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73服软,我不嫁谁嫁(书号:13650

573服软,我不嫁谁嫁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交待好手底下的人,注意顾家上下尤其是五皇的行动后,顾千城避开所有人,来到老夫人的卧室。

    老夫人的四个心腹,桂枝被打晕了,现在还不知醒了没有。夏荷三人则被顾家大爷捆了起来,恐怕是要出来替老夫人背黑锅了。

    此时老夫人身边的虽是她常用的人,可到底不是心腹之人,顾千城进来后,只说了一句:“老夫人,我想和你谈谈私库,谈谈刘盐商的事。”老夫人便将下人呵退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此时已恢复了理智,只是受了大惊吓,再加上身上有些见不得人的痕迹,便装病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不过,在顾千城面前,老夫人就不用装了,自己撑着坐了起来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夫人仍旧心存侥幸,认为这一切都是巧合。

    顾千城拖了一把椅,坐在老夫人床边,背挺的笔直,双手合十交叠在身前,温柔的道:“老夫人,被人陷害的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,我不懂。”老夫人脸部瞬间扭曲,双手死死抓着被,竭力克制自己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不能承认,一旦承认她就毁了。

    清白了一辈,到年老来背负上失贞的罪名,她宁可死。

    顾千城浅笑盈盈,并不将老夫人的怒火放在心上,依旧是温柔的道:“我说什么老夫人心里明白,至于老夫人承不承认,那与我没有关系。我并没有打算将这件揭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想要装傻糊乱过去已是不可能。听到后半句,老夫人暗松了口气,紧绷的脸皮稍稍放松了几许,死死地盯着顾千城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你想太多了。我并不是因为你而隐瞒,我是看在祖父的份上,我不愿祖父临到老,还要背负妻……偷人的名声。”最后五个字,顾千城说得异常轻,可对老夫人来说,每个字都是尖刀,将她的理智割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老夫人再也克制不住,朝顾千城扑去:“贱人,贱人……你不许胡说。都是你,要不是你,我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早有防备,身形一闪,老夫人扑了一个空,“噗通”一声摔在地上,脑袋正好磕顾千城脚边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你可是我的长辈,这么大的礼,我受不起。”顾千城随意踏了一步,站在老夫人身侧,完全没有扶她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,你害我,你害我名声扫地,我不会放过你。我顾家绝不会有你这样的女,我要将你除名,我要将你出宗。连自己的亲祖母都算计,你简直不是人,你太恶毒了,我要让世人都知道你有多恶毒,你想嫁给秦王?做梦吧,我不会让你如愿的,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,你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,不管是皇家还是封家,都不会要你,都不会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老夫人撕心裂肺的吼着、喊着,顾千城却像是没有听到,静静地看着窗外,直到老夫人嗓哑了,累了,这才缓缓开口:

    “老夫人,你口口声声指责我害你。那姓刘的盐商可是我请来的?他身上的药可是我下的?私库的钥匙可是我给你的?私库的门可是我打开的?可是我将你推进私库的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砸下来,老夫人当即哑口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虎无害人心,人却有杀虎意。我从来没有想过与家里为敌,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好好的,哪怕千雪抢了我的婚事,我也只是将嫁妆要了回来,事后还与祖父商量着,要如何让她成为赵王世妃。家里,三叔在江南当官,父亲袭了爵,我想着过段时间,再给二叔在京里谋个职,一家努力向上,凭借自己的本事在京叫人高看一眼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千城说这到里,终于正眼看老夫人,“可是你们不放过我,一个个非要将我逼死不可。七夕宴上,我无端被顾贵妃罚跪,险些废了双腿;之后为了陷害我,顾贵妃不惜装病,甚至挖我母亲的坟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这一件件、一桩桩你可记得?看在你们是你家人的份上,我一忍再忍,一让再让。可我换来的是什么?是你们的步步紧逼,你们非要逼死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声音平静,却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悲凉。

    “我避走京城,再回来本想着为了顾家的颜面,大家维持表面的平和。可不想,我刚踏入京城,你们就设局害我,不仅要我娘留给我的嫁妆,还要我嫁给一个,年纪大到可以当我父亲的男人做继室。老夫人,你摸摸你的心,你不觉得羞愧吗?”

    “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顾家要倒了,你也没有好下场。你是顾家女,当然要听从顾家的安排,为家族牺牲。”父母之命,媒灼之言,老夫人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,顶多让顾千城嫁的那人恶心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听从顾家的安排?”顾千城嗤笑:“老夫人你是不是忘了,这桩婚事是怎么来的?要不是二叔和父亲心太大,钻了别人的局,怎么会有这么一桩婚事?二叔和父亲犯下这样大的错,你不怪他们,不思索着怎么解决,却只想牺牲我,你们心里有我吗?你们真的有把我当成顾家人吗?你们甚至不把我当成家人,又有什么资格,要我为你们牺牲?”

    “你姓顾,我们怎么没有……”老夫人开口,可对上顾千城黑漆漆,好似洞悉一切的眸,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从来没有把顾千城,当成顾家人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被顾千城抓到的把柄,老夫人知道自己不能和顾千城硬碰硬,咬咬牙,服软道:“千城,这件事是祖母做得不好,祖母知道错了。这桩婚事你放心,祖母给你做主,绝对不会让你嫁给那刘富商做继室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嫁,谁嫁?”顾千城垂眸,掩去眼的嘲讽。

    她已经看透了老夫人自私的性,而她的父亲与二叔,和老夫人如出一辙,完全就是老夫人教出来,根本没有学到老太爷一星半点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