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600大才,给新帝留的路(书号:13650

600大才,给新帝留的路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是老皇帝的心腹,老皇帝知道他一向忠心耿耿,见他说得言辞凿凿,老皇帝不免有些动摇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原因呢?”顾千城为什么要这么做?明显吃力不讨好,还要得罪五皇。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略一顿才道:“顾姑娘只是意外发现此事。如果真要说原因,也许和五皇、贵妃娘娘有关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没有问事情的经过,锦衣卫首领也不敢多说,免得才老皇帝多想。

    再三强调意外,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,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,脸色阴沉的道:“针对五皇和贵妃?莫不是她还在记恨,贵妃挖她娘坟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事老皇帝事后也查了一下,不然,官府当初也不会判顾千城胜。要知道,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,就算顾千城有十足的证据,老皇帝只要一开口,她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此事已过了许久,顾姑娘当时没有追究,想必事后也不会追究。”锦衣卫首领犹豫片刻,说道:“许是前些日,五皇逼顾姑娘嫁给江南盐商,又与顾家人一同夺了顾姑娘嫁妆的事。”

    在锦衣卫的帮助下,没有人知道顾千城的嫁妆在秦寂言手里,锦衣卫首领此时说这话,并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老皇帝倒是意外,“难怪老五有银拉拢人,原来是抢了一个姑娘家的嫁妆,也亏他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喜欢一个人时,他就是杀人犯法,那也是替天行道;他就是铺路建桥,那也是沽名钓誉。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这个时候不再说话,闷头跪在那里。面上看不出什么,可心底却是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这一关过了,至于顾千城能不能过这一关,就要看皇上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老皇帝思索了片刻,又道:“齐茂的章是谁写的?”老皇帝对前三甲的章印像深刻,尤其是齐茂的章,更是说到他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商业税!

    如果能加重对商家税收的比例,国库何愁不丰。大秦何愁拿不下北齐与西胡。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,从怀里掏出几张纸,呈到面前,“皇上,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,只是初稿。”

    而且还被撕碎了,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,才将其粘起来。

    心腹太监立刻下来取,小心地捧到老皇帝面前,老皇帝一看,眼不由的闪过一丝光彩:“这真是她写的?”

    “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,许是没有差。”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,尽得卫夫人真传,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。

    老皇帝点了点头,一一往下看去,越看心越惊……

    虽然只是初稿,可核心要点都在,而且有利的措施不止这一条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今年前二十的章,据是出自此女之手?”如果真是这般,此女也太妖孽了。

    “章不是,顾姑娘虽然提出了要点,可并不擅长写章。而且,依属下查到的消息来看,顾姑娘之前并不知这是科考试题。是与江南那一块人的谈田产买卖时,无意漏了几句,然后对方发现顾姑娘的天赋,特意套了顾姑娘的话。顾姑娘应该是科举结束后,才知晓自己被人利用了。”锦衣卫首领这话,可谓是彻底洗白了顾千城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她事先不知晓?”老皇帝不怎么相信的道。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想了想,重重点头:“如果顾姑娘知晓这是科考试题,就不会将手稿随意丢在桌上,事后也不会冒险揭露此事。”

    言而总之,总而言之,顾千城一个姑娘家,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可以一手策划科考舞弊案,而这个说法,甚合老皇帝的意。

    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,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显然,老皇帝信了锦衣卫首领的说法,没有再追问顾千城的事,而是问道:“寂言呢?他也不知道此事吗?”

    “秦王殿下事后应知晓,但对于顾姑娘被举套话一事,应该不清楚。”锦衣卫首领并不敢将话说得太满。为了让老皇帝相信,锦衣卫首领又道:“封老爷似乎也察觉到什么,之前特意请顾姑娘过府,试探地问了此事,顾姑娘说她此举只为还举一个清明的科考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也有人信?”老皇帝的反应和封老爷,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感慨:“如果她真是这么想,倒也是赤诚一片,她外祖父不就是这么一个人,为了坚持自己所认定的正义,可以连全家老小的命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说完,便陷入深思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知道半晌后,老皇帝才回过神,第一句就是让锦衣卫首领盯着顾千城,但不要打草惊蛇,同时将顾千城参与过的痕迹抹干净,别让旁人查到。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不知老皇帝这是何意,但此举对顾千城和秦寂言有利,锦衣卫首领想也不想就应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是没有老皇帝的命令,锦衣卫首领也会替顾千城扫清尾巴,免得让赵王和周王拿到把柄,牵扯到秦王头上。

    锦衣卫首领走后,老皇帝坐在书桌前,看着桌上几页废纸,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,“你说,武家是不是隔三差五就出妖孽?”

    书房内,就只有老皇帝的心腹太监,听到这话不得不硬着头皮道:“圣上,武家就是再出妖孽,那也是为您所用。顾姑娘提议虽好,可到底年纪轻不经事,这不……就被人套了话。再说了,科考的弊端越积越多,再这么下去十年后就无能臣可用。顾姑娘此时不顾自己的生死揭露出来,到底是一片赤诚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不是不知,只是……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。”即使不承认,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,如果由新帝来做,参加科考的学便会对新帝死心踏地。”这也是老皇帝不愿意在自己手上,揭露科考弊端的原因。

    左右,不过就是这一两届的事,百余来了官员,新帝完全可以弃之不用,开恩科选拔新官员。

    “皇上说得哪的话,您身好着呢,前不久君姑娘不也说皇上这身,就是活到一百岁也不成问题。”心腹太监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是打突。

    他算是看明白了,虽然皇上最近越来越疏远秦王殿下,可心里还是想要秦王殿下继位,不然不会想着将机会留给新帝,让新帝施恩于年轻举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在朝廷屹立不倒的官员,不是像封大人、焦大人这样的保皇党,就是赵王派、周王派和立派。其他那些没有站队的,爬不到高位,在第一波政治斗争,就被政敌干掉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话心腹太监心里可以想,却不能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