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79将就,他不是良配(书号:13650

579将就,他不是良配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这世间能劳驾封家大公,又会让封家大公给顾千城送信的人不多,不用拆开信也知,这必是景炎写的信,只是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不能理解的是,景炎为何一再执着找她?

    她已经明显的表示出,不想与景炎深交,景炎为何还要缠上来呢?

    “因为秦王吗?”如果是这样的话,景炎直接去找秦王攀交情,也许比从她这里下手更快,她对景炎的防备,已经摆到了明面上。

    “真不明白,你到底要做什么。”顾千城摇了摇头,拆开信。

    如顾千城所预料的那般,景炎解释了去西胡的原因。理由是他要查十五年前的事,他收到一点消息,可惜还没来得及动手,就被秦王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景炎会想查十五年前的事,顾千城并不意外。景炎的义父怎么说也是先太的好兄弟,景炎查此事再正常不过,让顾千城意外的是,景炎对秦寂言的态度。

    按说,景炎的义父与先太是好兄弟。景炎就算与秦寂言成不了兄弟,可也不至于如此冷淡,甚至敌对。顾千城不相信,凭景炎的本事和封似锦的帮助,景炎会接近不了秦寂言?

    信,景炎特别说明,他对秦寂言没有任何期待,并不是借此给秦寂言传话。也就是说,他纯粹是解释给顾千城听,根本不想是想要通过顾千城,取得秦寂言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他怕是没有将秦王放在眼里。”露出这么大的马脚,景炎依旧不慌不忙,可见他绝对是有依仗的。

    除了西胡的事,景炎又说了即将科考的事,希望科举结束后,能找顾千城、封似锦小聚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这一句,顾千城会当作没有看到,她并不想与景炎走得太近,景炎太危险了,她总觉得景炎在玩火,而她一点也不想冒险,可是……

    景炎后面补了一句:就当是盐引那件事的谢礼。

    “是景炎?”顾千城手一紧,信纸被她揉成一团,可很快又松开了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刘盐商露出这么多马脚,难怪事情这么好查,不管什么证据随手就能找到,原来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是景炎在幕后相助!

    “我怎么忘了,他是江南景庄的庄主。景庄虽不做盐的生意,可却做海上生意。在江南能与周王手的富商相抗衡,能收买周王手底下的人,也只有景炎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来,刘盐商的事就好解释了。

    周王想利用刘盐商坑死顾家,断了五皇最大的金钱来源,结果……

    景炎在背后又玩了一手,将周王手上份,送到了秦寂言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赔礼?西胡那件事的赔礼?”顾千城大胆猜测,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个事,不然一切也太巧,只是……景炎也太小看秦王了。

    没有景炎的插手,秦寂言在江南一样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北齐孟家人,一个能将北齐摄政王玩死的家族,可不是什么吃素的人家。

    顾千城将信收了起来,准备回头给秦寂言看,至于景炎信所写,信不要给秦王看,顾千城相信这绝对是反话。

    封家,封似锦与景炎正在聊,顾千城看到信后的反应,景炎只道:“西胡的事千城可能会信五分。”虽然他编得合情合理,顾千城也没有证据,可这种事不需要证据,只需要怀疑就成。

    “最多三分,甚至一分也不信。”封似锦持反对意见,他试探过顾千城,知道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做什么?就这么让人怀疑?”景炎一脸郁闷,脸上有大病过后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做了,尾收得再干净也没用。”封似锦不知景炎的具体计划,可两人怎么说也是朋友,以己度人,封似锦多少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做,绝不是景炎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西胡的事,我真得被秦王坑惨了,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会花那么多的心思,让西胡皇帝相信我是大秦皇长孙。”景炎摇头叹息,怎么也想不明白,他到底哪里露出了破绽,引得秦王怀疑了。

    景炎要是知道,秦寂言纯粹是看景炎不顺眼,估计会郁闷坏了。

    封似锦见景炎情绪低落,旁的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安慰一句:“别想太多,也许秦王只是看你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可这安慰还不如不安慰,“换你,你信吗?”就因为看他不顺眼,便耗费人力、物力做局?这绝不是他们这种人想法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做什么事,没有目的。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封似锦回答的干脆,“而且你的解释只会引得秦王更怀疑你。你给千城的信,秦王一定会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千城真得会告诉秦王?”景王不是那么确定,顾千城不是蠢人,她应该明白这个时候与秦王走得太近,并不是什么聪明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吗?”不然,费心解释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,我只有五成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有十成。千城对秦王的感情不一般。”封似锦作为旁观者,他看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“秦王?他不是良配。”景炎皱眉,心里很不舒服,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,可他却失去了抢回来的资格。

    他义父曾要求他,如果千城与赵王世婚事出了问题。他就要上门提亲,娶顾千城为妻。

    他义父早早就看明白了,知晓赵王不会放任自己的世,娶一个没有任何助力的世妃,这桩婚事必然会出问题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婚事出现问题后,他也没有按义父的要求办。

    封似锦淡淡地扫了景炎一眼,眼睛半眯,苦笑道:“秦王不是良配,你就是良配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,可你是。”景炎猛地回神,直视封似锦,不容封似锦闪避,斩钉截铁:“你对她,动了心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封似锦没有否认,可也没有承认:“和秦王相比,我更不是良配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做到。”如果是封似锦,景炎相信他能够说出祝福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做不到,因为她……不会愿意。”封似锦垂眸,掩去眼的落寞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,知晓封家五年之约真相的顾千城,还会选择嫁入封家。

    那么骄傲的女,怎么会愿意将就一段,别有用心的婚约呢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