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86户籍,科举舞弊案前序(书号:13650

586户籍,科举舞弊案前序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纵马出城,是为寻贤隐居士。

    科考在即,秦寂言名面上不好做什么,可私底下却是可以活动的,贤隐居士是个不错的人选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看到秦寂言奉上的重礼,忍不住叹气:“每次看到你,我都有不详的预感。”礼物越重,事情越重。

    “原来居士不欢迎本王,本王还以为居士在期盼本王的到来。”秦寂言并不将贤隐居士的话放在心上,随意寻个位置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只看一眼,就知道自己无法拒绝秦寂言的重礼,也不与秦寂言拐弯抹角,直接问道:“说吧,你这次又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贤隐居士想太多了,本王并不想做什么。”秦寂言随手端起小僮奉上的茶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不是第一次和秦寂言打交道,他很清楚秦寂言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,更不会没事的时候送重礼,不过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不说,贤隐居士也没有撞上去的打算,左右秦寂言送来的古籍甚合他心,他就坐在这里看一下午又何妨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是真正爱书之人,刚开始只想晾一晾秦寂言了,等他主动说出来意,可看着看着就入了迷,等到他反应过来时,秦寂言早已不在了。

    送了重礼却没有要求回报,要换作旁人一定会高兴,可贤隐居士却高兴不起来,他太清楚秦寂言的为人,没有得到秦寂言的话,这礼他收得烫手,可要他退回去,他又实在不舍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轻叹了口气,贤隐居士自我安慰道:“左右都是一条船上的人,秦王应该不会坑死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并没有在贤隐居士那坐太久,不过半个时辰他便折回城内,途经城门看到言倾不在,秦寂言停下来问了一句,得知言倾去了衙门,说是湘北学横死案,似乎有其他的进展。

    秦寂言对言倾的事并不感兴趣,并不打算管此事,可刚打马进城就遇到了扇门的人,“王爷,江家表少爷找到了,与他一起的还有江家村里长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……”正想说你们看着办,暗卫便悄悄上前,附在秦寂言的耳边道:“王爷,药王谷的大小姐,此时正在王府等您。扇门也有药王谷的人盯着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眼飞快地闪过一抹厌恶,毫不犹豫的道:“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秦殿下绝不承认,他是要躲那个女人,他只是不想见到那个女人罢了。

    江家表少爷与里长的女儿都不是什么硬茬,官府只是刚动刑,两人就什么都招来,也承认他们杀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原来,江家三少爷与里长的女儿有婚约。可里长的女儿却与江家表少爷相恋,偏偏这两人是私底下的事,并没有告诉家长辈。

    江家和里长家早就商量好了,只等江家三少爷回来,就给两个孩把婚事办了,里长家也应下了。

    江家表少爷和里长女儿动了私奔的念头,两人计划在江三少爷回来的那一天,给江家人下药,然后他们两个就跑。

    计划很好,可在实施的过程出了意外。江家最小的孩因为贪吃坏了肚,桌上的饭菜都不能吃,是单独做的吃食,也就没有迷药。

    江家表少爷与里长女儿私奔时,就被这孩撞见,那孩见状忙挡住里长女儿,还扯着嗓大喊,里长女儿一慌,顺手摸起剪刀,就将人杀了。

    杀了人,官府一定会追究。江家表少爷与里长女儿害怕坐牢,两人一合计便想了一个大胆的法,那就是把江家人全杀了,然后江家表少爷也装死混在里面,等到官差检查完就由里长女儿,偷偷将其偷出来,这样两人就能双宿双栖。

    江家表少爷对江家本身就有恨,觉得是因为江家,他才没有办法继续念书,又认为他寄人篱下,所以才会被江家三少爷抢走心上人,对灭江家满门,这位表少爷一点也不觉得愧疚。

    当然,凭江家表少爷和里长女儿,还不至于能买通官差与仵作,这里面还有里长的手笔。要不是里长帮忙买通官爷,江家表少爷也不可能顺得脱身。

    这宗案并不复杂,可秦寂言听完后却是一脸凝重,“去,派人查查这宗案,是怎么送到扇门的。”

    这宗案不过是普通的杀人管,官府就算查不到,也不至于会将这样的案送到扇门。秦王殿下觉得此事有蹊跷。

    案听完,秦寂言也不在衙门呆着,他总不能因为一个女人,就吓得不敢回家。只是在回去时,正好遇到同出衙门出来的言倾。

    “参见秦王殿下。”这一次言倾学乖了,并没有跪下,而是双手抱拳。

    他要看不出秦王故意整他,那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顾千城不在,秦寂言也没有必要针对言倾,随口问道:“案审理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审完。死者本身就有病,得了旁人许诺的好处,用自己的命换同窗进城的机会。”言倾高度简洁,摆明不愿意与秦寂言多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言将军是冤枉的了?”秦寂言对这宗案不管兴趣,只是想到顾千城会想听,才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绝不给言倾接近顾千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末将没有杀人。”言倾低头,想了想又道:“王爷,湘北这群学非常蹊跷,王爷要是感兴趣的话,可以查一查,也许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秦寂言应了一声,轻轻点头道:“言将军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言倾没有接话,而且不着边际的说了一句:“王爷,科考过后,我会离京。”

    这话完全摸不着头脑,可他们两人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言将军辛苦了。”秦寂言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收到言倾提供的情报,秦寂言也不急着回府,让人将湘北几个学盯住,同时派人去查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许是言倾留了线索,暗卫很快就查到消息,而这个消息对秦寂言大大的有利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写到两点多,我好累。好吧,我无耻的说一声,和朋友聊天聊晚了,然后我今天跑上海,我争取午在车上再更一章,大家表鄙视我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