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80谈情,第十九个人(书号:13650

580谈情,第十九个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江南盐商一事,秦王虽然什么也没有做,可所有人都当是他做的,所以最近盯着他的人实在不少,尤其是以周王为最。

    江南一直是周王的地盘,这些年赵王与荣王都默契的不去插手,就如同周王不会将手伸到赵王的地盘一般。现在秦寂言横插一脚,周王简直就是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该死。老五那个白痴除了会卖宠,他还会做什么?盐商的份到了顾家手里,居然让寂言那个小抢走了,真正是白长了一颗脑袋。”和秦寂言相比,周王宁可江南的份落到五皇手里。

    五皇这两年虽然成长了不少,可和秦寂言一比还是嫩的很,五皇现在缺银缺得紧,只要给银就能堵住五皇的嘴,可秦寂言不一样,斗了这么多年,周王无比清楚,秦寂言这个人绝不是银可以堵住的,哪怕他再缺钱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派人紧盯秦王,如有异动立刻禀报。”周王不断下令,几乎把秦寂言当成了死敌。

    赵王稍稍比周王好一点,可也担心秦寂言对他出手。这些年都是他们朝秦寂言出手,秦寂言最多反击。这一次,秦寂言突然出手,赵王和周王哪个不慌。

    拿到盐商份,秦寂言算是插进了周王的势力范围内。赵王现在就担心,秦寂言下一个要动手的对象是他,打他在西北那块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让人盯紧秦王,一旦秦王有动作立刻禀报。另外,让西北那一块的人给我收敛起来,没事别往京城走。”赵王更谨慎,他现在只要熬就成,并不需要扩大势力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叮嘱世。想要坐稳世之位,就给我安分些,别去招惹顾家。更不要和那什么君亦安走近。”赵王听到一些消息,虽然不一定是真的,可防患于未来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皆采取紧迫盯人的举动,虽然做得隐秘,可却不是无所察,秦寂言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。为了不让两位王叔发现什么,秦寂言只能停下针对科考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做什么?”顾千城收到消息后,便主动找到秦寂言。

    她在扇门虽然没有挂职,可上至皇上,下至扇门守门的大叔,都知道她是扇门的编外人员,所以她来扇门找秦寂言,旁人并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“不用,此事不急。”秦寂言放下看到一半的案卷,示意顾千城到他身边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白了他一眼,并没有动,“离科考还有十天,你确定你安排的过来?”秦寂言手上案卷,可不是一般的多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这是要打算用公务缠住秦寂言吗?

    “所以我改变了策略,没打算换主考官。”要怪就怪五皇运气不好,发生江南盐商的事,害他被周王、赵王盯上,只能事后行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闹这么大,真得好吗?”顾千城面露担忧,不赞同的道:“皇上不会高兴看到这样的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皇上年纪越大,越是不喜欢出乱,有些事明摆在那里,他却不愿意去看,宁可捂盖、粉饰太平,假装处处祥和。

    “他不高兴的事多着呢,能事事都如他意。”秦寂言说得平静,可话的嘲讽之意,却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顾千城笑了笑没有接话,人家祖孙两人的事,他们自己可以说,她这个外人却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什么我能帮忙的,我先回去了。”老太爷的身最近越发的糟糕了,她不盯着不放心。

    老太爷这一次病情加重,外人看来是被五皇和顾家人气的,可顾千城很清楚,老太爷是因为她,病情才会加重,于情于理她都要多看着点。

    “才来就走吗?”秦寂言看着顾千城,眼闪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因为扇门的事,秦寂言这段时间几乎没有时间去找顾千城,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顾千城了,甚至顾家那一团乱麻,也知一二。

    顾千城也想秦寂言,只是……扇门并不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场合。

    “公务时间,有公务上的事我可以帮忙。”顾千城也干脆,虽然假借办公的名义留下来,稍显无耻了一些,可却是现阶段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秦寂言果然上道,立刻就抽了一卷案宗出来,递到顾千城面前。

    “有一起灭门杀人案。满门十八口全部被灭了,凶手不知。”秦寂言简单的说了一下案情,将案宗交给顾千城,就让她坐在自己对面看。“回头,我让人在房里再摆一张桌。”

    “扇门没有空房间吗?”顾千城并不急着翻开,而是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秦寂言耳根微红,却仍镇定的道:“你不是扇门的人,没有你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为你办事,你却说我不是你的人,真叫我伤心。”顾千城捂着心口,故作哀伤。由于动作太假太夸张,以至于自己都笑场了,秦寂言亦是乐得不行。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顾千城,“你不是扇门的人,是本王的人。”

    后面那五个字,声音极轻、极慢,明明人坐在对面,可顾千城却觉得这句话,就像是秦寂言在她耳边,对着她呢喃,红晕不受控制的爬上脸颊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顾千城不看秦寂言,而是低头看起案宗来。

    城外一姓江的地主,一家十八口,包括才三岁的孩,全部惨死,全部是一刀毙命,切断了动脉。

    死者死前一脸平静,没有狰狞亦没有挣扎。仵作检验结果是死者了迷药,在昏迷时被人杀害。

    这个判断基本正确,只是凶手找不到。

    江家虽是地主却是小富之家,家里没有下人,唯一的外人就是从小在江家长大的表少爷。

    捕快去调查过,那天是江家外出游学的三回来,一家人摆宴庆祝,酒席是江家两个媳妇和婆婆一起做的,不存在他们下毒的可能,因为她们自己连同她们的孩一起死了。

    那天江家很热闹,江家的邻居都记得清清楚楚,他们可以肯定没有外人去江家,而捕孔也没有在江家,看到外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凶手自己人,那会是谁?

    江家,还有第十个人吗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