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866进展,七夕宴行动(书号:13650

866进展,七夕宴行动

作者:阿彩
    随着顾家大老爷与顾夫人被官差带走,整个顾家的气氛都不一样了,从内到外都透着一股死气。

    顾家的下人一个个小心翼翼,就怕出了什么事,惹得主不高兴。顾承志从顾夫人被带走,脸上就再也没有笑脸,当他去求顾老太爷出面救人被拒后,那脸色就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得知顾老太爷不肯出面为渣爹和顾夫人说情,顾千城半点也不意外。顾老太爷一向如此现实,她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然,顾家大老爷出事,这伙也有人暗乐,比如说顾二爷与二夫人。不过他们也只感偷着乐,并不敢表现出来,就怕老太爷知道了。

    顾二爷他真是想太多了,顾家老太爷现在根本没有心思管他,从他知道千城已经查到武芸的死,顾家老太爷心里就很不安了,现在看到自家大儿和大儿媳出事,顾家老太爷立刻就认为,这是顾千城的报复……

    要是顾千城知道了,估计得大喊冤枉。她是想要报复,可她还没有出手,顾家大老爷就把自己作进大牢里了,她真心什么也没有做,顶多就是借了秦殿下的势,让那两人按律法服刑。

    顾家大老爷奸杀奴婢罪证确凿,顾夫人杀人的罪名也成立,只是死的是卖身的奴婢,顾家大爷和顾夫人不可能因此赔命,而顾千城也确实查不到证据,能证明武芸是顾夫人害死的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杀人后,不需要服重刑,只要坐一年的牢就可以。

    而官府之所以会判一年的刑罚,还是看在秦殿下关注这个案的份上,不然依律法,顾家一口咬定那奴婢背主,不听令,顾家大老爷赔点钱也是可以了事的。

    至于奸杀?完全可以说是通房丫鬟,下人的命都是主的,男主要睡一个丫鬟算什么事?

    “果然是同人不同命。”顾千城早就知道律法规定打死奴仆不是重刑,可亲眼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死在自己面前,而凶手只要坐一年的牢,顾千城心里仍旧不舒服。

    可是不舒服又如能何?

    律法写得明明白白,她就是再不舒服也不可能插手官府的事。

    关于顾家大老爷和顾夫人的罪刑,很快就判了下来,而顾承志在判决下来后,也不再到处跑了,而是把自己关在屋里。

    顾千城知道顾承志这几天一直在外面求人,求顾夫人的娘亲,求顾家的老亲,可是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,没有一个人肯帮忙。

    偶尔有两个碍于情面想要帮一帮,可一打听知道这个案,皇太孙殿下过问了,就再也没有人敢多说了,一个个闭门不见。

    之前顾家削爵,可顾承志一直没有外出,虽有失落可却没有那么明显的差距感,现在他出去求人,才真正懂得了人情冷暖。

    顾承志把自己关在屋里,一天一夜才从屋里走出来。看到这一幕的下人都说,顾承志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可吓人了,一双眼红得像鬼一眼,那神色就好像要吃人。

    顾承志吓人的样就这么一次,之后顾承志就是变了一个人,待人都是温和的很,眼的厉气也渐渐的收了起来,看上去就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顾千城之后见了顾承志一面,看到面前温润平和,没有一丝怨气,叫着她大姐姐的顾承志,顾千城露出一抹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虚伪君!

    顾承志也算是有脑了,可惜他懂事得太晚了。承欢和承意都成长了,而她?

    更不可能把顾承志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出了顾家大老爷这档事,整个顾家都安分了许多,顾承志最近一心开始着读书,顾老太爷也不管事了,深居简出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顾家如愿落到顾二爷和二夫人手上,顾千城没有将给顾家的产业收回来,顾家依旧能保持原有的体面。

    顾千城对这样的顾家很满意,她正准备安排人送千梦去江南,然后去整理武家的事,可就在这个时候顾家大老爷的娶的二房窦氏,传来怀孕的消息。

    怀了三个月,坐稳了胎,窦氏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真是沉得住气,难怪顾家爵位被削,顾夫人出事,也不见她面主持大局,原来是在养胎。”不得不说,顾千城是佩服窦氏的,发生这么大的事,还能安稳的养胎,可见是个心有成算的。

