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97请命,落子无悔(书号:13650

597请命,落子无悔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殿试时,几十位大臣看两三百份试卷,并不需要多少时间,更不用提,此次殿试众学的卷根本没有可看之处,他们只需要扫一眼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阅卷便已经结束,几位大臣商量后,将他们的意见与排出来的名次呈现给老皇帝看。

    殿试过后,封似锦、景炎与焦向笛的成绩都往前提了一提。封似锦二甲第一,景炎与焦向笛也在二甲之,只是名次靠后。

    一甲的三人,除了原本排在第二的齐茂依旧是第二外,原本考得第一、第三的都不在,全部丢在二甲,而这还是皇上不想做得太难看,不然依他们殿试的成绩,连三甲也排不上。

    此时,天已大黑,在偏殿等候的学们又累又饿,桌上有几盘糕点还有茶水,可却没有人敢动。

    老皇帝与众位大臣虽然也忙了一天,可他们随时有茶水可喝,到点也有宫人送上饭菜,根本没有人敢饿着他们。即使忙一天,这些人的精神也挺好的,只有五皇和秦寂言两人比较惨,两人从早上跪在现在。

    秦寂言还好,即使跪了一天背依旧挺得直直的,只是汗湿的后背,无声告诉众人,他此时并不轻松,只是不肯服输、不肯坠了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而五皇看上去就惨多了,打小皇上宠着,贵妃护着,五皇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苦,早就东倒西歪的跪坐在地上,时不时动动手、移移脚,一副累惨了的样。

    五皇现在的样确实很惨,只是在玚了人不仅不会同情他,反倒会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有对比才有差距,五皇和秦寂言同时跪下,跪得时间一样长,五皇却摆出一副饱受虐待的样,到底是做给谁看?

    别说满朝大臣看不上软绵绵吃不了苦的五皇,就是老皇帝看着也不喜。要不是有秦寂言对比,旁人还以为他虐待儿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老皇帝真正是虐待儿了。有哪家父母惩罚儿,是让他们在冰冷的地上跪四五个时辰的?

    别说五皇,就是秦寂言也撑不住,要不是有内力护着,秦寂言这个时候也倒下了,绝不会比五皇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老皇帝落印后,此次科考的排名正式生效,可就在礼部官员准备去读名次时,太监急急忙忙上前,“皇上,大事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老皇帝心有不好的预感,忙叫住出去宣读名次的官员,“先放下,回头再去宣读。”

    礼部官员忙收回脚,退在一旁,这个时候老皇帝才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语气平静,可哆嗦的手却表明他此时的紧张。

    小太监虽然急得脸发白,可口齿却很清晰,霹雳吧啦的就将前因后果全部说清。

    左右就是举们无意发现科考泄题一事,又顺着这条线查到了一些证据。不过这群举也没有闹事,他们只是写了状纸,去顺天府告状了。

    今年的科考有多黑,在场的人都清楚,可当事情闹起来时,众人还是吓了一大跳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考题泄露?这怎么可能?今年的考题只有康大人一人知晓,他得知考题后就住进了贡院,怎么可能泄题,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?”

    “年年科考从来不存在泄题一事,莫不是那群举故意闹事。”

    科考舞弊的方法多得是,泄题虽然稳当可风险太大,主考官员爱惜自己的名声,绝不会做出泄题一事,康大人为人亦是不错,所以也有不少人为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有证据吗?此事还是慎重一些好。科考三年一次,乃是我大秦读书人的大事,要是科考泄题,对举们来说是不公,选出一批无能之人,于江山社稷亦有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管何时,朝廷上永远是这样,一群人吵来吵去,各说各得理,反倒是当事人被他们丢在一旁。

    老皇帝被他们吵得头痛,怒吼一声:“闭嘴!”吵能吵出真相吗?吵能解决事情吗?

    这群人除了吵,还会做什么?

    如同水流被掐断,争吵声瞬间停了下来,甚至有些人刚发出一个音就停了下来,那画面说不出来的滑稽。

    老皇帝冷冷地斜了一眼,对着跪在殿的康大人道:“康大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?朕要知道实情。”有能力将试题泄露出去的,只有康大人一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打死也不能承认,康大人想也不想的道:“臣,臣不知。”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并不是一句不知就可以推脱的,老皇帝又问:“除了你之外,还有谁知晓科考试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康大人埋头,不敢看任何人,更不敢看皇帝,他怕泄露心的害怕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殿试结束,今年的科举会平安落下帷幕,可不想最后关头居然出了这样的事,果然是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    一问三不知,不用想也知道从康大人嘴里问不出什么,老皇帝转而问向进来禀报的太监,“谁人带头去衙门告状?”这般品性也想入朝为官,简直是笑话。敢带头与朝廷作对,就是考上状元也别在官场走远。

    “山东孔家弟。”太监说这话时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谁人不知,山东孔家弟才识不凡,可却没有人入朝为官,他们参加科举也只为检验自己的才学,朝廷根本威胁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山东孔家弟落榜了?”老皇帝皱眉,眼神凌厉地看向康大人。

    山东孔家弟都能落榜,这简直是笑话。

    康大人忙不迭的道:“没有,孔家弟在二甲第十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孔家嫡系,是旁系。”太监忙解释了一句,“除了孔家公外,贤隐居士也在衙门,说是代众位举出面,希望朝廷不要为难众举。”

    贤隐居士也是一个不愿意当官的人,所以朝廷无法拿官位来威胁他。

    连当朝大儒都出了面,科考舞弊一事绝对捂不住,更不可能善了,哪怕老皇帝再怎么镇压也无用。

    而,科考舞弊案一出,关在大牢、没有户籍的湘北举,也趁机“逃”了出来,跌跌撞撞的跑到顺天府,状告科举考试,有人冒名顶替的事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两更奉上。总算提前存出一天,瞬间感觉松了口气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