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64风波,隐形储君(书号:13650

664风波,隐形储君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不管听到自己父亲死亡真相后,内心有多大的触动,秦寂言都没有忘记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秦寂言准时出现在扇门地牢,让人打开牢房把季诺提出来。

    “送回药园,将药园的封条拆了,明面上的人撤回。”确定季诺无事后,秦寂言转身就走,步比以往更沉稳有力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朝,秦寂言准时出现,站在他该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大事谈完后,几个小御史上折弹劾秦寂言,无故扣押季诺、封锁药园一事。

    御史指责秦寂言公报私仇,以莫须有罪名将季诺扣押,却不提审,不给季诺申辩的机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御史还提出扇门的权利过大,担心扇门为了破案,炮制假案、冤案。

    这一点御史倒没有说错,扇门的权利确实很大,扇门不需要经过刑部同意,只要是扇门认定的与案有关的人,扇门都能带来问话,甚至刑讯审问。

    只是,扇门是直接对皇上负责,这点权利都没有,又怎么算得上皇上亲管的部门。

    面对御史接二接三的炮轰,秦寂言并没有辩解,甚至皇上允秦王自辨时,秦寂言也只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第一句是:“不明真相,胡乱指责。”

    第二句是:“扇门的权利摆在那里,本王随时欢迎各位大人去接手扇门。”

    扇门权利大,可扇门破的案,全是官府破不了的难案、大案。不说这些案有多难破,光外界盯着的压力就能要人命,要不是扇门的事难做,赵王和周王也不会把秦寂言弄到扇门。

    可偏偏,之前要死不活的扇门,到了秦寂言手里立刻活了起来。一连破了几个让侧目的案,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在民间,名声都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扇门屡契奇案,权利就越来越大,而秦寂言握住扇门,就表示他的权利凌驾部之上。他要做什么,调动什么,完全不需要部尚书和内阁同意,他完全可以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想要压制秦王的权利,可又不想接下扇门。他们的人在扇门呆过,扇门这块骨头不好啃,也就是秦寂言有这个本事,能把扇门拿下。

    秦殿下这句话一出,生生打了许多人的脸,有几个不明所以的小御史,还想说什么,就听到封大人说:“扇门查证,季公与杀害孕妇的凶手无关后,已经将人放了回去,药园的封条也拆了,几位大人还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作为官之首,封大人这句话绝对是打御史的脸。刚刚还义正言辞叫嚣个不停的御史立刻闭嘴,一张脸胀得通红,可封大人并不会就此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封大人黑着一张脸道:“御史的责任是监察百官不错,可却不是让你们胡乱弹劾、诬蔑朝重臣。不经查证便上折弹劾,简直是胡闹。”

    噗通……上折御史同时跪下,“皇上恕罪,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可皇上并不理会,高高坐在龙椅上,脸上一个笑脸也没有。封大人继续道:“几位大人弹劾秦王时,似乎忘记了秦王虽然统管扇门,可他还是一品亲王,皇室孙。你们诬蔑皇室,可知罪?”

    这个帽扣下来,可是死罪。几位御史吓慌了,不断的求饶,头“咚咚咚”的磕个不停,很快地上就有一滩血迹,可却没有人同情他们。

    枪打出头鸟,想要走捷径博出身,就得要有摔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秦寂言关押季诺本就是老皇帝允许的事,现在有人跳出来指责秦寂言,老皇帝怎么能高兴?

    直到那几个御史摇摇晃晃,快要撑不住了,老皇帝这才开口道:“拖出去,斩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恕罪,恕罪……”请罪的御史吓得魂不守舍,扯开嗓大喊,可是只喊了一嗓,人就被拖了出去,满朝大臣没有一个人敢为他们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皇上一连斩杀数个御史,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。就在众人以为,皇上杀了御史便会揭过此事时,皇上却当朝赐下两把界尺,并指明要秦寂言给赵王和周王送去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大殿都安静下来,有不少人脸色惨白惨白的,愣在大殿上半天不知做何反应。

    就是秦寂言也愣了一下,完全没有想到皇上会突然对赵王和周王下重手。

    皇上的赏赐是好,可界尺却不是什么好东西,界尺是先生用来打不听话的学生。皇上给赵王和周王赐界尺,几乎就是废了赵王和周王。

    皇上这是将对赵王和周王不满,摆在明面上了?

    众朝臣心有戚戚焉,尤其是赵王和周王派系的人,一个个更是惶恐不安,生怕皇上一个不高兴,拿他们出气。

    早朝散了后,以前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说话的官员,今天一个走得比一个快。尤其是赵王和周王派系官员,一个个踉跄的往外走,要不是碍于面,恐怕一个个都要跑起来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往常一样,不疾不徐的往前走,丝毫不受早朝的事影响,更不因要去给赵王和周王送界尺而激动。这份淡定与从容,让封大人与焦大人颇为欣赏。

    “宠辱不惊,秦王很好。”封大人差不多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皇上今天这两把界尺一出,就是断了赵王与周王继位的可能,心里已经选定了秦王做继承人,现在正开始帮秦王建立威信。

    至于五皇?

    从来不在封大人考虑的范围,要是五皇登基了,他第一个告老还乡。他可不是景炎,没有那个心思去哄五皇。

    焦大人亦是点了点头,“能走到今天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作为皇帝的老臣,他们很清楚皇猜忌、多疑的性。不知是因为太的事还是因为什么,皇上对能干的儿、孙非常忌惮,而且皇上这几年喜怒不定,心思总是变来变去,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能干,不比太差多少。皇上欣赏秦王才干的同时,又深深的戒备他。

    秦王一路走来并不是一帆风顺,有几次情况凶险,他们都以为老皇帝放弃了秦王,可没有想到秦王却沉得住气,慢慢的扭转局面,熬出了头。

    虽说,皇帝今天的决定非常突然,可封大人与焦大人却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储君之位不定,大秦的内斗就不会停止。

    北齐与西胡在一旁虎视眈眈,大秦不能内乱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还有一更会晚点,大家不要等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