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786隐瞒,过命的交情(书号:13650

786隐瞒,过命的交情

作者:阿彩
    伤在胸部,顾千城要给言倾检查伤口,不可避免要倾身上前,从外面看过去,两人就像是抱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封似锦和承欢三人过来时,正好看到这一幕,三人僵在门口,嘴巴张成O字型,唐万斤更是直接傻眼了,指着言倾与顾千城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千城和言倾,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?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最后,还是顾千城和言倾发现三人的到来,停下手上的动作,转身道:“你们来了?站在门口做什么?快进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姐,不是,是哥哥。哥哥,你们在干吗?”顾承欢藏不住话,一进来就说道。

    封似锦眼神好,立刻就明白了,“承欢,你……哥哥,在给言倾检查伤口。”说实话,顾千城穿男装除了矮一点外,并不违合,可封似锦仍不喜欢。

    这样的千城太陌生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想看看言倾身上的伤,我能不能医。”顾千城也检查的差不多了,转身替言倾将衣服拉好,言倾抬头看了顾千城一眼,黑亮的眸眨也不眨,而等到顾千城发觉时,又飞快垂眸掩去眼的心思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发现哪里不对,转身招呼封似锦三人坐下,唐万斤和承欢也没有那么细的心思,两人见到顾千城正高兴,这会儿又听顾千城说要医言倾的伤,两人就更乐呵了,正缠着顾千城说话,哪里有心思管言倾。

    封似锦心细如发,当然没有错过这一幕,熟悉言倾性格的封似锦,看到这一幕只为言倾心疼。

    言倾的性太实诚,也太闷了,他是那种再苦、再累也自己一个人扛的性,这辈注定吃苦也没有人知道的命。

    封似锦轻轻叹了口气,淡然地移开视线,不让言倾发现。

    像言倾这样的强者,不需要人同情。

    封似锦自认掩饰得极好,可言倾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他是在战场上厮杀过来的人,封似锦眼一闪而过的同情,言倾看到了,但他却不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封似锦不是他,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他根本不需要封似锦同情,因为他现在就很幸福。

    承欢在顾千城面前一直都是大孩,没有在同僚面前的沉稳与能干,只有作为弟弟对姐姐依恋,承欢拉着顾千城说了半天。

    唐万斤一直告诉自己,承欢是千城的弟弟,要忍,要忍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真得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明明他才是委屈的那个呀,承欢把话都说完了,他和千城说什么?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你不知道,小唐哥可能干了,羊肠小道那一战……”承欢说得眉飞色舞,可唐万斤一点也不高兴,气呼呼的打断道:“承欢,不要你说,我自己会说。”

    “千城,千城,你听我说……”唐万斤不满的嚷嚷,可他一开口就被承欢和封似锦按住了,承欢更是吓了一跳,“小唐哥,别乱叫。”在这里大声嚷着叫“千城”不是暴露姐姐的身份吗?

    姐姐的身份一暴露出去,可是会比上次还要麻烦,甚至会迁连到皇太孙殿下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错了,我……不是故意的。”唐万斤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立刻低头,局促的扭着手指,顾千城看得好笑……

    “小唐哥,你真得长点记性,你都是当将军的人了,可不能再这么马虎了。”承欢松开唐万斤,可仍不忘教训他两句。

    不怪承欢没大没小,实在是唐万斤给承欢添太多事了,明明是他自己的军务,可唐万斤就一句忘了,然后就丢给承欢,也不管承欢做不做得来。

    承欢现在是个小同知,官位虽然没有唐万斤大,可手上的事也很多,他本身就忙得团团转,现在还要接手唐万斤事,简直没有办法活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知道了。”在顾千城面前,唐万斤绝对是乖乖认错,至于改不改?

    那还得看下次。

    言倾看着打闹的几人,不由得笑了,“不用担心,外面有人守着,要发现有外人来了,会提醒你们。”所以,唐万斤刚刚那一嗓,没有传出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承欢拍了拍心口,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封似锦和言倾什么都没有说,可顾千城一来,承欢就猜到秦寂言离开的原因,他只是不问罢了,毕竟这种事不能问。

    他都能猜到的事,外人猜不到吗?

    平西郡王猜不到吗?

    所以,千城在军的事,一定不能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腾,唐万斤也失了和顾千城说话的机会,封似锦淡定的将话题接过,“言倾的伤,你有把握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在场的其他几人也很感兴趣,封似锦一问出,言倾、承欢和唐万斤三人就巴巴地看着顾千城。

    言倾这伤虽然不致命可真得要命,要医不好,言倾这辈都不能再上战场了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期盼的目光,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顾千城点头道:“有七成的把握,不过我需要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七成?太好了,言大哥你放心,你的伤后肯定还再上战场。”承欢最高兴了,“姐……哥哥,你要我们帮什么尽管做,不管多难我们都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言倾基于承欢,是亦师亦父亦友亦兄的存在。承欢成长的路上没有父亲、兄长照顾,某些方面言倾在承欢的成长,就扮演着父兄的角色,扶着他一路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千城。”言倾按着自己的伤口,感觉自己的心跳得飞快。

    他……其实无法接受自己像个废人一样,只能躺在床上,下辈要靠药吊命,所以才会搬离军营,在这里暂住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谢的,要是我伤着了,你能医好我的病,你会不医吗?”顾千城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和言倾也算是有过命的交情,不说言倾数次救承欢的事,就说承欢有现在的成就,就少了言倾的帮助,现在言倾有麻烦,她有能力怎么可能不出手。

    顾千城简单的和言倾说了一下,她需要的刀具与药材,同时也提出一个极不合理的要求,那就是——不要让平西郡王知晓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,不能再给秦寂言添乱了!

    秦寂言:你怎么赤呆踩在地上?

    顾千城:我接接地气。

    秦寂言:你离地已经够近了,还接什么地气?

    顾千城:你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秦寂言:什么什么意思?别想太多。

    顾千城:不对,你这话绝对有问题……啊,我知道了,你说我矮!

    秦寂言:才想出来,你果然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。

    顾千城: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终于卡在最后的点,守住了我的全勤!哈哈哈……为明天的更新努力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