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77无赖,如愿解决(书号:13650

577无赖,如愿解决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江南那块的事周王虽然做的隐秘,可并不表示老皇帝一无所知。赵王和周王的势力分布,老皇帝一清二楚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清理。

    现在秦寂言将江南盐商的捅到老皇帝面前,老皇帝当然明白秦寂言的打算,而他也愿意配合。

    投靠大秦,或者说投靠秦寂言的北齐孟家人就在江南,秦寂言此时盯上江南盐商的事再正常不过,老皇帝也乐意让秦寂言在江南那块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之前,五皇摘了秦寂言的桃,老皇帝有心补偿秦寂言,同时也有意打破江南周王一家独大的事。知晓此事后,在朝堂连番施手段给周王压力,逼得周王不得不退让,将刘盐商手的盐引和海运生意,拱手送到秦寂言手里。

    当然,明面上这些都是刘盐商赔偿顾家的损失,可顾家损失的都是武氏留给顾千城的财产,刘盐商要赔的话,当然是赔到顾千城手里。

    顾家人不是没有打夺过来的主意,可顾大爷与顾二爷实是在怕了顾千城,再加上有顾老太爷在顾家坐镇,顾大爷与二爷实在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见刘盐商的案朝他们看不懂的风格审理时,顾大爷和顾二爷就知道,顾千城的手段,或者说顾千城身后的秦王殿下,手段之高超,绝不是他们可以企及的。

    是的,所有人,包括老皇帝在内,都认为顾家与刘盐商这场口水官司,还有赏花宴上的种种巧合,都是秦寂言的手笔。根本没有人认为,此事是顾千城一手策划的,他们只当顾千城是秦寂言手的棋,而这个黑锅,秦寂言背定了。

    是夜,忙碌了数天的顾千城与秦寂言,终于有机会碰面了,或者说秦寂言终于寻到机会,夜探闺房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此时已搬回顾家,她依旧住在自己原来的院,不过里面的人早已换成了秦寂言为她安排的属下。这么一来,无论是服侍还是安全上,都得到了保证。

    秦寂言进来时,顾千城正坐在矮榻上看书,眉眼间都是难得的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高兴?”秦寂言对顾千城只看书,而不看自己的行为,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他难道不比书好看吗?

    “看到一个有趣的故事。”顾千城展颜一笑,眉眼弯弯,眸里全是秦寂言的影。

    见到秦寂言过来,她当然是高兴的,只是表现得不明显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事这么有趣,我也看看。”秦寂言撩起衣袍就在顾千城身侧坐下,脑袋靠在她的肩头,看了一眼,发现顾千城看的是《史记》,便不敢兴趣的移开,视线正好落在顾千城的胸前……

    看着,好像大了!

    秦寂言绝不承认,自己心猿意马了,他只是太久没有见到顾千城了,一定是这样的!

    秦寂言的视线虽不灼热,可是……

    被人这么直勾勾的看着,除非顾千城是死人,不然怎么可能不知。

    白了秦寂言一眼,顾千城用脑袋撞了撞秦寂言的头,嘟囔的道:“看哪呢?”

    秦寂言依旧没有动,脑袋枕在顾千城的肩膀上,很认真的道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认真严肃的语气,让人忍不住笑场,顾千城随手将手放身侧一放,扭头对着秦寂言额头吹了口气,“吹吹痛痛就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哄小孩呢。”秦寂言脸上没有多少表情,可眼的笑意却泄露了他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小孩吗?”顾千城则过脸,唇正好对着秦寂言的耳朵,热气呵出,秦寂言只觉得身上突然燥热的厉害,想要离顾千城远远的,又想靠得更近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正常一点说话,别再挑拨我。”秦寂言最终还是舍不得离开,学着小雪貂在顾千城肩膀窝蹭了蹭,“我刚给你背了一个大黑锅,于情于理你也要对我客气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黑锅,说得好处不是你拿了一样。”顾千城别过脸,没再玩火。

    她知道秦寂言的自制力很高,可并不表示秦寂言不难受。

    “好处与危险同在,周王不会甘心。”秦寂言示意顾千城往矮榻里挪一挪,自己也脱了鞋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矮榻挤两个人,真得……挺挤的。顾千城被秦寂言挤到角落,只能紧紧贴着他。好在此时是初春,天气并不炎热,不然……两人这么一靠,指不定起什么火花。

    “还是抱着你舒服,今晚应该可以睡一个安稳觉。”秦寂言环住顾千城,合上眼,一脸满足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没睡好?”顾千城看着秦寂言眼下的青黑,心疼的道。

    “扇门一团乱麻,我们离开的小半年一宗案也没有,我们一回来案一个接一个,都是恶性杀人恶件,地方的官府说是办不下来,最近才递到京城,所以全部交到扇门。”秦寂言并无愤怒,只是言谈带着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手段这么直接、粗糙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可偏偏……这么办,符合规矩。

    “扇门接案的规矩要改一改,不能下面的人递什么案,什么时候递,你就接。咱们要弄一个章程出来,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。”手指轻捂秦寂言消瘦的脸颊,顺着脸颊的轮廓轻轻描绘着,动作轻揉,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心情。

    秦殿下轻嘤一声,便不再说话,抱着顾千城将脑袋枕在她身上,不多时就传来秦寂言沉稳有律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这就睡着了?”

    睡着的某人:“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这样睡会冷,我给你拿床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应了,却将人抱得更紧,根本不让顾千城动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顾千城试着轻唤一声,秦寂言亦应了一声,可人就是不动,甚至双腿直接压在顾千城身上,那样……挺无赖的。

    罢了,就这么睡吧。

    顾千城侧过脸,在秦寂言的额头烙下一个吻:“安心睡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江南的盐政,还是此次科举的主考官,都会按他们想要的办。

    合上眼,顾千城依偎在秦寂言身旁,很快就睡着了。而睡熟了的她不知,身旁早该睡着的人男人,此时却睁开眼,静静地看着她,眼是快要溢出来的深情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,让他心动变亦让他心软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