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90排名,打压封家(书号:13650

590排名,打压封家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君亦安与顾千城在贡院的交锋,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。这个时候,京城上下,不管是达官贵人,还是贩夫走卒,他们关注的重点都是科考的结果。

    没有让众人等太久,半个月后红报准时贴出,只是……

    科考的名次,让许多人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第一名是什么人?这名字听也没有听过?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也不是封公,这怎么可能,封公居然不了在前三甲。”

    “封公今年是不是没有参加科考,前十都没有封公,凭封公的才华,怎么可能连前十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封公参加了,不仅封公参加了今年科考,就是江南的景炎,焦家的公也参加了今年的科考。这三人可是有望摘得头名的,怎么连前十也排不上,不会是考场失利吧?”

    “没道理三个人同时失利。这三人的才学自是不用说,进不了前三也能进前十,真是怪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挤在红榜上,不是为了看自己的名次,而是在寻找封似锦、景炎和焦向笛的名次。在他们看来,这三人稳摘前三,可现在的情况却是前十都没有他们。

    一路往下找,有零星几个考生大喊:“了,我了,我了十八名。”

    “头名,头名,我家公了头名。”

    头名?什么人了头名?

    有人听到声音看过去,却只看到一个急行的身影,那身影和榜单上的名字一样,怎么看怎么陌生。

    一群无名小生了前三,名满京都与名满江南的才,却连前二十也排不上,今年的科考可真是稀奇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,二十一名,我了二十一名。”

    看到二十几名后,终于听到有人大喊:“是封公,是封公。二十四名,封家大公了二十四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二十四名?这怎么可能,绝对有假。凭封公的才华,就算不是榜首,那也是前三。二十四名?哼……你们看看,排在封公前面的都是一群什么人。”一青衣学,气愤的指着红榜,“第一名的陈星海,国舅的孙,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的齐茂,江南富商之,家财万贯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的万永达,好像是英勇侯的孙,一个由武转的家族,也能都出前三的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第二十名,更是名不见经传,家里除了有银外,还真不知道他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路数落下来,对封似锦前面二十三名学的来历背景,如数家珍,一个也没有说错,引得众学连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齐茂我见过,他出手阔绰,刚到京城就与不少世家弟来往,才学没有几两,本事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第五名的李东我也见过,虽有几分才识,可一手章绝对称不上锦绣章,另说考前五,能考都是幸事。”

    一群学围在榜单前大声嚷嚷,而之前那个将前面二十几名来历一一点明的男,早就趁乱溜进人群,身上的书生袍一脱,露出精瘦却健壮的身材,如同一尾鱼,哧溜一声就消失不见,跟踪他的人瞬间就被甩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景公的名字,第八十名。天啊,这怎么可能,景公可是和封公一样的人物,一路夺魁,怎么可能排在八十多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们看,焦家的公。虽说才学比不上封公与景公,可却远在我们这些人之上。小不才,考了一百二十八名,可排名却在焦公之上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是呀,这怎么可能?!

    封大人与焦大人在科考结束当天,就让封似锦与焦向笛默写了他们科考的试卷,封大人看到试卷后,第一反应就是:榜首非似锦莫属。

    不是他夸自己的儿,而是封似锦的章,确实当得起榜首之名。

    焦大人看到焦向笛的章后,一颗心也是安到了肚里,“看这次不压下封家那个死老头。”

    封、焦两位大人信心满满,可不想红榜出来确成了这个样,这简真是……

    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科考有黑暗的一面存在,可却没有想到今年主考的人,居然敢黑得这么明目张胆,甚至黑到他们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名次是小,面是大。封、焦两位大人快要气疯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两位大人真正是冤枉了主考官。主考官比他们还要头痛,他真得没有想到封似锦与焦向笛的名次会这么靠后。

    考卷是糊名的,而且还由专人眷写过,他看卷时虽然能猜出自己人的卷,却不知封似锦与焦向笛的试卷。

    当红榜出来后,他还找来的排在封似锦前面二十几人的考卷看过,发现他们的策论确实写得好。

    他事先还提过将封似锦点为榜首,焦向笛点为第四。可他也不能一手遮天,他的副手与他不对付,坚决不同意,执意按他们事先定好的名次发榜。

    两位大人吵了半天,最后此事还是由皇让定夺的。皇上看过前面十几人的考卷,心里对此事科考的成绩非常满意,至于封似锦与焦向笛的名次?

    科考是为大秦选人才,不能因为他们出身名门,就要前面的人给他们让路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,总之榜单就这么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大人和焦大人心里很明白,科考榜单能发出来,必是经过皇上同意的,而皇上的举动让他们心寒。

    “我不反对皇上扶持寒门弟,可借机踩似锦,未免太过了。”封大人气得饭都吃不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封似锦是受封家牵连了,老皇帝这是有意打压封家,这才压了封似锦的名次。

    “第一名与第二十四有什么区别?科考不过是入官场跳板。多少状元、榜眼埋没在历史洪流。”封老爷不为所动,似乎早就猜到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要是排在似锦前面的人,是真得有真才实学还好,可那些人……简直不堪入目。”封大人的好教养,这个时候完全全排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封老爷叹了口气,“你呀……就是太在意旁人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旁人怎么说我,我可以不在意,可他们说得是似锦,我真得忍不住。”精心教养的儿,才名满天下的儿,却被一群有手好闲的纨绔弟踩在脚下,封大人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最近朝廷上,多少人明里暗里借机讽刺他,说他儿是个草包,才学全是捧出来,根本没有真材实料,这不科考一过就露了馅。

    封大人气得想要杀人,可他不能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今天凌晨四点多钟才睡,八点又爬起来写,三更奉上,我要去补眠了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