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22男人,美好的契机(书号:13650

622男人,美好的契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抬脚一踢!

    秦寂言一连说了两句“让开”,也不见君亦安有反应,秦寂言就直接动脚了!

    秦殿下抬脚一踢,毫无防备的君亦安被踹了个正着,“噗通”一声,以狗吃食的姿态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动手踢人的秦下,见面前挡路的障碍物没了,连看都不看一眼,径直从君亦安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亦安趴在地上,眼里满是不敢置信,整个人都傻了,见秦王走过去,撕心裂肺的大喊:“秦王,你……你踢我?你居然踢我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”

    居然有这么没有风度的男人,亏得她还喜欢他。

    秦寂言根本没有回答君亦安的话,直接朝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男人,和踢不踢君亦安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难不成就因为他是男人,被女人缠上他只能退让?只能接受?

    真正是不知所谓!

    君亦安拦住秦寂言,结果被秦殿下一脚踹开的事,很快就在宫里传开了,老皇帝知晓后不知该气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皇家的男儿对女人不必温情,但也不用像寂言这般直接。就算要动手,也不用自己亲自来,宫里多的是下人!

    “这孩,真是……也不知跟谁学的,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。”老皇帝嘴上是这么说,面上却没有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皇后笑呵呵补了一句:“寂言那孩虽然不懂得怜香惜玉,可却极有孝顺,对臣妾这个皇奶姐可是极用心。前段时间听说臣妾胃口不好,特特去江南寻了上好的荷粉,让宫人熬成粥。还别说,这荷粥确实是香,臣妾一连吃了两碗。”

    “寂言给你送了东西,怎么没看到给朕送?”老皇帝吃醋了。

    皇后也不怕,温柔的劝了一句:“皇上你可错怪了寂言,他送来的可是双份,虽然没有点明,可不用想也知道,那孩是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怎么也不跟朕说一声。”老皇帝的心瞬间被治愈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寂言怎么可能会大大咧咧的说出来。圣上又不是不知道,那孩一向是个闷葫芦,只做不说,平时就是受了委屈也不知道解释。”皇后见机不断的给秦寂言说好话,见老皇帝没有不耐烦,又感慨了一句:“寂言小时候就是这个样,长大了还是这样,一点也不知道变通,也不知像了谁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最近对秦寂言各种满意,听到皇后这话,当即就陪着皇后回忆起来:“你还别说,寂言的性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。那孩打小就倔,七岁还是八岁那年,被云楚几个诬赖打碎了朕的砚台,证据确凿,他自己解释不清,可死活不肯认罪。朕就对他说,只要他认错朕就不罚他,可不想他宁可受罚也不认错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着附和:“那孩死认理,心认定的事,不管对错都要坚持……”

    帝后二人,一整晚都在谈论秦寂言小时候的事,越说老皇帝印象越深刻,想到秦寂言种种孝顺的表现,不由得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在皇家,像寂言这种表里如一的孩,没有!

    秦寂言不知,他不过是踹了君亦安一脚还有这等效果,早知道这样他应该踹重一点。

    是夜,秦寂言又再次来到顾家,和昨晚一样,秦寂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“本王很不高兴”的气息。

    顾千城自知有错,可这错真不知要怎么认!

    “殿下,我很早之前就答应延宸,要陪他去看状元游街。”真得不是为了看封似锦呀!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高冷的应了一声,脸色依旧是臭臭的。

    顾千城可怜兮兮的道:“殿下……咱能好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君亦安缠着本王,本王一脚将人踹开了。”秦寂言突然开口,话题却跳到天边,顾千城本以为和封家小弟出去的事就此揭过,不曾想秦寂言话锋一转:“本王为了不与别的女人纠缠,连打女人的事都做了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让我打延宸?”她能说君亦安和封似锦完全不同吗?

    算了,还是别说。说出来只会更加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“千城,别拿封延宸当挡箭牌,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他。”秦殿下表示,他今天一定要在顾千城面前一振夫纲!

    顾千城很想继续装傻,可对上秦寂言冰冷的眸,很没胆的孬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你让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”为了让秦寂言安心,她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怎么做?

    这个问题可真是难倒秦寂言了。

    之前想的时候有一大堆,比如与封家断交,与封似锦绝交,可真要说时,才发现很多事不可能全凭理想。

    让顾千城与封家交恶?

    这不合理。

    封夫人对顾千城很好,京城那些夫人们,看在封夫人的面上也会礼遇顾千城。

    让顾千城不再去封家?

    这也不可能!

    据他所知,封老爷很喜欢顾千城,隔三差五就要叫千城去封府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顾千城离封似锦远一步,可顾千城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顾千城已经做得已是极好。与封家如此亲近的情况下,还能避着封似锦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秦寂言瞬间就不郁闷了,揉了揉顾千城的头顶,大发慈悲的道:“算了,封似锦很快就要入朝为官,以后你们也没有机会碰面。”

    好吧……

    秦殿下的再次妥协,夫纲又没有振起来!

    不提这一茬,秦寂言说起正事,“君家与唐家渊源颇深,我看君亦安很怕唐万斤出事,她今天在宫里堵我,就是想要与我谈条件,用你要的药换唐万斤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顾千城一脸吃惊的道:“君亦安在宫里和你说这事?她脑没毛病吧?”

    宫里那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这种事能在宫里说?

    君亦安莫不是以为,老皇帝真得老眼昏花到,有人在他眼皮底下蹦达都不知道吧?

    “所以,本王踹开了她。”秦王殿下一不小心露馅了,想要挽回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好呀……”顾千城磨牙,“原来你是为了这事才踹开她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秦寂言尴尬的别过脸,生硬的转换话题,“如果她够聪明的话,她应该会来找你,到时候你看着办。东西可以收,至于事情吗?也可以办。”只不过,办到什么程度就由不得君亦安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我知道了该怎么办。”顾千城忽地明白,君亦安为什么要在宫里拦着秦寂言了,因为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三更到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