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68离开,先下手为强(书号:13650

668离开,先下手为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凤将军不是笨蛋,风遥一说秦寂言也知此事,他就明白了秦寂言和风遥的打算。虽然被人算计很恼火,可凤将军也明白,对凤家来说秦寂言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凤将军却没有说话,而是一脸凝重地看着风遥,那眼神很复杂……有挣扎,有失望,有无奈,还有说不出来的沉重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风遥被凤家军看得心虚。

    他承认,他找凤家坦白身世是别有目的,有绑架凤家的嫌疑,可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别看他在西胡手握重权,实际上他只是皇上推出来,牵制几位王爷的棋,西胡根本容不下他。现在的皇帝看在亲妹妹的份上,还能让他们母活着,下一任皇帝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西胡的皇们视他们母为耻辱。一旦新帝登基,他和母亲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西胡容不下他,可大秦也容不下他,大秦唯一容得下他们母的人就是秦寂言。只要秦寂言登基,他们母二人就算不被凤家接受,也能在大秦安稳到老。

    他做这么多,只是为了活着!

    面对凤将军失望的眼神,风遥心里很不好受,虽然凤家没有给过他任何东西,可他并不怨恨凤家。凤家从来不知道他的存在,一切都是他母亲的选择,凤家不欠他们母。

    “凤将军,秦王拿我当兄弟,他不会为难你。”算他对不起秦寂言,他回头把命卖给秦寂言。

    可不想,听到风遥这话,凤将军却放声大笑,爽朗大气的道:“你们两个人都算好了一切,我还能如何?你既然有心,做大伯的当然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凤将军,你同意了?”这么轻易的说服了凤将军,让风遥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同意又如何?”凤家早晚要交到下一代手,儿、侄都倒向秦王,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“多谢凤将军,请您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至少不会在背后反捅凤家一刀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家人不说这些话。还有,别凤将军凤将军的叫着,你要叫我大伯。”虽然认下风遥有些别扭,可真正认可了风遥,凤将军也不会拿他当外人。

    凤家孙少,所以凤家人特别护短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叫您大伯的时候,叫您凤将军最好。”风遥不想因为一些小事,而将自己与凤家暴露在危险。

    “行,一个称呼罢了。”

    凤遥和凤将军谈得很顺利,正事谈完两人便席地而坐,聊起家常。两人默契的只说私事,绝口不提与军事有关的事,毕竟他们现在一个是西胡大将军,一个是大秦大将军,聊军事着实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凤将军和风遥简单的说了一下凤家的事,见风遥对他亲生父亲好奇,风将军重点说了他。

    风遥则告诉凤将军,他们母二人在西胡生活,不过都是温馨的事,那些被人欺凌的事风遥一句没有提,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年西胡能把风遥送来当质,凤将军怎么能不知,他们母在西胡生活有多艰难,只是风遥不提,凤将军也不问。

    终归是他们凤家,对不起这个一直流露在外的血脉,没有保护好他们母。

    虽说两个大男人没有那么多话说,可凤将军与风遥都是武将,再加上风遥有心,凤将军有意,两人一打开话匣,就有说不完的话,直到管家来报:“将军,秦王殿下看完了。”凤将军和风遥这才发现,他们居然说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秦王要离开了,我也得走了。”风遥立刻收拾好心情,恢复木纳冷漠的样。

    凤将军颇为不舍,可也知此时不是儿女情常的时候,只对风遥道:“秦王让你来陪练,那就陪我练两手。”

    总要弄点伤出来才好交待,不然身上没有对打的伤痕,如何瞒得过老皇帝?

    风遥正有此意,当即摆开架势与凤将军打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凤府的事自然瞒不过老皇帝,老皇帝听锦衣卫的说,凤将军让秦寂言等了两刻钟,不由得露出一抹笑:“凤爱卿还是那副性,一点也没有变。”

    然后,听到秦寂言反将一军,丢了两个侍卫给凤家军作陪练,笑得更欢了,“寂言这孩,做得不厚道。”

    不过,笑完后,皇上不会忘记问一句:“那两个侍卫,可有与凤将军说什么?”

    锦衣卫当时根本没有去听,可皇上问起来他们却不敢这么说,肯定的道:“没有。两个侍卫都被人抬了出来,凤将军也受了一点轻伤。”

    姜还是老的辣,风遥的本事不错,可仍不是凤将军的对手。不过,和风将军打一场,虽然伤得爬不起来,可风遥却很高兴……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,得到类似长辈的指点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风遥都对此行的收获很满意,而得尝夙愿的秦寂言下,在看完凤家兵法后心情非常好,听到老管家说,季诺给他送上一份大礼,感谢他“秉公办案”,秦殿下都好脾气的没有丢出去。

    不管季诺打什么主意,放马过来!

    季诺确实很想打秦寂言的主意,可他现在真得没有时间。唐万斤对药王谷来说真得太重要了,而且唐万斤一旦落到长生门,药王谷绝对逃不掉长生门的报复。

    季诺清醒后,立刻将消息传回季家本家,让本家在外的弟,注意各大港口,仔细盯着进出港的船只,而他本人则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江南。

    至于他和秦王的账?只能等他回头来算了。

    季诺清醒后的第二天,就收拾好东西向皇上辞行,老皇帝知道季诺的不满,可老皇帝却没有安抚他,季诺不提他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,好声说了几句便同意季诺离去。

    季诺和来时一般,走得非常突然与低调。对季诺的突然离去,秦寂言和顾千城只是“咦”了一句便没有再提,不过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心底都把季诺重点记住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还能忍下秦寂言对他的羞辱,由此可见季诺此人心思之深沉。这种人要么不报复,一旦报复起来绝对是可怕的灾难。

    如果有机会,他们一定要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