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18孝子贤孙,装!(书号:13650

618孝子贤孙,装!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小媳妇是谁?

    “小媳妇就是小媳妇,还能有谁?”唐万斤理直气壮的吼了回去,副将好不容易爬了起来,听到这话又跌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哪来的傻大个,强词夺理还这么理直气壮,简直是……让人有撞墙的冲动!

    要不是这货力气太大,他真想一拳拍死他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副将清了清嗓道:“这位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唐万斤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万斤壮士,你不是要进城寻你小媳妇吗?跟我走,我带你进城,带你去找小媳妇。”副将一诚恳,生怕唐万斤不信。

    唐万斤根本没有多想,听到要找小媳妇,立刻就道: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……”才有鬼,不骗你这傻大个,骗谁?

    其实唐万斤个并大,他甚至比一般人还要消瘦,巴掌大的小脸没啥血色,眉眼青涩,就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男生,看上去弱弱的,比书生还要像书生,只是每每想到他的拳头,就没有人会认为他弱。

    副将把唐万斤拐进来时,一度很有罪恶感,因为这个孩什么都不懂,完全是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听话的好孩。

    副将忍不住感慨!

    可是,这个孩给他们带来的麻烦却不小,要是一个处理不好,他们全营的人都要吃挂落。

    副将没有心软,上前道:“将军,人带进来了,不知要如何安置?”

    言倾看了唐万斤一眼,不由得闪过一抹迷惑:这少年白白净净的,笑起来还有几分腼腆,怎么看也不像一拳能打响城门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言倾懂,言倾并不轻视对方,反倒很重视,“安排好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有人敲响城门,他就要进宫去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副将露出一个明白的表情,转身就将唐万斤带了下去,“唐壮士,我先带你去个地方,你在那坐伙,我去给你找小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小媳妇在哪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唐壮士你先等着呀,我去去就来……”副将成功将唐万斤拐入囚车,并用铁链将囚车外缠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这孩看着瘦小,可战斗力真得太可怕了,不防不行。

    城门被敲想一事,不少人都知道了,毕竟城门轰响的声音实在太大,想要听不到都不行。有不少大臣连夜进宫。

    城门大响,城内却没有兵马调动的声音,这让许多人很不安,大殿下众臣惶惶不安,等待老皇帝来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老皇帝刚开始也被吓坏了,以为哪个儿谋反了,直到平西郡王匆匆进宫,这才知道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知道没人谋反,老皇帝松了口气的同时,不免有些愤怒!

    “什么唐门人?好大的胆,尽敢到皇城来撒野。去,派兵将那竖拿下,生死不计。”

    平西郡王很清楚,这种闹事之人必然没有好下场,并没有劝说,可也没有出来抢差事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自己的儿,他儿身边的人绝不会夸大其词,那什么唐门人恐怕不凡。

    平西郡王不想领功,自有人急着抢功劳,禁军首领立刻就以保护皇帝安全为由,拿下了这份差事,只是他还没有出宫言倾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言倾进宫,将间的细节抛掉,只说在他们的努力下,已经拿下打砸城门的犯人,人现在就是囚车里,问皇上要怎么处理?

    这种人当然是杀了,不过杀之前必须要先审上一审,万一这是一个阴谋呢?

    按说,人是言倾拿下的,自然是由言倾审理,可禁军首领却道,此人危害皇帝的安全,应该交由他们审理。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抢功劳,可禁军首领却说得头头是道,再加上言倾一声不吭,老皇帝问他意见,他还说禁军首领要人就带兵去押。

    这下,老皇帝就是想要帮他也不行!

    成功抢到天大的功劳,禁军首领欢喜的离去,言倾也没有什么不高兴,默默地退下。

    人走后,殿内只有老皇帝与平西郡王,老皇帝不由得感慨道:“你这儿,真是实诚。”

    平西郡王干笑……

    实诚个鬼,他几乎可以肯定,禁军首领会倒血霉。

    事情查清,老皇帝露了个面,安抚了众人的心,让大家都散了。满朝大臣正准备离去,就听到太监报,赵王、周王进宫了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早就收到了消息,他们刚开始也以为是对方谋反了,后来知道是一个大乌龙后,暗松口气的同时,又抱怨怎么就不是谋反呢?

    知道事情的始末,两王也不着急,硬是在家里拖了两刻钟,这才慢的进宫……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在第一时间表现,而是来得越快就说明他们的消息越灵通。他们现在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出风头。

    两王进宫,见大臣们早到了,一个个痛哭自己来晚了。

    老皇帝想到刚刚误会了两个儿,这伙见他们哭成这样,也不由得有些心疼,让太监将人扶了起来,正欲说几句安抚的话,太监又报:秦王殿下进宫了!

    秦寂言行色匆匆,面露担忧,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皇爷爷,你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一见,暗啐了一声:这小,装得真相!

    事情上,赵王和周王真正是误会了秦寂言,他确实是刚刚才收到消息,比所有人都晚了一步……

    虽说昨夜宫里动静很大,可普通百姓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,没见到街上有官兵来往,普通百姓自然不会认为昨晚是城门响了,他们此刻正热烈的讨论,一甲打马游街的事。

    一甲三人,封似锦、焦向笛和景炎一大早就去了礼部,领官服带红花,准备打马游街。

    焦向笛扯了扯胸前的红球,不由得道:“这怎么和新郎官似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官员,不由得打趣道:“可不就是新郎官,金榜题名可是和洞房花烛一样,都是人生大喜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引得众人连声咐和,封似锦淡淡一笑,趁众人说笑间,以眼神寻问景炎:昨晚是不是你搞得鬼?那人是谁?

    这是没什么可以隐瞒的,景炎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,露出一个等着看好戏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