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78闹剧,狗咬狗(书号:13650

678闹剧,狗咬狗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纵马的少年在家丁的帮助下,一一从地上爬了起来,有几个严重的直接被抬了出去,而伤势稍轻的坚决不肯走,他们要知道到底是哪个王八道,敢在天家街闹事,简直不想活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,是哪个王八道,居然让小爷摔马,简直是胆大包天了。”少年年纪不大,可口气却大的很。

    “小的这就去。”跟在他们身后的下人,虽不屑欺压普通人,可对敢惹上他们主的人,却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车夫和官差因为就在马车外,跑得快只受了一点轻伤,这个时候正躲在一旁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几个家丁跑到路央,把被马车压住的楚世、顾夫人还有顾千雪一一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家的马车质量不错,他们的命也大,虽然侧翻了,可因为没有被马压上,马车还完好的,虽然摔出来但都不会要命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三人都晕了过去,身上也见了血,至于有没有内伤,这要检查后才能知晓。

    “咦,这人好眼熟。”有几个家丁,看到只着里衣的秦云楚,不由得愣了一把,忙上前将他脸上的长发拂开,然后就露出楚世那张呀。

    “啊,是赵王世。”家丁看清了秦云楚的脸,手一松,楚世又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吧唧一声,脸磕在地上,家丁吓得一哆嗦,又忙将人扶了起来,平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楚世?”看样,今天这一跤白摔了。

    有气不顺的少年,看到马车里还有两个女人,当即嘲讽的道:“那另外两个女人是谁?楚世这是在马车里,一玩二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说得还真有可能,这衣服都脱了,我们耽误人家的事了。”害他们惊马的人是秦云楚,家里也不可能为他们出气,他们只能吃这个闷亏了了。可少年心性,终归气不顺,嘴上能不肯放过秦云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顾夫人和顾千雪也被下人平放在地上,受伤的少年舍不得走,指着那两人评价道:“那个年轻的还好,虽然一张脸跟又鬼似的,可看着还算有几分滋色,另一个可就有意思了,那么大年纪楚世也下得了手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也许楚世就好这口。”少年不屑的嗤笑一声,自从上次楚世在青楼染了病,楚世就成了各家教育弟的反面教材,这些个少年怕的是楚世身后的赵王府,对楚世本人却是一点敬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大家都散吧,让人把路清出来,再去通知赵王府,让赵王府来领人吧。”陈姓少年没有受伤,见大家越说越过分,便出来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这些个少年,对陈姓少年没事很是嫉妒,不过想到这也不对方的错,也就没有往心里去,只叹他运气好,然后再感慨一下自己的背。

    “遇到楚世,真是倒大霉。”几个少年很快就上仆人抬来的软轿,准备回家医伤去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街上突然出现一个白衣身影,那身影一看就是女了。当然,出现一个女身影实在算不上什么,让众人惊讶的是,那女一路跑过来,看到躺在地上的秦云楚,噗通一声跪在他身边,“世爷,你怎么了?你别吓烟柔,烟柔害怕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赫然就是秦云楚的真爱,烟柔姑娘,她奉命进城来找秦云楚,顺便曝光她和秦云楚的事。

    烟柔将秦云楚抱在怀里,撕心裂肺的喊着:“世爷,你要不死,我有了你的孩,我们有孩了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,你要丢下我们母二人,我们怎么活呀?”

    这一声,叫得尖锐又婉转,刚准备走的少年们,听到这个声音一个个怔住了,忙叫住抬轿的下人,“等,等。”先看完热闹在走。

    不知是云楚的命够大,还是烟柔“真爱”的力量感动了秦云楚,秦云楚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。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女人柔软的身体上,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,本能的露出一抹笑,“烟柔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世爷,你没事?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烟柔快吓死了。”烟柔又哭又叫,秦云楚有些懵,一时也没有注意到烟柔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楚世发现自己身上疼得厉害,静等了片刻,才想起他和顾千雪回来,在天家街遇到纵马的少年,然后马车翻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这是在哪里?”秦云楚猛地推开烟柔,抬头一看,发现四周全是打量的眼神,脸瞬间涨红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饶是无耻如秦云楚也不禁觉得丢人,“混蛋!”

    烟柔柔弱无助的摔倒后,又再次从地上爬起来,缠住了秦云楚,“世爷,你怎么了?是世妃不肯接受我吗?没有关系的,只要世爷喜欢烟柔,烟柔不在乎名分,为奴为婢都甘愿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……”这个时候,秦云楚可没有心情听烟柔的情话,再次推开烟柔,看到躺在地上的顾千雪,秦云楚气不打一处来,抬脚就是一踢,“贱人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贱人,他何至于狼狈至此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顾千雪也是命大,被秦云楚踢在地上滚了几圈,背撞上马车,居然疼得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醒来的顾行雪还有些眩晕,脑晕沉沉的,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她看到秦云楚,就记起了老太爷的交待。

    老太爷说,要和楚世把关系闹僵,越僵越好,这样顾家才会接她回去。

    顾千雪看到秦云楚,又看到他身旁的烟柔,完全不顾这是什么地方,也不在乎身体的虚弱,猛地朝烟柔去,“贱人,你这个贱人,你抢走了云楚,拐得云楚和你在寺庙里苟合,你居然还有脸追过来,你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,啊……夫人饶命,夫人饶命。世爷救我,世爷……”烟柔这么“娇弱”的人,怎么可能是顾千雪的对手,完全处在挨打的状态,秦云楚有片刻的呆滞,无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居然在大街上像个泼妇一样的打了起来?

    天啊,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吗?

    秦云楚呆在原地,直到烟柔抱着肚大喊:“世爷,孩,我们的孩,我们的孩……”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