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87出手,科考舞弊案(书号:13650

587出手,科考舞弊案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在城门口闹事的湘北学,是因为失了户籍无法进城,这才冒险陷害守城官兵,只为借机进城,看看能不能寻到机会证明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科考三年一次,错过这一次他们就要再等三年,会冒险也在情理之。言倾虽然不耻他们的手段,可也没有为难他们,只是禀公办理,可在查证他们身份的过程,言倾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群学所说的身份,贡院那边已有人报名,并且通过了审查。

    发现这个问题后,言倾立刻将人控制起来,正想着要如何解决此事,就撞到了秦寂言。此事对言倾来说是麻烦,可对秦寂言来说却是一把利器,一把直指五皇及其先生的利器。

    秦寂言查证后,让人给言倾带了一句话:“本王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虽然,没有言倾帮忙,他同样可以借科考之事,朝五皇一党发难,可有言倾提供的这个线索,秦寂言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扇门的案经过这段时间的清理,已解决了大半,科考之事又有了眉目,秦寂言终于从繁杂的事务脱身,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,唯一美不足的就是在他被君亦安缠上了。

    君亦安是药王谷的大小姐,又有老皇帝的口谕,秦寂言可以避而不见却不能弄死她,为了躲避君亦安,秦寂言几乎不怎么回秦王府。

    此事闹得颇凶,却只当一则风流韵事来看,老皇帝当众打趣过秦寂言,焦向笛这个准考生,亦在百忙之抽空写信给秦寂言,表达对秦寂言的羡慕。

    好吧,羡慕是假,嘲讽是真。

    只是,满京城的人都以为秦王殿下,是被君亦安缠怕了不敢回王府,可只有顾千城知道,君亦安什么的秦殿下根本没有放在眼里,秦殿下不过是借机,光明正大的躲在她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一连住了七八天,顾千城真得烦了。

    每晚被秦寂言折腾的气喘吁吁,可每晚都……断。

    简直是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姓君的什么时候不缠本王,本王就回去。”闺房之乐却无法尽兴,秦寂言也不好受,可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抱着顾千城睡,总比一个人孤枕难眠的好。

    顾千城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“君亦安是为黄金果而来,你就不能给她露点消息,让她赶紧走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她在京城,更好吗?”没有君亦安,他哪能光明正大的不回王府。

    “不好,药王谷的人不是吃素的。”顾千城虽然没有和君亦安打交道,可却知道君亦安最近在查她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预感,她和秦寂言的事很有可能就要曝光了,到时候没有足够势力的她,要如何面对皇上的刁难?

    真是一件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秦寂言知道顾千城在担心什么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君亦安不会离开京城,季诺正在外面找黄金果的下落,她在京城是为了转移旁人的视线。”药王谷隐世百年,突然冒出来,要没有一个足够吸引人眼球的人物暴露在太阳下,很容易让人查到药王谷真正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顾千城心里也清楚,她不过是抱怨两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时辰不早了,我们该歇息了。”秦寂言轻笑一声,从矮榻上起来,走到顾千城身边,为他卸掉头发上的珠钗……

    科考在即,不管是周王还是赵王都很忙,忙着通过科考安插自己的人手。这么一来,他们关注秦寂言的时间就更少了,再加上秦寂言最近又和以往一样,不插手政务亦不安插人手,除了见贤隐居士外,就再也没有见外人,赵王和周王渐渐心安。

    每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是大秦读书人的大事。十年寒窗苦读,只为今朝金榜提名,衣锦还乡。

    科考前三天京城挤满了人,客栈、破庙到处都是赶考的学。这些学有趁最后几天埋头苦读的,也有趁此机会到处参加宴会,希望能以此扬名,被达官贵人招揽。

    只会埋头苦读,不与人交际的学必然会失去一些机会。而那些与各地人结交,到处参加宴会的人,消息自然灵通的很。

    考前三天,学私下流传一本名门科考试题的东西。当然,能知道科考试题存在的学,无一不是巨富之家。这些学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家有银但在官场上没有人脉,学识也不够扎实,为了举有不少人铤而走险砸巨资买下。

    卖试题的人神出鬼没,除非他亲自找上门,不然旁人绝对找不到。而买了试题的人心窃喜,却不敢表露出来,甚至连做梦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泄题一事就被瞒得极好。

    开考前一天,暗卫完成秦寂言的交待,回来复命:“王爷,试题卖出一百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加上五皇那边泄露的试题,拥有试题的人超过一百五十人,而科举考试只取三百余人,有一半以上舞弊,皇上就是想捂也捂不住。

    没错,科考的试题就是从五皇手流传出来的。说来五皇也是个心大的,居然一口气就想捧五十余人出来,要知道周王与赵王也不过是安插三五人,再多了就不敢。

    五皇还真当老皇帝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五皇虽然做得隐蔽,可他手上的人也就是这两年培养出来的,行事难免有所不足。封、焦两家根深枝茂,家嫡长又要参加此次科考,两家对科考一事非常关注,京城的动静两家早就发现了,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,他们不能说,他们只能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唉,早知会乱成这样,就不该让你多拖三年,十五岁摘夺魁首又怎样,我封家的孩还怕人捧杀了不成。”封大人颇为忧愁,为封似锦担忧。

    要是科考暴出丑闻,此次参加科考的学名声难免会受损。

    “爹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。”封似锦没有半点考前的紧张与不安,反过来安慰封大人。

    同样的对话也出现在焦家,焦大人看着消瘦的焦向笛,心里那叫一个后悔,“早知如此,就不该让你等封似锦,早早的考,或者晚三年考,也免得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焦向笛翻了个白眼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”

    害他为了这次科考,大半年都没有出门。还要承受再次被封似锦踩在下面的压力,简直……

    丧心病狂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