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878发疯,到底谁倒霉(书号:13650

878发疯,到底谁倒霉

作者:阿彩
    因之前传出秦寂言要在七夕宴上选妃,因此今年的七夕宴水准十分高,各家的闺秀都拿出看家本事,宴会上的才艺表现十分精彩,有好几个姑娘丝毫不比顾千城去年的表现差。

    上扬的闺秀表现皆不俗,其又以皇后娘家的姑娘为最,别说皇后娘娘,就是老皇帝看了也满意。

    “寂言,皇后娘家这孩不错。”老皇帝扭过头,对身侧的秦寂言道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说的是。”秦寂言没有反驳,可也没有顺着赞美,另一侧的皇后听到这话,暗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凡是老皇帝赞扬的女,秦寂言说得都是这句话,看似赞同老皇帝的评价,实则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是女人,她很清楚秦寂言看她娘家那孩的眼神,就和看其他人一样,在场的这些姑娘,根本没有一个入了秦寂言的眼。

    老皇帝听到秦寂言这话,却十分高兴,觉得秦寂言和他的眼光一样,见秦寂言没有反驳,老皇帝也想抬举一下皇后,便道:“来人,赐玉……”

    老皇帝的话说到一半,就听到“哐当……”一声巨响,坐在左侧下首的周王世,突然发狂,将面前的案桌掀饭。

    “秦寂言的妻?哈哈哈……我要杀她,杀了秦寂言的妻,让他娶不到妻,让他与满朝大臣为敌,让他一辈没有正妻。”周王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,猛地蹿上台,在众人都呆愣时,一刀捅向台上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台上的姑娘正是皇后娘家的人,是皇后娘家准备送进秦寂言后院的女,是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女,是皇上说赏玉,在众人眼,极有可能成为皇后的女……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前途无最的女,却一刀被周王世捅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周王世杀了一个人却没有停下,而是举起刀,朝席上其他的姑娘刺去,“想要与秦寂言联姻,你们做梦呀,本世不会同意,我要把你们都杀光,让你们没有办法和秦寂言联姻,让你们恨秦寂言,哈哈哈……恨他,把他拉下来。我才是皇太孙,我才是皇太孙……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,把众人吓懵,在场的众人完全想不到,周王世会在席上发狂杀人……

    “天呀……”皇后大受刺激,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护驾!”秦寂言起身,挡在老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疯了。”老皇帝亦吓了一大跳,要不是秦寂言护在他面前,他估计真要吓病了。

    周王世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,挥舞着带血的匕首,冲向人群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一干贵女吓得哇哇大叫,满场乱蹿,再无形象可言。

    “疯了,疯了,他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,快制住世爷,别让他杀人,也别伤了世爷。”席上的男,反应过来,飞快的大喊,可周王世手上有刀,谁敢上前……

    “快,拦下他。”周王脸色煞白,阴沉得能滴出墨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完了……

    他儿今天这一刺,可把皇后娘家得罪狠了,也把在场的人家得罪狠了。还有那句“我才是皇太孙”的话,绝对会让老皇帝不满。

    周王飞快地看了老皇帝一眼,果然看到老皇帝气得双手发抖,而秦寂言则早早的护在老皇帝身前,一副舍身救驾的模样。

    叔侄二人视线相交,只一刹那的功夫,可就是这么一刹那,足够周王明白,他被秦寂言算计了,就算不是秦寂言,秦寂言也绝对是知情者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周王忍不住低咒一声,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周王世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一时间力大如牛,而且不怕死,挥着匕首胡乱砍,已经有好几个人被他砍伤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命呀,救命呀。”场的姑娘大喊,面对暴戾的周王世,这些夫人小姐完全没有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好在,宫的侍卫已经反应过来,涌上前将周王世拉开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周王世大发神威,还是今晚的侍卫都没有吃饱,侍卫上前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拉住周王世,还让他划花了三个姑娘、一位公的脸……

    “啊,我的脸,我的脸!”受伤的姑娘惊恐的大喊,尖锐的声音能将人耳刺破。

    尖叫声,哭喊声交织成一片,前一刻还是欢声笑语的宴会,此刻却是一片狼藉,哪怕周王世已被侍卫打晕,可哭喊声却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呀,儿呀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,我害怕,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王世被制住,众位夫人冷静下来,纷纷寻找自己的女儿,而那些受了伤,毁了面容的女,家人则抱着她痛哭。

    这一张脸毁了,她们这辈也就毁了呀。

    老皇帝被众人的哭声与喊声闹得头大,可犯错的是他孙,他又不好对那些人吼,只好朝周王发火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老四,你教的好儿?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周王二话不说,笔直跪在殿下:“父皇恕罪,云宣他,他定是了毒,才会发狂,肯定父皇明察。”云宣就是周王世。

    “毒?整个宴席上大家都有吃,怎么就他一个人了毒?”老皇帝根本不接受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毒?

    周王世一直住在宫里,周王说世毒,不就是说老皇帝没有照顾好人嘛,老皇帝会承认才有鬼。

    秦寂言心知皇上怎么想,很淡定的补了一刀:“皇爷爷,云宣手上的匕首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匕首。你儿参加七夕宴居然随身携带匕首,他这是想要做什么?想要杀了朕?想要杀了寂言,好让他做皇太孙?皇太孙,就凭他那个样也想做皇太孙,朕就是把皇位传给宗室之人,也不会把皇位传给他。”老皇帝真正是气狠了,也是对周王和周王世厌恶到极点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恕罪,云宣他不是这样的人,他今天实在不寻常,肯请父皇明察。”周王“嘭嘭嘭”的直磕头,把脑袋磕破了也不肯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罪,他说什么也不能认。

    认了,不仅仅会失帝心,还会得罪在场的武大臣,到时候他就真的完了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这一招,真得好毒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