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63真相,不想听(书号:13650

663真相,不想听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没有一丝悬念,来的人就是风遥!

    如果没有刚刚的事,秦寂言绝对欢迎风遥的到来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秦殿下黑着脸道:“招呼也不打一声,就不怕本王把你当成刺客,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打招呼。”风遥起身,从桌上翻了过来,将位置还给秦寂言,“不是让顾千城给你带话了吗?”不然,他好好的给顾千城送个菜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就确定她会告诉我?”秦寂言从风遥身边走过,走到自己的椅旁,坐下。

    “帮你试探一下,她很不错。”风遥也坐下,耷拉下来的睫毛,掩去了眼不经意闪过的羡慕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得到好兄弟的夸赞,秦殿下很高兴,“当然,本王的眼光一向极好。”

    风遥点头,“可惜,你女人的眼光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“你千里迢迢从西胡过来,就是为了打击我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有重要的事告诉你,和十五年前有关。”风遥脸色骤然变得严肃,秦寂言亦收起笑,一脸慎重的道:“换个地方说话。”

    扇门虽然安全,可总归是人来人往的地方。

    风遥没有意见,随着秦寂言去了京一个小院,正是风遥上次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小院没有外人,凭秦寂言和风遥两人的本事,旁人就是要偷听也难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让我查的事,我查出来了。当年北齐与大秦那一战,确实有人出卖了太,使得太被困,当时太被困在一个叫末村的地方。太带去的人确实屠了末村,只是命令并不是太下的,而是太身边的亲卫假传太的命令。而后,太被末村躲起来的村民射杀,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,尸骨丢进山上被野兽分食,只留下几块残破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太下令屠村,反被暴怒的村民杀死。这是太的死因,虽然老皇帝没有公布出来,可该知情的人都知情。

    也因此,名满天下的太殿下,被永远的定在耻辱柱上,甚至没有人愿意提起他。

    “确定,我父王是被野兽分食了?”这个消息秦寂言不是第一次听到,可每一次他都希望,这个消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抛上山的人是你父王,就一定被野兽分食了。当时有狼群路过的痕迹,还有人的骨头与毛发。只不过到底是不是,我也不能肯定,西胡虽然查了这件事,可并没有参与当年的争斗,我能找到的消息有限。”风遥知道这样很残忍,可他仍旧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秦寂言深吸了口气,问道:“我父王身边的亲卫,可查出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风遥看了秦寂言一眼,说道:“是你父王的人,他当时也死了。”就因为此,再也没有人知道,下命令的人是不是太。

    太死了,当初背叛太的亲卫也死人,这个罪名太洗涮不掉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继续追问,而是问道:“墨村,是笔墨的墨?有没有幸存者?”

    “不是笔墨的墨,是末代的末。据说……末村住的人是前朝大将军末征北,传闻末将军手上有《夷国志》,你父王就是为了夺得《夷国声》才下令屠村。”当初那些人,为太屠村找了一个极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杀人夺宝。

    “末将军的后人,《夷国志》?”秦寂言在桌上一笔一笔写出一个“末”字,“原来,当初老谭留下来的不是符合,而是一个未写完的末字。看样,末村还有幸存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秦寂言的声音太小了,风遥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秦寂言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,“末村还有幸存者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命真大。”风遥并不意外。末征北的后人怎么可能那么笨,总会给自己留一丝血脉下来。

    风遥见秦寂言,并没有沉寂在悲伤,便说道:“这些消息,是我从西胡皇室拿到的,准确性应该颇高。关于十五年前的事,西胡皇室还有一个猜测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。”秦寂言想也不想就摇头。

    结合风遥与北齐特务头的话,秦寂言已经猜到了一些,正因为猜到了,所以他才不想听。

    可是,风遥却不放过他,“漠视并不表示不存在,你秦寂言什么时候这么孬,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换作是你,你试试看……”亲爷爷设计害死他亲生父亲,这种事换作任何人都不愿意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没机会了,”他亲爹早死了,“不管你想不想听,我都要告诉你。西胡当时的猜测,十五年前的事是大秦皇上一手主导的。他也许没有想过要太尸骨无存,可间有不少牛鬼蛇神加入,以至于事情变成这个样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虽说不想听,可风遥真得要说,他却没有打断,只是静静地听着,就像是在听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推断北齐特务头曾说过一次,那时候秦寂言只信三分;现在依旧只是推断,没有实际的证据,可秦寂言却明白,事情应该八不离十。

    除了他皇爷爷外,没有人能调动那么多势力,布下天罗地网逼死他父王;也没有人能在他父王死后,迅速的将他父王的势力打散,将他父王的外祖全族屠尽!

    包括他皇奶奶在内,一共一千百四十五人,即使是刚出生的婴儿和即将分娩的孕妇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天性冷淡,所以对皇上也是爱理不理。可没有人知道,他心底其实是怨他皇爷爷的……

    夺权的方法有很多,为什么要选择最残酷的手法,对待他的发妻和发妻的孩?

    唇边溢出一声叹息,秦寂言闭上眼,掩去眼的愤怒与恨意。

    风遥想要安慰秦寂言,可却不知说什么,干巴巴的道:“和我相比你幸福多了。你至少见过你父亲。可我呢?我还没有出生,他就死了,我连怨他都做不到。还有,你的仇人还活着,只要你下得了狠手,你杀了他不仅能报仇,还能登上皇位。”

    虽说看到有人比自己惨,就会感觉幸福,可秦殿下不是这种人。听到风遥这么说,秦寂言只想揍风遥一顿,“你还是别开口的好,一开口能把人气死。”

    有这么安慰人的吗?

    风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