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67身世,没有别的选择(书号:13650

667身世,没有别的选择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凤将军的表情确实很精彩,他没有想到,他会在自己家里看到西胡的将军,而且这个人还是秦殿下带来的……

    饶是凤将军再怎么稳重,看到风遥的那一刻,还是变了脸,手的长枪直指风遥,厉声问道:“你……是怎么混进来的?你跟在秦殿下身边,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去掉伪装的风遥,神色平淡地看着凤将军,根本不凤将军手的长枪放在眼里,认真打量了凤将军一眼,才道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你。”他和凤家人打过交道,但没有和这个驻守京的凤家家主碰过面。

    凤将军并没有因为风遥的不防备而放松戒备,手的长枪离风遥又近了一分,“我见过你的画像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”风遥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点小遗憾。

    他的长相偏向西胡,并不是很像凤家人,只是有那么一点神似,这也是西胡怀疑他与凤家有关的原因,只是这份神似并不是人人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目的?不说清楚,就别怪我动手了。”凤将军看着秦王另外一个侍卫,直接把自己磕晕了,心里隐约明白此事与秦殿下有关。

    勾结敌国,这可不是小事。凤将军根本不敢闹大,就怕此事牵扯上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的?”风遥指了指自己这张脸,“真得看不出来吗?明明……有那么多人怀疑。”凤家也是听到了风声的,只是凤家人与西胡并没有接触,所以凤家人也没有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凤将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现在非常、特别的想把秦寂言和这两个侍卫丢出去,当作从来没有见过他们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,风遥为了让凤将军安心,主动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做什么,对凤家更没有企图,我只是来看看……那个人生活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凤将军在脑里找了一遍,也没有找出凤家有哪个人,能与风遥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凤家最近一个去过西胡边境的人他四弟,他四弟不可能与西胡公主有接触,而且时间上也不对,他四弟死了都快十一个月,风遥才出生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时间差在,两国皇帝对风遥虽有怀疑,却没有相信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想得那个人,”风遥给了凤将军肯定的答案,可是凤将军不信,“不可能,时间上完全不对。”

    虽然,他也希望他的弟弟能留下一个血脉,可却不想有一个敌国公主生的孩,这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怀我时,吃了推迟出生的药。我比正常人晚了二十天出生。”差点拖死母体,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凤将军脸部不断的抽搐,握枪的手也抖了一下,“你真得是我四弟的孩?”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并不重要,我只是来看一看凤家,我不会给凤家带来任何麻烦。”风遥再一次重复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他承认他有目的,不过他也确实想要看看,传闻将军府,现在他看到了。

    将军府是御赐的宅邸,冷清肃穆,,很大……可也很空,因为凤家人丁不旺,凤家留在京的只有一个凤家军,其他的都是女人。

    而后院的女人有一半以上是寡妇,她们丈夫战死沙场,儿占死沙场……

    他在这座宅只看到无边的孤寂与冷清,他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重要。”凤将军自动忽略风遥后面的话,“你是我凤家的血脉。”虽然是敌国公主生的,可终归是四郎唯一的血脉,即使不想接受,可也不得不面对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自责,四郎没有留下一个血脉就走了,现在看到你,我终于对得起他了。”凤将军行丢开手的长枪,上前一步,仔细打量风遥的长相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像,你像四弟,也像我凤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是不承认我吗?”凤遥的心一酸,差点就控制不住让眼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秦寂言比他幸福的话一点也不假,秦寂言确实比他幸福,即使父母双亡,可他仍然有家,不像他,西胡不承认他,大秦也不承认他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了不承认你,你是我凤家的血脉,这需要我承认吗?”他只是不想凤家有一个敌国公主生的孩,可真要生出来,他还能塞回去不成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身体里流着凤家人的血,我不需要你承认。”风遥的心结,因凤将军这句话而解开了,他不必执着西胡和大秦承认他,他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说的是什么话,你怎么不要我的承认了,没有我的承认,你怎么上凤家祖谱。”虽然这事难办了一点,可考虑到四弟唯一的血脉,凤将军还是决定把风遥的名字写上去。

    左右,凤家的祖谱皇上也不会看。

    可不想,风遥却拒绝了,“不用为我冒险。我说了,我来大秦就是想要看看他生活的地方,如果你能让我去祭拜他一次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凤家的孩,我怎么能让你流落在外。”凤将军知道,认回风遥他势必要受老皇帝猜忌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凤家下一代,就只凤于谦一根独苗,每一个弟对他们凤家来说,都异常珍贵。

    “你肯让我祭拜他就可以,再说你把我写上祖谱,对你来我说都是一个危险。”真要让大秦和西胡发现他的身世,两国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凤将军语塞,他知道风遥说得是对的,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你说得对,这么确实很危险。你肯回来,就表示你心里有凤家,这样就够了。”虽然对不起这个孩,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这样,秦殿下怎么会带我来凤家。”风遥认完亲,也没有忘记谈正事。

    原本……他是不打算与凤家人相认的,可昨天早朝上的发生的事,让秦寂言嗅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旁人只看到,老皇帝毁了赵王和周王继位的可能,秦寂言却看到这两位王爷,在无路可走后,极有可能绝地反击——造反!

    赵王有兵,周王有钱,秦寂言和风遥都认为,这两人造反的可能性很大。为了以防万一,他们必须拉凤家下水,让凤家彻底倒向秦寂言。

    而没有什么,比风遥的身世更容易让凤家倒下秦寂言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