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797大胜,不长眼的挑衅(书号:13650

797大胜,不长眼的挑衅

作者:阿彩
    笑看风云起,手握天下权!

    战场准备好了,内斗挑起来了,大战自然不可避免!

    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时,秦寂言下令出兵!

    这个时间,对很多人来说,是还在睡觉的时间,即使在军这个点也没有多少起来,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西胡的人马,还是赵王的人马,全部都早早整章待发,只等统帅命令一下,便可拔营出征。

    “西胡狼野心,与乱臣贼合谋,践踏我大秦国土,掳杀我大秦百姓,此战我们只许胜不许输!”

    “犯我大秦者,虽远必诛,大秦必胜!”

    出兵前的动言,秦寂言说得不多,可短短几句话却瞬间点燃众将士的斗志。

    在秦寂言不在的这段时间,西胡与赵王联手,杀了他们多少同僚,要不把西胡人赶出去,他们就是死也不瞑目!

    “唰……”的一声,秦寂言抽出配合,剑指西胡大营所在,“开城门!”

    “大秦必胜,大秦必胜!”众将士一个个高喊,气势惊人,光听这声音就知今天这一战,大秦是抱着将西胡赶出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轰轰……”城门打开,秦寂言坐在骏马上,带头往产,他左侧是平西郡王,右侧是唐万斤。

    按说唐万斤还没有资格,能坐在秦寂言身侧,可谁叫他天生不凡。在平西郡王的强烈要求下,唐万斤的任务就是保护秦寂言。

    先太之死,时刻提醒平西郡王等人战场上有多危险,那些暗地里的阴谋算计,叫人防不胜防。秦寂言上战场可以,但他们说什么也不能让秦寂言冒险。

    大秦死了一个太,乱了十几年,再死一个皇太孙,大秦必然会更乱,到时候大秦危矣。

    秦寂言的生死关乎国运,哪怕秦寂言不愿意,平西郡王也不肯退半步。

    有些原则问题,哪怕对方是储君也是不能退的。

    大秦发兵进攻,西胡与赵王也不会坐以待毙,等人打上门,西胡早已点兵布阵,大秦一动他们也就动了。

    赵王这一次没有再偷奸耍滑,他虽阴险的每次都让西胡冲在前头,尽最大的力保存自己的兵力,可也知西胡要是败了,凭他这十几万人,绝不会是秦寂言的对手,这一战容不得他藏私。

    除了必要留下的一万余人,赵王带着全部兵马赶赴战场,他的三个儿除了秦云楚外,全部出现在在战场上次。

    赵王虽然不待见秦云楚,做事也很偏心,可倒不至于做得这么直接,秦云楚不上战场并不是赵王不同意,而是他自己扭到了腰。

    在床上扭到腰,即使秦云楚再怎么隐瞒,赵王也知道了,当即骂了一句废物,便不再理会秦云楚,对秦云楚刚升起的那点好感,也因此而烟消云散。左右赵王也没有想过,拿秦云楚当继承人,发生这样的事虽然生气,可还不至于失望。

    秦云楚知道自家父亲的反应,只是一笑并未放在心上,对于自己的母亲,得知自己伤了,不仅没有亲自来看,还派一个丫鬟来训斥他,秦云楚更是没有放在心上,听过便随风散了。

    左右,他对那对父母已经不抱希望,一如他的父母对他。

    顾千雪进来时,就看到秦云楚眼含笑意的躺在床上,手上把玩着一把刀,神情愉悦,完全不似受伤的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秦云楚,顾千雪是害怕的,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。

    秦云楚这点小伤,影响不了大战。当三方将兵马出动时,大战已经开始了,三军碰面孔,战火一触即燃。

    因秦寂言亲自带兵冲锋在前,为了激励士气,风遥与赵王也只得亲自上阵,冲在前面……

    与秦寂言交手的人是赵王,看到秦寂言手的剑,赵王一脸冷讽:“战场上用剑,华而不实。”

    “实与不实,打过才知。”秦寂言看赵王的眼神,就像是看陌生人,诚如秦寂言所说的那样,他不认赵王这个王叔。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也敢在我面前放肆,今日我就代你死去的父亲,好好教训你。”赵王挥出长枪,秦寂言举剑相挡,哐当一声,引得众人侧目。

    而秦寂言与赵王一交手,两军也开战了,赵王与西胡虽是联合,可两人却是各占一块,在战场上几乎没有合作。

    这厢秦寂言与赵王交手,那厢程将军便挑上了风遥。

    “小,我盯上你很久了,今天总算可以打上一场。”程将军看到风遥,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他欣赏风遥,哪怕风遥与他处在敌对,亦不减分毫。

    “程将军的大名,我亦是如雷贯耳,今日能交手,实在我之幸也。”风遥面上一片平静,丝毫不受纷乱、激烈的战场影响。

    程将军看得浑身难受,见风遥叽叽歪歪说一些他不懂的话,更觉得头痛,懒得和风遥多言,一把长枪就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刀比剑好用,而枪又比刀好用。将军和风遥都用枪,赵王也是用枪的,也只有秦寂言在战场上仍旧用剑,可是……

    赵王手的长枪,在秦寂言面前却讨不到半点好,哪怕那杆枪足够长,可也无法碰到秦寂言分毫,甚至几招后,赵王手的枪,直接被秦寂言挑飞了。

    “哐……”剑枪相交,赵王握枪的手一酸,虎口震得发麻,鲜血直流,长枪随着飞出。

    不给赵王转圜的时间,秦寂言的剑刺了过来,幸亏赵王的亲兵反应快,扑上前替赵王挡了一记。

    赵王的马后退数步,险些将赵王甩了出去,赵王急急抓住僵绳这才坐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之前一直在藏拙?”赵王看着一身金色铠甲,英武不凡的秦寂言,心里发苦。

    秦寂言在人前,一向是不温不火,从来没有什么出采的表现,有的只是老皇帝宠爱。

    “藏拙?本宫需要藏拙吗?”秦寂言不屑的冷讽。

    他藏不藏拙有什么关系,凭皇上对他的喜爱,谁敢不长眼的挑衅他?谁又敢不长眼的让他出手?

    再说了,他的对手从来不是赵王与周王等人,他需要在这两人面前出手,展现自己的实力吗?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果然阴险,和父亲一样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赵王看到出色的秦寂言,再也扼制不住对太的嫉妒。

    他和太明明是兄弟,可不管是地位还是待遇,都有天壤之别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