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11殿试,噎死君亦安(书号:13650

611殿试,噎死君亦安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流言传出去后,君亦安就在等顾千城上门,可三天过去了,也不见顾千城有任何动作,这让君亦安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顾千城没有听到传言?”君亦安一度怀疑,下人对她阴奉阳扬,可派人查了一下却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流言传得沸沸扬扬,顾千城没道理不知。

    “顾千城到底是什么意思?莫不是怕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你能躲一辈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不出面,君亦安就继续派人宣扬,务必要将此事弄得声势浩大,让所有人关注。

    可是收效甚微,不管她派多少人出去,消息都无法扩散,完全没有第一次那般顺利。

    君亦安很是不解,怎么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君亦安不知顾千城却看得明白。君亦安毕竟是刚到京城,她根本就摸不清京的水有多深,没有赵王帮忙她就是让下人天天去说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而赵王这一次之所以没有出手,并不是因为要放过顾千城或者怕了。而是科考的榜单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科举面前,一切的事情都要为它让道。赵王不想再惹老皇帝厌恶,果断的没有再掺和,而是静等科举结束后再动手。

    这一天,是朝廷放榜的日。榜单前,早已挤满无数人,见到拿着红榜的官差过来,一个个既紧张又期待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我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知今年的榜首是谁?”

    “快,快别吵了,官差在贴榜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官差们非常理解举们激动的心情,刷一层糨糊后,立刻将就红榜贴了出来。从上到下,一个个名字排列在上。

    “榜首是……榜首是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激动的喊了半天,可那个名字,始终没有喊出来。

    还是旁人为他接了一句:“封似锦!是封似锦。”

    “榜首是封家大公封似锦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没有人作弊,依大公的才华,必然是榜首。”

    “贤隐居士批卷,绝对公正,大家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居然引来大部分学认可,一个个纷纷说道,这次的科举绝对公正,不存在舞弊之嫌,声音之大就是坐在茶楼上的顾千城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就想不明白了,封似锦拿了第一,就表示科举公平吗?

    不过,这不妨碍顾千城恭喜封似锦,“你拿榜首果然是众望所归。我以茶代酒,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总算,不负所望。”能拿到榜首,封似锦也很高兴,因为……

    这是顾千城要的。

    顾千城曾说,祝他拿到榜首。所以,他对这次的成绩非常在意,一大早就去顾家接了顾千城,一道过来等榜。

    现在,总算没有辜负顾千城的期待。

    茶杯轻碰,发出一声脆响,顾千城和封似锦皆一饮而尽。景炎看着不由得打趣道:“怎么,似锦考了榜首你祝贺他,我考了第二就不用祝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同样恭喜你,祝你殿试取得好成绩。”顾千城举杯,同样的是以茶代酒。

    景炎笑道:“殿试我要取得好成绩,可就是状元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还特意看了封似锦一眼,引得封似锦失笑,“你想考便考,我看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在乎什么第一、第二,考不考状元都无所谓,他只是在乎这一次的成绩。只要这一次是榜首,他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封似锦第一,景炎第二,没有意外,焦向笛考了第三。

    焦向笛今儿个亲自来看榜,看到他和封似锦之间,间隔了一个名字,不由得苦笑,“第一次,咱俩的名字隔这么远。以前总觉得,被你压在下面很愤怒。这次多了一个人横在间,我居然发现,还是被你压在下面好,我果然有受虐的倾向。”

    看完榜单,即使高第三焦向笛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已经可以想像,他回到家后,他老爹会如何的愤怒……

    考不过封似锦就算了,现在还多了一个景炎,简直是不给他活路呀!

    焦向笛不想回去面对自家老爹的怒火,果然跑去找秦寂言……

    科考榜单出来后,接下来就是殿试了。

    封似锦和景炎对名次都不在意,参加殿试毫无心里负担。焦向笛就苦逼了,焦大人发话了:“你考不过封似锦老认了,谁让老也比不过封似锦的老。可是……你要连那个什么景炎也考不过,你就别回来了,老没有你这么无能的儿。”

    焦大人连“老”这种词都崩出来了,可见他有多生气。

    焦向笛心里那叫一个郁闷,在心里把秦寂言骂了半天:明知他老在乎这些虚名,也不知道事先叫贤隐居士把他的名次排好看一点!

    带着焦大人的期许,焦向笛以奔赴战场之姿,踏入大殿,与神情轻松的封似锦和景炎坐在一排,特别显眼,老皇帝不由得多看了两眼……

    殿试当日,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在殿试上,这个时候再没有比殿试更重要的事。而顾千城就选在这一天,去药园找君亦安。

    好吧,顾千城承认她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君亦安不是想要弄得全城皆知吗?她就偏偏在一个,全京城都无心关注的日来药园,噎死君亦安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顾千城对君亦安这种任性的小女孩的心思,把握得相当精准,听到顾千城今天来找她,君亦安根本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确实是想用风的药,逼顾千城交出雪貂,或者说出黄金圣果的下落,可更多还是想要借此羞辱顾千城,让她没脸。

    顾千城挑殿试当天来找她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不见,不见,我不见,告诉顾千城,让她明天来。”君亦安任性的道,下个犹豫一下,劝说道:“大小姐,你今天要不见顾姑娘,明天京肯定会流传出,顾姑娘亲自来药园求药,您却避之不见的消息。到时候顾姑娘就有理由不来求药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,顾千城并不是真得想要什么风药。这药对顾千城来说是鸡肋,要不要都不重要,她之所以会来,不过是做出一个孝顺的姿态。

    君亦安不见她,她求之不得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