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852仿造,景炎这人(书号:13650

852仿造,景炎这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秦殿下拐了那么大一个弯,特意“路过”顾家来看顾千城,当然不会就是只看顾千城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去一趟竹苑。”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坐在床上,将竹苑的案说给她的。

    “竹苑的案与老潭面馆一模一样,和这两个案相比,宁安寺的杀人案,确实像是仿造。”如果暗刚接掌扇门,秦寂言一定会认为这是一起仿杀案,可现在吗?

    秦寂言无法不多想。

    顾千城听完后,想也不想就道:“宁安寺的杀人案,绝不是仿造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肯定?”秦寂言虽有怀疑,可却不像顾千城这么确定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,知道老潭面馆凶杀案的人并不多,而看到那个符号的人,也只有那么几个人,谁会去仿老潭面馆的杀人案?”顾千城反问一句,不等秦寂言回答,又道:“而且,我也不认为老潭面馆的凶杀案,有仿造的价值,我要是凶手,我绝不会仿一个这么无聊的案。如果真要仿,我也要仿得完美,绝不会虎头蛇尾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完全是把自己带入到凶手的角色上,而作为一个凶手,顾千城相信自己不会选择,一个连半点轰动都没有引起的凶杀案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如果真是要仿造老潭面馆长的杀人案,就一定不会把扫地僧的尸体留下来,要说起来,顾千城更相信竹苑的案是仿造的。

    “竹苑的案与老潭面馆凶杀案,看上去更像是有高手在仿造。”为了洗清某些嫌疑,所以再次作案。

    “嗯,”秦寂言点头,:“我也是这么认为。竹苑这起案,出现得太是时候了,就像是对方特意告诉我,宁安寺的案与他无关,不要往他身上查,让我快点结了宁安寺的案。”

    “宁安寺的案,牵扯到了哪些人?”在顾千城的想法里,必然是有人被牵连了,不想将这个案闹大,才会想办法快速结案。

    “景炎!”秦寂言没有隐瞒对景炎的怀疑,“我让景炎查这个案,景炎想要快速结案,阻止我继续查那个符号。”

    “景炎他?”顾千城的心“咯噔”一停,隐有不好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景炎是个矛盾的人,看似美好、简单,可实则是一个心思复杂的人,所以她一向不太喜欢与景炎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十五年前,边境有一个小村庄被灭,传言是我父王灭的。那个村隐世而居是,村的名就叫末村。而不管是老潭面馆还是竹苑老板,死前写的都像一个没有写完的末字。”秦寂言简单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而顾千城一点就透。“景炎是末村后人?”

    秦寂言点头:“只是猜测罢了,没有实证。景炎的来历很完美,没有一点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猜测恐怕八不离十,他要是末村后人,那么他进京后那些怪异的举动就说得通了。”顾千城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,想到封老爷今天要她带的话,顾千城心生不安,转过身,一脸凝重的看着秦寂言,“殿下,景炎的势力在江南,焦向笛在江南会不会有事?还有,打算收复江南的计划会不会受阻?景炎应该不会愿意,看到你收拢江南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江南就那么大一块地,秦寂言过去插一手,必然会影响景炎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焦家不是小门小户,焦家嫡系孙外出,身边有人保护,焦向笛在江南不会有事,至于江南的势力?”秦寂言冷笑一声:“除非景炎手可遮天,不然江南那一块,我必是要拿下!”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江湖人,就算权势再不可能正面与他斗。

    “小心为上,江南的局势实在太复杂了,周王不是坐以待毙之人。”顾千城虽然没有和周王打交道,可看他到现在还没有倒下,就知周王是个谨慎又有能耐的人。

    “周王确实不会坐以待毙,他已经对我下手了。”虽说下毒一事,锦衣卫只查到了淑妃,可要说这件事与周王没有关系,秦寂言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京就只剩下周王一个有能力上位的皇,要是秦寂言真得了毒,周王要翻盘完全可能。

    “给你下毒的人是周王?”虽说反问,可确实是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秦寂言死了谁的利益最大,谁是主谋的可能性就越高。

    “算是,动手的人是他的母妃,宫里的淑妃娘娘。”秦寂言说到淑妃,便想到了顾贵妃。

    “对了,顾贵妃晚上求见了皇上,说是要为顾家请罪。没有意外的话,明天应该就会有圣旨下来。”顾家这次肯定会倒血霉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顾贵妃就不再查一查?”顾千城愣了一下,完全没有想到顾贵妃会这么干脆,她就不怕被人骗吗?

    “给她递消息的人,是她埋在顾家的心腹。而且,她前不久才与顾老太爷联系过,想要顾老太爷帮帮她与五皇。顾老太爷虽然没有直接拒绝,可却没有任何动作,顾贵妃对他早就不满了。”

   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顾贵妃对老太爷的失望,是一点一点累加起来的,顾千城让人传进宫的话,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促使顾贵妃下定决心罢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摇了摇头,忍不住叹息:“顾贵妃这性还真叫人害怕。她这么做虽然能报复顾家,可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好处。断了顾家攀上我的可能,顾老太爷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,就只能帮她和五皇。”秦寂言揉了揉顾千城的头顶,笑着道:“就算没有好处,顾贵妃也会做。不是每个人,都能冷静理智的看待事情。顾贵妃这人自负惯了,她绝不会允许顾老太爷放弃她,如果顾老太爷有这个苗头,顾贵妃一定会先舍弃顾家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便是这样,只要能让对方不对痛快,哪怕自己吃亏也乐意,而顾贵妃就是个翘楚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样,顾贵妃也不可能进宫给老皇帝当妃,更不可能费尽心力,让武芸嫁给顾千城的父亲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