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58我安,君亦安!(书号:13650

558我安,君亦安!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药王谷的君大姑娘,本就是冲着秦寂言来的,这一点老皇帝无比清楚,怎么可能任秦寂言离开。

    老皇帝摆了摆手,示意秦寂言坐下,“君姑娘不是外人,正好,你也认识一下君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人就在京城,秦寂言躲的了一次,躲不了一辈,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,惹得老皇帝不高兴。

    秦寂言坐下来,下着未完的棋局,顺便等所谓的君姑娘进来。

    哪怕收下对方送的长生果,秦寂言依旧对君姑娘没有好感,也没有兴趣,听到有脚步声传来,也没有回头的意思,甚至人走到跟前,给老皇帝和秦寂言见礼,秦寂言也没有正眼看什么君姑娘一眼,只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寂言是皇长孙,他就是待人冷淡,那人也只能受之,可是药王谷的大小姐不是普通人,见秦寂言态度傲慢,原本就冷傲的美人,此时脸上更是寒上三分,“秦王,你这是什么?看不起我吗?”

    声音冰冷而傲慢,与秦寂言淡漠、疏离、不食人间烟花不同,君姑娘的声音多了一份骄纵与狂妄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作为药王谷的大小姐,她有骄傲的本钱,也有骄纵的资格。没看到,老皇帝并没有不满吗?

    “看不起你又如何?”秦寂言依旧没在正眼看她,举起黑半天没有落,眉头紧皱,似在思考,而老皇帝并不干涉。

    “秦王殿下,是不是我有哪里没有做好,得罪了你?”君姑娘再次开口,这一次秦寂言没有理会她,而是认真的研究棋盘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输!

    君姑娘却不气馁,拱手致歉:“秦王殿下,我不知哪里得罪了你。不管如何,我在这里给你道个歉,还请秦王大人有大量,别与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十度鞠躬,起身时依旧等不到秦寂言的回答,君姑娘秀眉微蹙,面露不满,却又强压着怒气,“秦王殿下,我叫君亦安,是药王谷的大小姐,也是药王君不救的亲传弟,此次来大秦是带着药王谷的诚意而来。”所以,你也请拿出诚意来。

    君亦安。我安,君亦安!

    药王谷不是一般的张狂。

    秦寂言落下手的黑,嘲讽一笑,扭头,终于正眼看向君亦安,“君姑娘,你带着诚意来大秦,与本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没事滚远点儿,别说他现在是有主的人,就算没有也不屑招惹女人,千城更不喜欢他胡乱招惹女人,这什么药王谷大姑娘,滚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明显,君亦安提前在秦寂言面前挂号的行为,不仅没有为她加分,反倒让秦寂言厌恶三分。

    君亦安虽然冷傲,可气度却不错,至少秦寂言这么刻薄,她也没有生气,只道:“我来,就是为了秦王殿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秦寂言冷哼一声,继续苦恼手这颗要落哪里。

    君亦安心气急,可面前两个男人,一个是大秦皇帝,一个是大秦皇长孙,不管是哪一个她都罪不起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君亦安告诉自己要冷静,然后便什么也不说,站在一旁静静地等老皇帝和秦寂言下完这一局。

    秦寂言依旧无视,老皇帝眼却闪过一抹赞赏,落的速度快了几分,也比之前更凌厉,于是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很快就输了,这一局也结束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寂言,收拾棋。”老皇帝笑得开怀,扭头,就好像刚刚看到君亦安一样,吃惊的道:“咦,君姑娘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这话非常假,可是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敢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君亦安就是再不满也不能提,只道:“民女打扰了圣上与殿下的雅兴,还请圣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打扰,是朕招待不周。”老皇帝君亦安似乎很宽容,言词温和。

    秦寂言低头收拾自己的棋局,动作和以往一样不疾不徐,非常有规律,很容易就引人看得入迷。

    君亦安就是其之一,甚至老皇帝和她说了什么,她也没有听到,她的眼只有秦寂言专注捡棋的动作,待到君亦安回过神时,秦寂言已收拾好棋盘。

    起身,正好对上君亦安痴迷的眸,秦寂言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,转过身避开君亦安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有主的人,不能看别的女人,当然也不能让别的女人,打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态度一定要端正,不然千城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,秦寂言有心要躲,老皇帝却不肯成全,他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,而老皇帝很看好君亦安。

    药王谷的大小姐,娶到她就是娶到一座药山。

    “寂言,君姑娘难得来大秦,这段时间你带着君姑娘到处走走。”老皇帝开口,一般人是不能拒绝的,可秦寂言是谁?

    他是老皇帝最宠爱的皇长孙,怎么可能没有脾气。

    他要事事顺从老皇帝,反倒会叫老皇帝觉得秦寂言心虚,所以秦寂言毫不犹豫的利用自己的特权,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我刚回京,还有许多差事要办,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你那些差事都不急。”老皇帝暗暗瞪了秦寂言一眼,那模样真像一般人家的祖父,可老皇帝不是,永远都不会是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神女塔的案虽然查出真相,可有些事我们不能不查,事关江山社稷。”秦寂言无视,一板一眼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一天两天也办不好,你急什么。”老皇帝不满孙儿的不配合,不是帝王之怒,而是单纯的长辈的不满。

    秦寂言低头不语,拒绝的态度明显,老皇帝气极,可也不好强硬的说什么,好在君亦安也没有强求,只是说道:“我有些事想要请教秦殿下,不知秦殿下是否方便?”为了不让秦寂言拒绝,君亦安又补了一句:“不会耽误殿下太久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可饶是这样,秦寂言的回答,依旧是:“不方便!”

    “殿下,我不会耽误你太多的时间,是很重要的事,与你有关。”一再被拒绝,君亦安一脸难堪,可她刚刚对秦寂言升起一点喜欢,一时间尽是发不出脾气,只能贝齿咬唇,独自生闷气。

    心里暗恨秦寂言不识好人心,她肯私下找秦寂言,可是为了秦寂言好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