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23奸夫,让她来见我(书号:13650

623奸夫,让她来见我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在宫外,君亦安根本见不到秦寂言!

    别说君亦安现在被老皇帝,从秦王妃的候选名单上除名,就是之前有老皇帝的全力支持,君亦安想要在宫外见到秦寂言也不是容易的事,秦王府的大门从来就没有为君亦安打开过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可怜的孩。”顾千城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还是个孩,还叫别人孩,怎么不知你怎么想的。”秦寂言捏了捏顾千城的鼻。

    “唔,放手。”顾千城呼痛,挥舞着双手拍开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就不放。”秦寂言左闪右躲,就是不松手,直把顾千城憋得一脸通红,才松开。

    “你个坏人。”顾千城气恼的张嘴,故作凶狠的要咬过去,本就是闹着玩的,顾千城没打算真咬,可是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却将手指送到顾千城的嘴里,顾千城一张嘴就咬了个正差,而且力气还不小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轻点。”秦寂言吃痛,却没有收回手。

    顾千城忙张嘴,“你自找的!”害她牙都崩疼了。

    “咬得这么狠,还说我自找的,没良心的丫头。”秦殿下被咬的手指,有一圈牙印不说,还渗了血,一看就知咬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狠心,这是要谋杀亲夫吗?”秦寂言将手指,送到顾千城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亲夫,奸夫还差不多。”顾千城瞪了秦寂言一眼,转身去拿药箱。

    咬出血了,还是包扎一下的好。

    被咬得某人心情很好,“奸夫也是夫人,本王不介意当你的奸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当银妇。”顾千城啪的一声,将药箱重重放到秦寂言面前:“手指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留个牙印也挺好的,如果不是在手指这么显眼的地方,本王都要考虑用点药,让它烂彻底的一点,然后将印留下。”秦寂言颇为不舍的将手指递到顾千城面前,很认真的商量道:“下次,换一个地方咬怎么样?在没人看到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……闭嘴!”顾千城承认,她脸皮真得没有秦寂言厚。

    大晚天的,说什么呢,很容易往不纯洁的事想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秦寂言闷笑,“你是不是想歪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想歪了,你全家都歪了。”顾千城伸手戳了戳秦寂言的心口,提醒他,心本身就是长歪的。

    “我全家不就是我和你……轻点,轻点,疼呢。”一两下不疼,可顾千城一直对同一个地方戳,秦寂言不得不拉住顾千城的手,顺势将人带到怀里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挣扎,只是嘴巴上道:“放手,手指上的伤还没有处理好,你明天要带个牙印去上早朝?”

    真要这样,老皇帝明天就要开始查,秦寂言最近接触了哪些人,尤其是女人。

    “坐我怀里,你不是一样可以包扎吗?”秦寂言将头枕在顾千城的肩膀上,“时辰不早了,本王再呆半个时辰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手伸出来,脑袋别乱动。”顾千城推开秦寂言的大脑袋,抓着秦寂言的手,就这么靠在秦寂言的怀里,给他将手指上伤包好。

    “给你缠一层纱布,这两天小心点,别沾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美人在怀,这个时候顾千城说什么,他都会应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亦安确实不笨,在老皇帝手上没有讨到好,往秦寂言那里走不通,君亦安就想到顾千城。

    除了顾千城,君亦安实在想不到,她还能找谁帮忙。

    “我看似风光,受皇上看重,可在大秦出了事却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,最后还要找到顾千城头上。”君亦安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。

    帝王的看重,果然都是虚的,一点用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去,给顾家送信,就说我要见顾千城。”君亦安闭上眼,掩去眼的无奈与疲惫。

    照顾君亦安的老仆本想劝说什么,可看君亦安一副不想多说的样,只得闭嘴。

    老仆回头将帖写好,将此事交给君亦安的贴身丫头,让她去给顾家送帖。

    老仆所写的帖措辞非常客气,完全不敢写什么让顾千城来见君亦安的话,只说想约顾千城谈一谈药的事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顾千城看到请柬还是想笑。

    随手将帖放在桌上,顾千城看向那个从一进来,就一脸倨傲的丫头,说道:“我想你们大小姐似乎搞错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药王谷的丫鬟皱眉,不满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来人是君亦安身边得用的人,叫问心。在药王谷也是副小姐一般的存在,平时也是个高傲的主,这个时候不免带了一些出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越发觉得好笑,随手拿起桌上的帖,不客气的道:“现在是你们求我,不是我求你们,想要见我就请你们大小姐拿出诚意来。这张帖姑娘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烫金的帖摔在地上,上面的金粉掉了下来。问心吓了一跳,随即黑着脸道:“顾姑娘,你这是什么意思?不把我药王谷放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问心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顾千城,在她的印象里,顾千城还是那个只能站在药园外,可怜兮兮求药却不得其门而入的小可怜,见顾千城突然变脸,问心着实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们吗?”顾千城是什么人?一眼猜出这丫鬟的想法,不由得冷笑。

    真以为药王谷很了不起吗?

    一般人确实不愿意得罪大夫,大夫尤其是医术高明的大夫,更是走到哪里都受人追捧,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辈不得病。

    药王谷在江湖上的地位很高,药王和君亦安不管走到哪里都受人追捧,就算不求他们,轻易也不会与之交恶。

    可是,顾千城不是一般人,她完全不需要委屈自己去讨好君亦安。要不是君亦安把事情闹得太大,风药她根本不稀罕。

    问心脸色微变,心里有些忌惮顾千城,可想到自己手有顾千城需要的药丸,问心又不怕了,倨傲的道:“顾姑娘,这是我们大小姐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,想要求药就准时去药园。错过这次机会,你就永远别想求到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威胁我?果然有什么样的主,就有什么样的下人,你们药王谷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。”派这么一个丫鬟来办事,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    “顾姑娘,我家主的事容不得你多言。顾姑娘不肯登门可以,别后悔就是。”问心弯腰捡起地上的帖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顾千城的声音,问心眼闪过一抹轻蔑:她就知道,会是这样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