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809安稳,最难的路(书号:13650

809安稳,最难的路

作者:阿彩
    秦军刚打了一场大胜仗,主帅就要离开,这对凝聚军心,提高士气极度不利,可秦寂言现在不得不离开,他在这里多拖一天,京城的事就多一份风险。

    花了三天梳理军事务,将可疑人员全部处理好后,秦寂言还没来得及宣布回京一事,京又来了钦差。

    同样是私诏,只不过语气比之前更急切,言词也透着关怀与安抚,让秦寂言不想太多,更不要多心,江山是他的,皇位也是他的,绝不可能更改。

    从私诏上的内容,可以看出老皇帝在京必是焦急万分,语气不自觉地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老皇帝现在是没有办法解决此事,秦寂言要不回去,不仅没有人解决巨大的银钱漏洞,还没有人背黑锅。

    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,可前有钦差到来,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,军上下都明白,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,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虽说边境消息不灵通,可老皇帝病重的事,却是隐瞒不了的。这个时候急诏储君回朝,所有人都认为,这是命秦殿下回去,等着继位。

    军上下都为秦寂言高兴,只是这种高兴不能说出来,对秦殿下回京一事,全军上下接受度极高,并积极表示他们一定会打赢,不给秦殿下丢脸。

    秦寂言高调的回京,西胡与赵王那里自然是瞒不住的,两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,赵王“哐”的一声,将热腾腾的药碗打碎了。

    “秦寂言,皇太孙……好一个皇太孙!回京?哼,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。”赵王一脸暴戾,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,必然是为了继位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回京了。”风遥同样收到了消息,与赵王的气急败坏不同,风遥收到这个消息,是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要结束了!

    “等你登基那日,我必送上重礼一份。”风遥轻声说着,声音很小,只有他自己能听到。

    秦寂言的离开,让许多人蠢蠢欲动,其又以秦云楚为最。秦云楚得知赵王最近将精力,放在暗杀秦寂言身上,他便借机一点点收买军将领。

    原本倒向赵王二公与三公的将领,在看到两位公一废一伤后,本就心神不宁,不知如何是好,现在秦云楚一招揽,他们岂有不应的道理。

    赵王身上有伤,又要谋划战事,还要兼顾暗杀秦寂言一事,可谓是分身乏术。秦云楚的小动作,他根本没有发现,赵王的心腹倒是注意到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赵王三个嫡,两个废了,剩下的秦云楚看着越来越有手段了,这些心腹也不敢得罪秦云楚呀。

    赵王年纪渐涨长,常年征战身上有许多暗疾,这一次受伤将诸多暗疾引发,需得调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而且,战场上刀剑无眼,赵王这次能受伤,难保下一次不会受伤。和赵王相比,一直在后方的秦云楚明显能活得久一些。

    一个渐老的旧主,一个是正在成长的少主,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倒向谁,就算明面上没有动作,私底下也要给秦云楚几分面,至少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没有心腹之人,在赵王面前说秦云楚最近小动作不断,可是……

    秦云楚在赵王面前的印象实在太差了,赵王根本不相信秦云楚有那个本事,只道:“不过是一个废物,能有什么本事,先生不必管他,任他蹦跶也蹦不出天去。”

    赵王现在正忙着,从庶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,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,从孙里挑。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,只要不死于意外,活到十七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赵王太忙,忙到完全没空管秦云楚,让秦云楚得已在赵王的眼皮底下,一点一点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知道这一路不会太平。他们是知道内情,明白老皇帝召秦寂言进京是为了什么,可是他们知晓并不代表旁人也知晓,至于赵王和周王就不知。

    在不知情的人眼,秦寂言这个时候回京,十有八就是为了继位,连赵王这个乱臣贼,都不希望秦寂言顺利回京登基,在京的周王就更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皇上要是突然死了,秦寂言又没有赶回来,在京的周王就是继位的最佳人选。到时候周王联合心腹,借天时与地利,居皇宫,矫诏书,反诬秦寂言是乱臣贼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和赵王相比,周王更想要秦寂言死在路上,就是死不了也要拖住他回京的脚步。

    杀手,死士!

    一波接一波,一波比一波人多,秦寂言从大营出来,不过是五天的时间,就遇到七批杀手,五批死士,数量之多让人头痛不已,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下去,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。”顾千城抹了一把汗,将手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。

    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,实力也强,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,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,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。

    “嗯。以疲对逸,我们撑不了几天。”这三天,他们连睡觉都无法安稳,每每刚合上眼,就会被刺客惊醒。

    “要么一劳永逸的解决他们,要么我们消失,让他们永远找不到我们。”顾千城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,胃口极差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怀孕,是因为累得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应声,只是沉默地吃着手的食物,待到吃完才道:“千城,还记得你和唐万斤赶来西北,走得那条道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我们要走那条路吗?”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,以最野蛮的方式,横穿那条直线,遇山过山,遇河过河,那么艰难的路,顾千城怎么会忘记。

    “嗯,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,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,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。”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,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,可现在看来了,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,哪怕有重兵保护,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不如直接挑最难的那条道走,至少还能睡个安稳的好觉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