知道你害了他,他得多伤心。云宣,我可怜的云宣……”

    淑妃又哭又喊,句句指向秦寂言,将众人的注意力都拉到秦寂言身上。殿的人或光明正大,或悄悄打量起秦寂言,想看秦寂言做何反应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,包括老皇帝的打量,秦寂言面不改色,待到淑妃说完,才问了一句:“淑妃娘娘,花期是什么?”

    花期是什么?

    是一种让人致狂的毒药,就像鲜花绽放一样,人性潜藏的狂躁与暴虐瞬间暴发出来,做出自己也无法预估的事。

    是呀,花期是什么?

    随着秦寂言的问话,众人又齐齐看向淑妃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不是笨人,他们虽然不知事情真相到底是什么,可却知淑妃估计做了什么,现在不打自招了。

    “花,花期是……”淑妃张嘴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老皇帝见局势朝自己看不懂的方向发展,脸色越发的阴沉,见淑妃支支吾吾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淑妃,朕也想知道花期是什么,你怎么知道花期?又怎么知道,今晚的事与寂言有关?”

    淑妃之前的指责,老皇帝没有放在眼里,只当淑妃胡乱攀咬,可现在见淑妃说出“花期”却让老皇帝不得不多想。

    淑妃爆出这么隐秘的事,必然是把握。

    老皇帝不想怀疑秦寂言,可今晚的事,看似破坏了秦寂言的选妃宴,可周王世发狂,最终得利者却是秦寂言。

    周王世闹出这么一出,不仅仅断了自己的路,也断了周王的路。放眼大秦,再无人能与秦寂言争锋。

    想到今晚的一切,可能是秦寂言的手笔,老皇帝心里堵得难受。

    他自认对寂言已是尽心尽力,甚至不顾父之情,为他清除上位的障碍,这样寂言还不满足,要赶尽杀绝吗?

    淑妃跟了老皇帝数十年,深知老皇帝多疑的性格,见老皇帝问起,淑妃并不回答,而是不停的哭,就好像害怕事情被拆穿一样。

    淑妃年纪不小,她哭起来自然没有什么美感可言,可那伤心的模样,却能引得旁人同情。

    老皇帝看了淑妃一眼,没有再逼她,而是问向苏太医:“花期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太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,听到皇上的问话,扑通一声跪下:“回皇上的话,臣曾在医书上看到记载,花期是一种能让人致狂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皇帝瞥了秦寂言一眼,见秦寂言一脸平静,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,一时间也拿不准今天的事,到底是不是秦寂言做的?

    其实,今天的事就算是寂言做的,他也会帮寂言抹平。和大秦未来的皇帝相比,云宣的份量太轻了,如果要牺牲一个人,老皇帝自然是牺牲周王一家,保全秦寂言。

    老皇帝心思百转,可面上却不想,淡淡的问道:“了花期有什么症状,世可是了花期?”

    “了花期之毒,会突然发狂发躁,力气比普通人大许多,做出一些暴虐血腥的事,精神会比正常人亢奋,云宣世……”苏太医如实说道,可不等他说完,周王就急急接话:“父皇,云宣的症状和苏太医说得一模一样,云宣是真得了花期,求父皇还云宣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周王说这话时,特意剜了秦寂言一眼,就差直接说秦寂言是凶手。

    局势反转,殿的官员夫人们全吓懵了,忙低头不敢乱看。

    老皇帝没有说话,而是看向秦寂言,似乎在等他解释,可秦寂言却像是没有发现一样,站在那里完全没有说话的打算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大殿陷入诡异的安静,落针可闻,众人连呼吸都小心翼翼,胆小的小姐们缩成一团,恨不得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等,等着看是皇上还是秦殿下先开口。结果,开口打破这份沉默的人,居然是他们意想不到的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