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93殿试,只有皇帝不知晓(书号:13650

593殿试,只有皇帝不知晓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五皇借科考安插心腹一点也没有错,那些个皇、王爷,哪个不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大秦选官就是三年一度的科考,如果不借这个机会安插人,就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五皇一口气安插几十人也没有错,只要不被人盯上,犯再大的错都不是错。五皇唯一的错就是被秦寂言盯上了,并且为五皇添了一把火,使得整个局面都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自那天,五皇与康大人开诚布公的谈过后,五皇与康大人都忐忑不安,两人战战兢兢的等待殿试的到来。

    没有让五皇与科大人失望,殿试那天出事了!

    殿试当日,榜上有名的举皆按规矩入宫,在大殿上考试。而那些没有举的学,则围坐在贡院门口。

    数千人,就这么坐在贡院门口,这些人也不闹事,更不喧哗,就这么坐着,自带干粮,一整天都不动一下。

    皇上收到消息时,殿试已经开始。面对学们无声的抗议,老皇帝第一反应不是认为他们有冤枉,而是觉得他们胆大妄为。

    在老皇帝眼,这是那群学挑衅他的权威,这是绝对不容许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五,带人将闹事的学全部驱逐,违抗者革除功名。”老皇帝当然知道五皇在科举动了手脚,可诚如五皇所说的那样,这是老皇帝默许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老皇帝不知,五皇胃口那么大。

    五皇深知这是一个苦差事,可今天科考与他有关,他根本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五皇有苦难言,带着大批御林军来到贡院外,可等他赶到贡院外时,贡院外早已没有人,数千名学一哄而散,要不是地上散乱了几片纸张,几乎没有人知道前一刻,这里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白跑一趟,虽然觉得晦气,可总比出事的好,总体来说,五皇还是很满意的,这一点充分说明,那些举不敢和国家叫板。

    五皇高悬的心终于落下,当即带人入宫复命。可他不知,他还没有踏入宫门,那群学又再次坐了回去,每个人一块地方,静坐在贡院门口,无声的诉说自己的委屈。

    大秦人地位颇高,平时也不阻止学谈论国家大事,要是以往发生这样的事,这群学们肯定要闹翻天,最后吃亏的还是闹事的学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皇帝,都不会喜欢不听话的臣,更不会重用这些对他的命令持反对和质疑的刺头。

    每次总有不少人,要为此付出一生,可这次不同。在众学眼,科考黑幕,他们受了委屈,可名满天下的封似锦,誉满江南的景炎公,比他们还要委屈,这两人都没有说什么,他们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在众学眼,封似锦与景炎就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榜样,他们学不到这两人十分,一二总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闹,他们不吵,可他们受了委屈,却也要让人知道。他们用一种消极却又不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的方法,将自己的委屈说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参加此次科考的举都觉得自己委屈,所有读书人都觉得封似锦受了委屈。可事实上,他们所有人受的委屈加起来,也比不焦向笛受得委屈。

    “明明我和封似锦一样都是受害者,为什么天底下的读书人,只为封似锦叫屈,就没有看到我的委屈呢?”

    “明明我的才学仅次于封似锦,为什么我落到百名,就没有人为我说一句话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老二的命运?可为什么被人指责欺世盗名,徒有虚名时,却有我的份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焦向笛真心觉得自己委屈死了,而最让他不爽的还是,他已经决定了罢考殿试,为什么他老爹还要逼他来考?

    一百多名的成绩,他殿试就是考得再好,也就是同进士,如夫人的命。用这个名次入朝,别说入阁当辅臣,就是能混上三品实权官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大秦的三品以上的官员,就没有同进士出生的。

    焦向笛憋了一肚的火来参加殿试,而当他看到殿试的题目时,他直接气笑了。

    今天殿试的题目,居然是论科考的公正性

    公正?

    科举考试真的有公正可言吗?

    世家名门弟,家藏书万千,一出生就有名师教导。寒门弟家徒四壁,连饭都吃不饱,纸笔都买不起,你确定有公平可言?

    每三年一度的科考,一甲还能见到寒门弟,二甲却极难有寒门弟冒头,科考真得有公平可言吗?

    论科考的不公平,焦向笛可以写出一大把,要说公平焦向笛还真想不出几条。不过有一条焦向笛认可,那就是科考是寒门弟入官场的唯一出路,要是没有科考,寒门弟这一辈就没有奔头。

    科考有种种不好,可有一条好。那就是它对读书人来说相对公平,人人都可以借科考入仕,虽然这种公平在许多眼看来,只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而今年,将他和封似锦这种世家弟打压,提起一大批的寒门学,确实也是一种“公正”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焦向笛的三观终于正了,心的郁气也少几分,提笔、蘸墨、落笔,思如同泉涌,扬扬洒洒就写下一大段。

    殿试上的位置,是按榜单名次排列的。封似锦还好,二十几名还在前面,焦向笛在百名开外,几乎坐在殿门口,只比那些坐在外面的人好些。

    封似锦和焦向笛毕竟是当朝首辅和次辅的儿。老皇帝对这两人也是有关注的,放眼寻了一圈,见到封似锦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,心里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老皇帝其实挺看好封似锦,只是排在封似锦前面那些人,章确实做的比封似锦,这一点无可争议。

    见到封似锦,不免又想到焦向笛,可老皇帝寻了一圈也没有见到焦向笛在哪,当即招来心腹太监,“焦大人的儿呢?”

    心腹太监早就料到会有此一问,指了指门口的位置,“皇上,焦公这次没有考好,在百余名外,这不,人就坐在殿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百余名外?”老皇帝顺势望去,可隔得太远,老皇帝隐约看到一个影,当即皱起眉头:“回头,将他的卷呈给朕阅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之前根本不知焦向笛的排名,他也只看了排在前面的几人,听到焦向笛排在百余名外,老皇帝的脸色当即有些不对了:今年的科考,是不是太“公正”了一些?

    正好,这个时候五皇意气风发的进宫复命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真心要面壁思过,还是要提前一天写好才行呀。唉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