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96告状,有组织有纪律(书号:13650

596告状,有组织有纪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此事说起来甚是巧合。今日是殿试之日,凡是考的举都要进宫参加殿试,于是小偷们就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众学,以江南富商之齐茂名气最大。这个名气不是指他的才气,而是指财气。

    稍微知道齐茂的人,都知道齐茂出手大方,一掷千金,根本不把银当银用。私下和朋友说,他此次来京城参加科考,带了百万两银票,缺什么也不会缺银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有钱又爱张扬的主,小偷们要不将主意打到他身上都不应该。

    齐茂也没有让人失望,他确实是带了很多银票在身上,不过他的银票都夹在章与书里,小偷看了一眼确定里面有银票,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,包袱一扯拿着就走人。

    小偷得手,立刻离开,却不想在楼下与人撞上,手上的包袱被人撞散了,包袱里面的东西全部洒了出来,像是天女散花一步,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银票,银票,好多的银票。”人们最先发现的,自己是银票这种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尤其是银票不止一张,而是上百张。

    客栈人蛇混杂,有人看到地上散落在地的银票,也不管什么道义不道义的,蹲地上就抢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就有人跟着学,一时间客栈整个乱了起来,小偷大喊让众人不要抢,可却没有人理会他,大家越抢越凶。

    很快地上的银票就被人哄抢空了,这个时候才有人发现地上的纸张,有几个读书人捡起来一看,当即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报官,报官,快报官。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科考试题,居然有人提前知道了科考试题,提前做好了题目背下来,在科场只需要默写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这样,居然是这样考上科举的,难怪能高第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响起,越来越多识字的人去捡地上的纸,这一看那些人的脸色都像是调色盘一样精彩。

    “快,快去把贡院外的举叫来,这是证据,这都是证据。谁也不许走,你们都是现场证人,谁要走了谁就是犯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刚刚那包袱是谁的,此人不是包袱的主人,他绝对是小偷,快拿下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整间客栈都乱了,有人想要趁机跑掉,可不知何时,客栈外出现一批陌生的人,这些人并不进客栈,他们只是把路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有人不满的大喊,可对方却不回答,只将外面守得死死的,然而等到围坐在外贡院举与官差赶到时,这些人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官差在,今天这事十有八能压下来,可有今年科考的举在,今天这事就不可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科考泄题一事,证据确凿,官府要是不处理真正是天理难容。

    “苍天有眼,苍天有眼呀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此次科考有问题,果不其然。科考泄题,知道题目的人绝不止一个。查,一定要查明真相,还我们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仗着家里有两个闲钱,不学无术也能上榜,我等寒窗苦读十余年,虽说才识不算顶好,可比之那些人好了不止十倍。还有封公和景炎公,这两天才名满天下,才识一等一的好,却被一群小丑压在下面,苍天不公呀!”

    众学纷纷为封似锦叫屈,为景炎叫屈的人也不少,唯独没有为焦向笛叫屈的人。事后焦向笛知晓此事,又忍不住抹了一把泪:他是多没有存在感?

    明明他这些年的考试成绩,也仅仅只是在封似锦之下,凭什么他这次在百余名外,就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,说他受到不公的待遇呢?

    众学又哭又叫,拉着官差不让他们的走,执意要官差给他们一个答复,无论官差说什么就是不放人。

    虽说人造反三年不成,可他们闹起事来也够叫人头痛的,每个官差都被数个学缠上,他们又不敢对举们出重手,别说做正事,就连离开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官差被困在客栈里,消息也就无法报给上峰知晓,可科考泄题的消息却不会被困在客栈里,原本在京蠢蠢欲动的人,收到消息后立刻将科考泄题的事情宣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滞留在京没有离开的学,得知此事后一个个气愤不已,嚷着要进宫告御状。

    进宫告御状,并不是直接冲进去而是要提前做好周密的安排。

    写状纸,收集证据,寻德高望重的大儒帮他们压阵,这一件件一桩桩都要安排起来。

    众举们充分发挥自己所长,各自做好自己手上的事。写状纸难不到他们,难得是收集证据和请大儒为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证据的事晚一步都行,此事宜早不宜晚,我们必须尽快将消息传达天听。”开口说话的人,是山东孔家的弟。

    山东孔家的人去年就进京准备科考,除了孔家嫡系外,旁系也有几人参加,只是知道的人不多罢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好笑,孔家除了嫡系外,旁系居然一个也没有考上。

    孔家是什么地方,他们家的弟就是旁系出身,也没有道理名落孙山,可偏偏这次来的几个孔家旁系都落榜了,只是因名气不大无人关注罢了。

    山东孔家人,在学地位超然,即使是旁系也深得众举信服,他一口立刻就有人配合,由他主持大局大家都信服。

    “在京城之,会为我们请命,又能为我们请命的大儒,无外乎就是那么几个。我思来想去,觉得贤隐居士最为恰当,不知众位如何想?”

    大家也想不出更好的人选,当即点头:“我们听孔兄的,孔兄你且放心,我们这就去请贤隐居士。”

    在孙家弟的调度下,如同一盘散沙谁也不服谁的学们,拧成了一股绳,没有谁看谁不顺眼,大家互相帮忙,只求尽快找到证据,还他们一个清明的科考……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数千学齐齐在京到处奔走,很快就引起了普通百姓的注意,而这些,正在阅卷的老皇帝还不知晓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