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857悲伤,不简单(书号:13650

857悲伤,不简单

作者:阿彩
    武家的男丁全部死在当年那场浩劫!

    老皇帝下旨,将武家所有男丁全部屠杀,连刚出的孩都不放过!

    不过,武家并没有就此灭绝,武家还有一个男丁活了下来!

    当年,老皇帝放过了武家的女眷,只是把她们流放漠北。流放的女眷,有一位妇人怀有身孕而不知,一路颠沛流离,那孩居然还保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孩在漠北出身,是武家十五年来唯一的新生儿,也是唯家唯一的男丁,被武家的老夫人取名武毅。

    武家人不知道老皇帝知不知晓这个男丁的存在,总之这个孩活下来,在一群女人的保护下,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武家唯一的男丁武毅,并没有出现在这里。武毅几乎不在人前现身,知晓武毅存在的人极少,武家在漠北站稳脚步后,一向都是由家女人出面主持大局,要与人打交道则是家男仆。

    武家是真正的阴盛阳衰,女人当家。

    顾千城虽然没有从秦寂言那里,打探到更详实的消息,可也知道武家的事都由武家女人出面,武家唯一的男丁绝不会在京城附近出现。

    是以,当她走进来,看到屋内全是女人一点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无视屋内妇人打量的眼神,顾千城目不斜视的往里走,站在武老夫人面前,恭敬的行了个大礼:“千城见过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没来之前,顾千城心颇为忐忑,她不知道该用公事公办的态度对武家,还是以武家外孙女的身份对待武家。

    顾千城也不知,武家会如何对待她。

    她和武家之间,说起来还真是挺复杂的。她对武家是有期待的,这份期待不单单是亲情,而是一副助力。

    武家之前的表现让她侧目,让她动了扶武家人起来成为助力的念头,可她也怕武家贪心不足,毕竟武家表现出来的实力,着实让人忌惮。

    所以,在没有想好之前,她没有贸然上门,现在……

    见了面才发现,有些事光想没有用,还得要实际面对。

    武家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不凡,可她也没有必要纠结,武家能用就用,不能用……那便罢了。她的母亲是武芸不错,可武芸现在已经死了,她的外祖、舅舅通通都不在,孝道和亲情羁绊不了她。

    顾千城一揖到底,态度恭敬,可是武老夫人却没有叫起,而是审视的打量顾千城,眼满是挑剔……

    哪怕没有抬头,顾千城也知道武老夫人对她不满意。

    事情都是双面的,她不相信武家,武家同样也不相信她。双方从来没有相处过,她们之间的亲情纽带武芸已经不在了,说实话,武家与顾千城的关系,实在算不得亲近。

    一柱香过去,武老夫人仍旧没有叫起,顾千城暗自笑了一声,索性不等武老夫人开口,自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容忍是有限度的,她不欠武家什么。

    “无礼!老身没叫起,你擅自起身,可有将老身看在眼里?”武老夫人劈头盖脸的骂道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生气,平静的迎向武老夫人挑剔的视线,问道:“老夫人,你可要叫我起来?”

    顾千城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,可是,武老夫人却不给面,嘲讽的道:“怎么?给我行个礼也不行?就因为我不是亲外祖母,所以就可以怠慢我?”

    顾千城的亲外祖母已经死了,这位是武家另一房的主母,顾千城按辈分也是要叫她外祖母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们之间有仇吗?”顾千城皱了皱眉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武老夫人当即愣住,呆愣地看着顾千城,挺直的背佝偻着,双眼一瞬间失去光采,就好像被抽尽全部的力气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是我迁怒了。”武老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,一副悲伤的样。

    顾千城完全不明白,这到底唱得哪一出。就在这时,一着蓝色粗布的妇人上前,拉了拉顾千城的手,歉意的道:“千城,你别跟老夫人的计较,老夫人她不是针对你,她只是难过。老夫人的女儿和你母亲同年,也是同一年嫁出去了的。当年武家出事时,按说嫁出去的女儿不会受迁连,可那户人家怕死,活生生地把珍姐儿勒死了,当时珍姐儿怀有五个月的身孕,母二人就这么去了。”

    蓝布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她们武家这一代的女人,苦呀!

    几乎没有一个有善终,不是横死就是被遣送回武家,死在流放的路上,或者死在流放之地,她们几个能活到现在,已经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顾千城眼眸微动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我不会放在心上”这么一来,就能说得通,为什么武老夫人看她不喜了。

    武老夫人不是不喜她,而是看到她就想到死去的女儿,和还没有出生的外孙或者外孙女。

    “千城,我们武家的女人苦。嫁出去女儿除了你母亲外,没有一个留下了后代;而没有嫁出去的……你看看,你的姑姑表姐们,个个都年过二十,可却一个也嫁不出去,就是嫁出去也被送回来了。”蓝布妇人握着顾千城的手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,对武家人说是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顾千城看着面前妇人,一时也猜不出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叫武安心,是你三姑姑。”蓝布妇人抹了抹脸上的泪,勉强扯出一抹笑,歉意的道:“你看我,居然在你面前提起那些伤心事。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我们也——忘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根本忘不掉,可她们却不得不忘。

    不忘,就活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三姑姑,”顾千城从善如流的叫道,眼角的余光扫向,仍旧沉浸在悲伤的武老夫人,长长的睫毛轻眨,掩去眼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强一弱!

    一压一松!

    好个配合无间,好个刚柔并济。这要换作真正的十几岁小女孩,还不得立刻倒向武家,为武家这些女人心疼,为她们……

    拼命!

    她就说嘛,能以流放之身在漠北立足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将心事表露得那浅显。

    敢在信上画出日月当空的女人,怎么可能因过往的悲伤,而不顾大局。

    顾千城无比庆幸,她拖了这么多天才来见武家人,要是一回京就来见她们,被她们知晓了她的急切,她就真得完全被动了。

    武家的女人,真正是不简单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