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55罪名,在意的是……(书号:13650

655罪名,在意的是…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当然知道《夷国志》有多特别,要让人知道她手上有《夷国志》,必然会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她当时给老太爷看也是不得已,没有足够的价值,老太爷怎么会保她一个无用的人。

    “放心,除了老太爷别人都不知道,老太爷是聪明人,他会将这件事烂在肚里,绝不会说出去。”顾千城怕秦寂言不放心,又补了一句:“而且老太爷并不知《夷国志》里有长生方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顾老太爷不知?莫不是顾老太爷没看?”秦寂言不相信有人拿到《夷国志》会不翻阅。

    《夷国志》可是三国皇帝也垂涎的神作。拥用整本《夷国志》不说拿到上面所说的财富,就凭《夷国志》上的地理记载,出兵攻打其他国家,也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当然看了,但他没有看到长生方,而且我手上的《夷国志》只有上半本,上面所记载的东西对武将有用,对旁人一点用处也没用,也只能当山川地理看看,真要……”

    秦寂言不喜欢顾千城妄自菲薄,打断道:“谁说没用,从北齐皇帝手上要来的金矿不就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我们撞了大运,正巧前半本介绍那几座城时,提了一句。”要是她真知道宝藏埋哪来,她肯定让秦寂言去挖了,到时候哪怕只分一成,也是一笔不小的钱。

    “确实运气不错。”秦寂言看着顾千城,若无所指。

    顾千城被他看得不好意思,别过脸道:“咱说正事行不行?”别用那么火辣辣的眼神看我,会心猿意马的……

    秦殿下一本正经的道:“一直在说正事不是吗?难不成你想歪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想歪了呢。”顾千城磨牙,张嘴欲咬秦殿下,可惜秦殿下半点不怕,反倒将手送到顾千城嘴里。

    “又脏又咸,才不咬。”顾千城隔着衣服咬了一口,还不忘嫌弃一句,不等秦寂言辩驳,就一本正经的道:“说正事!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本王听着呢。”秦寂言配合的坐正,这般隆重,反倒弄得顾千城笑场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继续说《夷国志》的事。当时我利用《夷国志》留在顾家,后来老太爷见我与你走得近,为了安抚我就把《夷国志》还给了我,我知道这书不是寻常物,也不知往哪里藏,就强行把这书背了下来,然后……烧了!”顾千城半点儿不见心疼,一脸平淡的道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没有一丝可惜,“这种书,烧了也好。留着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“可烧了也是祸害。我之所以能看到长生方,就是因为我烧掉了它,才露出来的。”福祸相依,人生就是这样,处处充满惊喜,谁也不知他下一秒会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秦寂言并不在意顾千城是怎么看到长生方,他在意的是:“顾老太爷没有看到就好。”不然……

    他难保不会做出杀人灭口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只有你知、我知。我之前没有将长生方当回事,只当它是无稽之谈,现在看来得谨慎一些了。”尤其是他们幸运的,吃了两味长生方上所写的药村。

    不知他们把长生方的药材,直接吃一个遍,会不会直接在肚里就变成长生药了?

    当然,顾千城只是这么乐呵一下,别说他们找不到其他药材,就算找到又如何?她和秦寂言又不是同时吃的,之前吃的冰魄草和黄金圣果,不知肥了哪块田。

    半个月的时间,足够君亦安一个人回到药王谷,足够季诺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长生门,长生门的人发现唐万斤的秘密,他们把唐万斤带走了。我亲眼看到了,是福生大人,福生大人来了。”君亦安回到药王谷时,整个人近乎崩溃,再无之前高高在上的药王谷大小姐风范。

    “因为那两颗药,长生门的人盯上了你们?”

    药王,面容干净白皙,眼神温柔亲切,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,脸上不见一丝皱纹,可实际上他已经五十有五,君亦安是他老来女,而药王也只有君亦安这一个孩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那两颗。不知道消息怎么传出来的,也不知那两颗药是怎么流出来的,我们突然被长生门的人盯上了。”君亦安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,跪在药王面前道:“父亲,对不起,我没有将唐万斤带回来。求你,求你原谅我这一次,我真得不是故意的,长生门的人太可怕了,保护我和唐万斤的护卫全死了,他们根本不是长生门的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可惜,药王根本不因君亦安的哭求而心软,哪怕君亦安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药王神情淡漠的道:“唐万斤天生神力,又一向听你的话,只要你安排得好,根本没有人能将唐万斤带走。亦安,此次全是你的失误,你让为父如何饶过你?

    而你应该很清楚唐万斤的重要性,一百个你也比不上他。如果你一开始就说自己没能耐,就不应该带着唐万斤上路,现在人丢了,我不处罚你如何服众?”

    唐万斤只有一个,女儿他想要的话,随时可以再生。

    药王没有说出什么处罚,可君亦安已吓得脸色发白,“父亲,不要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亦安,你知道为父的性,你要不求为父,我便罚你三个月就好,既然你求了为父,为父便为你多加一个月,后山的蛇和蜘蛛想必会很高兴。”药王语气轻柔,就好像说出来的不是处罚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君亦安全身颤栗,可她一开口就被药王打断了,“亦安,别求为父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句话,生生打断了君亦安的哭求。

    药王从君亦安口,确定掳走唐万斤的人是长生门的人后,立刻写信给季诺,让季诺拦下所有出海船只,绝不能让长生门的人将唐万斤送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唐万斤还在三国内,药王就有把握将人带回来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季诺收到消息还来不及行动,就被突然回京的秦寂言带走了,罪名是:谋杀三位孕妇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