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705立储,这个时机……(书号:13650

705立储,这个时机…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这么晚找他会有什么事?

    秦寂言眉眸微挑,不过只是一想便放下了。不管老皇帝找他有什么事,对他来说都无所谓,因为……

    大秦的政权他已完全握在手上,就是老皇帝也无法左右他。至于军权?拿下凤家、言家与程家,他还要担心什么?

    秦寂言在人前一向面无表情,眼神冰冷。是以,除了刚刚在门外听到响声的小太监外,无人知晓秦寂言这个时候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通报后,秦寂言从容踏入内殿,和以往一样给老皇帝行礼:“皇爷爷。”这就是秦寂言,失势时不萎靡,得势时不张狂,永远保持着属于他的“本性”,颇有任你东南西北风,我自巍然不动的气度。

    “寂言,刚刚封大人与焦大人进言,劝朕尽早立储。”老皇帝面上没有一丝异样,喜怒难辨。

    不过,不用想也知道,大臣逼皇上立储,在皇上眼就等于逼他退位,尤其是一个又老又病的皇上,心里的想法更多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不惶恐,只道:“封大人与焦大人太心急了,皇爷爷万寿无疆,不必急着立储。”

    自太死后,隔三差五就有人拿立储说事,皇上杀了好几批人,才让那些人安静下来。不过,此时非比寻常,老皇帝要再不立储,等到他有一个万一,大秦必乱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,在皇爷爷面前也不肯说真心话吗?”老皇帝一脸慈爱,只是眼却一丝温情。

    并不针对秦寂言,而是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他老了……

    “孙儿说得是真心话,皇爷爷身健康得很,不必急着立储。”左右大秦的政权握在他手上,皇位上坐得是谁又有什么要紧的。

    “朕活到现在,也算是高寿的皇帝,知足了。焦大人和封大人说得是,皇储一事攸关江山社稷,确实不宜再拖。”老皇帝长长地叹了口气,突然就决定立储了。

    原本,他也就想过禅位给秦寂言,现在只是立储,说起来他还能再当两年皇帝,至少他死之前都会是皇帝,而不是什么太上皇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老皇帝继续道:“明日,朕在早朝上宣布立储一事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依旧不语,面色平静,就好像半点也不在意皇储的人选是谁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地,老皇帝颇有几分不是滋味,赌气似的道:“寂言,陪朕下一局棋。”他倒要看看,这个孩有多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面对皇位的诱惑,也能忍得住?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秦寂言从容的在一旁坐下,待到宫人送来棋盘,不等老皇帝坐下,便执起一枚黑落下。

    态度依旧,从容如顾。秦寂言用他的行动表明,立储的事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的影响。

    老皇帝大病初愈,精神并不好,之所以叫秦寂言陪他下棋,本就是想看看秦寂言是不是,真得就像他表现得那般冷静,结果一落便发现,心性不稳的人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下了。”棋下到一半,老皇帝便推了棋局,秦寂言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棋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早点休息,孙儿告退。”秦寂言起身,完美的退下。

    老皇帝看着秦寂言的背影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如果,他当年有寂言一半的沉稳,大秦恐怕就不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唉……老皇帝叹了口气,扶着心腹太监的手站了起来,“你说,寂言生在皇家,怎么就不在意皇位呢?”

    老皇帝看得出来,秦寂言是真不在乎,当然老皇帝忽略了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秦寂言胜券在握,不需要在乎。

    “秦王殿下这是孝顺,皇上您给的他收着,您不给的他也不强求。”作为老皇帝的心腹太监,他比旁人更清楚大秦下一任皇帝是谁,他一点也不介意多给未来皇帝说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唉,要是朕那几个儿,都像寂言这样该多好。”想到因谋逆之事自杀而死的宁王,又想到逃到西北起兵造反的赵王,老皇帝一阵头痛。

    “朕这一辈,果然没有儿缘。”五个儿死了两个,赵王怕也是活不了。

    “朕现在只希望另外两个能安分一些。寂言虽然冷情,可从来不是干尽杀绝的人,只要他们安安分分,一辈富贵是少不了的。”老皇帝长叹,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可能。

    心腹太监自然不会在这个当口,说让老皇帝不高兴的话,顺着说了几句秦王宅心仁厚,周王与五皇必然能富贵长存一类的话。

    老皇帝精神不济,喝了药便沉沉的睡下,心腹太监在旁边守了许久,见老皇帝睡得香甜,这才悄声退了出来,在大殿里找来一个小太监,对他耳语几句,便端了一盏参茶回去。

    因赵王逃出京城,造反一事遮掩不了,之前与赵王走得近的官员,都被秦寂言用雷霆手段换了下来。一大批官位空了出来,秦寂言趁机外调自己的心腹入京为官,朝有一半以上是秦王的人。同时,秦王还将景炎调离户部,不再让他参与大秦钱庄的事务。

    五皇觉得钱庄已经开了起来,景炎也就不重要了,秦寂言一纸调令下来,五皇连一句挽留都没有,便让景炎去刑部报道。

    在五皇看来,钱庄已经办起来了,他完全不需要把景炎留下来跟他争功劳。

    景炎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五皇抢功,但五皇此举却真正让人心寒。景炎原本为钱庄事务写了一套应急措施,已经写到尾声,本想留给五皇,好让五皇能完全掌控大秦钱庄,能给秦王添添乱,可五皇这种人走茶凉的做法,惹得景炎极度不满,景炎直接将折丢角落了,完全没有拿出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是夜,景炎在御赐的府邸,正事还未处理完,手下的探就来报:“主,宫里传来消息,皇上明天会立储。”

    景炎一怔,随即露出一抹潋滟的笑,“终于定了,比我预想的很快。果然,人算不能天算。”

    不过,只是定了储位罢了,没有坐上那个位置一切皆有可能。当年太不也一样被人弄死了吗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