    “有大小姐你在,家里乱不来了。窦夫人知道什么重要,她看重那个孩。”下人听到顾千城的话,见顾千城心情不错,替窦氏说了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窦氏在顾家下人,口碑很不错,平时对顾千城这房的下人更是处处关照。

    顾千城和身边的人刚说着窦氏,就见外面的人来报,窦氏来找顾千城了。

    窦氏怎么说也是顾千城父亲的女人,她来找顾千城只能是“看望”顾千城,顾千城也不拿侨,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窦氏嫁进顾家的时间虽不长,可却心知顾千城的脾气,她过来也不和顾千城兜圈,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窦氏想去城外的庄上养胎。

    她也不说顾家不好,只说家里的气氛压抑,她想去城外散散心,听说顾千城在城外有几个庄,想借其一个住到生孩。

    窦氏嘴上说得漂亮,可实际情况如何,顾千城很清楚。

    窦氏是怕顾承志对她的肚下手,这段时间顾承志不寻常的表现,把窦氏吓得不轻,而顾承志笑得越温和,窦氏就越害怕。

    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硬是摆出一副大人的样,明明该厌恶窦氏肚里那个孩,可顾承志却能半点也没有表露出来,平日里甚至还会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窦氏越发觉得顾承志可怕,在顾家一刻也呆不下去,这才求到顾千城头上。

    虽说顾千城不管顾家的事,可顾家大大小小的琐事,顾千城都知道一二,顾千城也不希望窦娥氏肚里的孩出事,略一思索便同意。

    至于老太爷那里?

    顾千城是不管的,她相信窦氏可以说服老太爷。

    两天后,顾千城安排窦氏出城,顾承志还亲自送了一程,表现得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于是,顾千城就看到顾家渐渐的变空,先是顾家大老爷与顾夫人,接着就是窦氏,再来就是顾千梦,原本人丁就不旺的顾家,此时更显得空旷。

    顾老太爷就这么看着偌大的一个顾家,一点点凋零,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顾家的兴衰从来都与顾千城无关,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接手武家的势力,双方相隔千里,沟通起来十分麻烦,顾千城考虑亲自去一趟漠北,可才开口就被秦寂言否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独自去漠北太危险了,等京城的事了结,我陪你去。”顾千城的本事确实不弱,可别忘了,外面还有一个长生门虎视眈眈的盯着顾千城,在京城还好,长生门还会顾忌他,可要离开了京城,长生门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想想也是,之前去西北,要没有唐万斤跟着,绝对不会那么顺利,万一要是再来一次,被长生门追杀,然后连累秦殿下来找她,那她可就罪过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银找得怎么样了?”走不了,顾千城只好关心秦寂言的正事,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“线索断了,护城河里什么也没有。”虽然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,最后还是做了白工,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气馁。

    寻银这种事,本身就没有什么线索,他们现在做的更多是碰运气。在护城河里没有找到银虽然可惜,可同时也让他排除了,对方借河水运银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假银票的事呢?有线索了吗?”藏东西容易,寻东西难,一时半刻找不到银的下落,再正常不过,顾千城对此半点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有,”说起假银票一事,秦寂言明显情绪高了不少,“我派人去燕西找到了你说的紫金土矿,对方确实是挖了那处的矿,再用特殊手法提纯,使得油墨质量与皇家御用的油墨相差无几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有线索了?”顾千城眼前一亮,“快说说,那处紫金土矿产出的紫金土,流向哪里?在哪里做得提纯?最后怎么运到京城的?在哪里落脚?途经过什么地方?可有查到押运的人?”

    顾千城丢出一连串的问题,秦寂言听得直想笑:“你这是审问犯人呢?能一个个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知道你记住了呢,快说吧。”顾千城傲娇的摇头,不配合秦寂言的讨劳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我说……”秦寂言简单的将最近查到的线索说给顾千城听,确定顾千城都记住后,才道:“锦衣卫差不多摸到了他们的据点,我已经让人盯上了,过两天就可以带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过两天?”顾千城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人证物证俱在,现在就可以动手,免得夜长梦多呀!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过两天是七夕宴。”秦寂言眼眸微挑,一脸戏谑……

    想逼他在七夕宴上选妃?

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下午和出版社的编辑聊了一下天,寻问了一下帝凰上市的情况,没有意外就是这个月底了。今天我又更晚了……我保证明天的更新不晚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