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94重考,烂摊子谁接谁倒霉(书号:13650

594重考,烂摊子谁接谁倒霉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老皇帝将科考之事全权交给五皇,确实是生了让他安插人手、培植亲信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要五皇做得漂亮,将各方势力都平衡好,哪怕今年考的举全是五皇的人,老皇帝也可以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左右这些举还年轻,等到他们被重用时,他早已驾崩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看来事情似乎闹得挺大,而且好像只有他这个皇帝不知晓?

    老皇帝若有所思地看着五皇,可惜五皇正意气风发的告诉老皇帝,聚在贡院外的学们,在皇上的威严下是多么的听话,多么的配合,根本没有注意到老皇帝阴沉的脸色。

    秦寂言站在一旁,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不由得露出一抹玩味的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被人宠着长大,与独自长大的区别。前者眼只有自己,后者却必须察言观色,以免惹人不快。

    扬扬洒洒的说了一大堆后自夸与赞美皇帝的话,五皇最后总结道:“父皇,大秦在您的治理下海晏河清、百姓富足、安居乐业,绝不会有人不安好心的聚众闹事。”

    不管五皇个人能力如何,在说话方面五皇确实不错,话里话外都暗示,要是有人聚众闹事,那就是闹事之人有错。

    五皇这话说得极其讨巧,这也正是老皇帝喜欢听的话,老皇帝的脸色缓和了不少,眼见五皇就要逃过一劫,或者只接受一点小惩罚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太监模样的人匆匆走进来,一脸急色的在老皇帝心腹太监耳边耳语了几句,心腹太监脸色微变,快步上前在老皇帝身旁道:“皇上,贡院外坐满了学,那些学在贡院外背诗经里的《硕鼠》。”

    《硕鼠》说得是偷吃粮食的老鼠,可实际上是表达对**而无所作为、尸位素餐的统治者的愤恨,以及对清明政治和美好未来的向往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打他这个皇帝的脸,老皇帝怒火烧,压低声音道:“老五,你真得驱散了贡院外的学?”

    五皇虽不知发生了什么,可见老皇帝脸色不好看,当即跪下道:“回父皇的话,儿臣过去时,一干举已自觉散开,绝无人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皇帝摆明不信,“你说贡院外无人闹事,那么现在围坐在贡院门口,高诵《诗经》的人又是谁?”

    皇上声音不小,殿上参加殿试的学们吓了一跳,有胆小的甚至将笔落在地上,污了卷面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敢再写,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,除了少数几人外,其他皆是吓白了脸,没有一点仪态可言。

    在老皇帝眼,这就是上不了台面。脸色不由得又难看了三分,依着老皇帝的脾气,他这个时候就该叫停殿试,可是不行。

    三年一度的科考,不管私底下有多么肮脏,明面上都不能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寂言,”老皇帝张口,就点了秦寂言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秦寂言确实是能干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孙儿在。”秦寂言走了出来,脸上闪过一抹无奈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皇上肯定是叫他给五皇擦屁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老皇帝不仅让秦寂言带人去处理贡院外的事,还要秦寂言负责殿试的事。

    事情已到这个地步,老皇帝依旧不听、不看,执意要捂盖。而这绝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,做得好了天下举臭骂,做得不好老皇帝不高兴。

    五皇听到老皇帝将科考一事,全权交给秦寂言负责,心里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,总感觉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,可随后又是庆幸,庆幸有替死鬼出来。

    没错,老皇帝此举看似是对秦寂言的宠信,实则是推秦寂言出来背黑锅。

    可是,秦寂言就这么好说话,老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?

    明知是吃力不讨好还应下,那不叫能干,那叫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秦寂言二话不说,直接跪了下来:“皇爷爷,今年的科考一直由康大人主持,康大人是五叔的恩师,孙儿半途接手什么都不知,根本无从下手。而且孙儿越俎代庖,夺了五叔的差事同,未免有恃宠而娇夺五叔权柄的嫌疑,还请皇爷爷收加成命。”

    当着满殿的大臣和举的面,秦寂言直接点明此次科举与五皇的关系。如此一来,五皇就是想要洗清嫌疑也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五皇面色不渝却因心虚不敢吭声,老皇帝亦是皱起眉头,对秦寂言的反抗很是不喜,沉声呵道:“都是为大秦为事,哪来那么多你我之分,你这孩越大越发的脾气大了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将话说到这个份上,秦寂言还要再拒绝,那就是不识抬举,可要秦寂言轻易接下这个烂摊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爷爷执意要孙儿处理科考后续一事,还请皇爷爷准孙儿先做一件事。”秦寂言笔直地跪在殿前,丝毫不受老皇帝的怒火影响。

    即使是跪下,依旧骄傲到让人不敢轻视,身旁的五皇在他的衬托下暗淡无关。

    想要马儿跑,就得先给马儿吃草,老皇帝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孙儿请皇爷爷准许,让今日参加殿试的举们,重新考一次策论。”秦寂言声音不大,可这话的内容却令人震惊不已,满殿半数以上的学脸色惨白,身发抖,还有一小部分则是一脸冷笑。

    主考官康大人与五皇更是吓得全身瘫软,康大人更是不顾礼仪,扑倒在地,“皇上,不可,万万不可。科考哪国家大事,岂能儿戏。”

    五皇吓得差点失声,听到康大人的话这才冷静下来,义正言词的道:“父皇,康大人说得没有错,科考乃是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大事,在场的举未来都是国之重臣。现在就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,叫他们重考岂不是羞辱他们,他们日后如何与同僚共事。寂言此举大大不妥,还请皇上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秦殿下一句戏言,便要举们重考,此举不仅仅是对举的不尊重,也是对我大秦科考制度的污辱,还请皇上三思。”

    康大人适时附和,与五皇一唱一和,直指秦寂言居心不良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