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57消疑,说明情况(书号:13650

557消疑,说明情况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带着长生果进宫,面见老皇帝的第一件事,便是将长生果奉上了,老皇帝收到长生果,果然十分高兴,连赞了秦寂言数声,甚至将其一枚赐给了秦寂言,而秦寂言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要拒绝了,老皇帝指不定认为他私底下吃了多少。

    献上长生果后,秦寂言便开始向老皇帝汇报正事。北齐的事情有目共睹,秦寂言没有隐瞒,将事情经过一一点明,只隐去了摄政王妃与季诺的事。

    当着朝臣的面,老皇帝又赞了秦寂言,言词尽是对秦寂言的看好,让众人很是不解,皇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皇上推出五皇,不是为了打压秦王殿下吗?怎么感觉秦王还是和以前一样受宠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?

    众巨糊涂了,皇上同时宠着两个,这让他们怎么站队呀?怎么争取从龙之功?怎么在新帝面前博信任呀?

    摔!

    众臣郁闷,老皇帝笑容满面,似乎看不到底下的暗潮汹涌。例行公事回报完后,老皇帝留秦寂言下来吃饭,五皇正想装作什么也不知的蹭饭,可还没有开口就听到老皇帝道:“我们祖孙许久没有见,今儿个就陪朕好好吃一顿,就我们祖孙二个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想打主意的妃、皇、皇孙们皆乖乖退散,非常有眼力劲的把空间留给,这对天下最尊贵的祖孙。

    秦寂言心里明白老皇帝此举是何意,人一走开,秦寂言便撩起衣袍,笔直跪下,“孙儿给皇爷爷请罪,请皇爷爷赎罪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一点也不惊讶,只道:“快起来,跪着像什么样,皇爷爷什么时候让你跪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老皇帝却没有一点着急的样,任秦寂言跪在那里,完全不向以往,秦寂言一跪下就会立刻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秦寂言知道老皇帝生气了,而且是非常不高兴,并没有顺势站起来,而是跪在原地,将这几个月在外的事情一一禀明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刚刚众位大人在,孙儿有许多话不方便说,请皇爷爷赎罪。”秦寂言轻轻叩了一个头,不等老皇帝叫起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老皇帝嘴角微抽,到底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秦寂言小时候,一直是被他抱在膝上教养的孩,秦寂言在老皇帝心的地位,是任何人也取代不了的。

    即使老皇帝最近对秦寂言很失望,甚至捧出五皇,可老皇帝依旧很在乎秦寂言,虽说和江山权力无法比,却比其他孩重要的多。

    秦寂言并不管老皇帝怎么想,一板一眼的道:“皇爷爷,我在城外遇到伏杀的事你是知道的,不过我并不是在山沟里养了两个月的伤,而是去了一趟西胡。”

    “去西胡?你去西胡做什么?”老皇帝听到秦寂言坦白,心里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秦寂言虽然在西胡闹得极大,可并没有传到大秦来,就算传过来了也与秦寂言无关,因为西胡人自己搞得乌龙,他们认错了大秦皇长孙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意外得知西胡有长生方,便想去寻来献给皇爷爷,却没有想到在西胡惹了一堆麻烦。”秦寂言低着头,像是在认错一般。“只是不能肯定消息是真是假,便不敢将事情告诉皇爷爷,便想自己去寻,要能找到最好,没有找到皇爷爷也不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长生方?你从哪听来的消息?”老皇帝的手有片刻的僵硬,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明显,老皇帝知道长生方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被人追杀,意外掉入深谷,得药王谷一外出弟相救,那人叫什么名字我并不知,偶然听到他提起长生丹和西胡三公主,便想去西胡为皇爷爷寻得长生方。”左右长不到证据,秦寂言一点也不怕谎言被拆穿。

    “你和药王谷倒是有缘。”老皇帝点了点头,算是认可了这件事,“长生方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在西胡查了,西胡根本没有什么长生方,西胡按长生方做出来的长生丹其实是巨毒。西胡三公主服食了,代价便是永远保持当时的样,每月承受噬骨的痛,孙儿知晓后便放弃寻找长生方。”秦寂言声音清冷,没有一丝起伏,可说出来就是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皇帝轻应一声,也不知满意与否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不管,继续往下说道:“另外,我在北齐还得了北齐摄政王妃,与季家大少季诺相助,所以事情才会这么顺利,刚刚在人前不便说,便隐瞒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季家大公人到是不错,至于北齐摄政王妃是什么人?”老皇帝知晓摄政王,却不知他的王妃是谁。

    “北齐孟家人,与太后有夺之仇。她帮我牵制摄政王,同时借死士助我清理北齐京官。”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说习惯了,秦寂言早就不去想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。

    “她的条件呢?”老皇帝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北齐的事,锦衣卫并没有去查,或者说查了,可许多事情却查不到,比如秦寂言与摄政王妃的交易,又比如季诺与秦寂言搭上的事。

    秦寂言能瞒得了北齐太后与皇帝,又怎么可能瞒不了老皇帝。秦寂言这个时候说给老皇帝听,不过是想让老皇帝看到他不藏私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帮她寻找失踪的小儿。她的小儿被摄政王用太后之调包,现下落不明。”秦寂言不等老皇帝问,又道:“孟家为助我,得罪了北齐皇帝与太后,也得罪北齐半数权贵,孙儿为了不让依附我大秦的人心寒,便做主安排他们在江南隐居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瞒不了,老皇帝要查就一定能查到。

    “江南,那个地方不错。”繁华的商业重地,却又不是政治心,盯人方便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老皇帝这才真正放下心的隔阂,起身走到一旁的棋台,“过来,陪朕下一局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眼飞快闪过一抹厌烦,却什么也没有说,起身在另一侧坐下,执黑先落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秦寂言渐露败势,而就在此时,太监进来通报:“皇上,药王谷的君姑娘求见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不用想也知,这什么君姑娘十有八,就是药王谷的大小姐,秦寂言不想见,便起身道:“皇爷爷,我去给皇奶奶请安。”

    他宁可与皇后虚以伪蛇,也不想见那个什么药王谷的大小姐,他讨厌自以为是的女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世事哪能尽如人意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因为腿伤最近都无法长时间工作,行走也不方便,只能成天躺在床上看电视和小说,再加上伤口痒得很,整晚困得要死却怎么也睡不着,这段时间精神状况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这几天,没有和大家说腿伤的情况,并不是高冷不说而是不知道怎么说,因为伤势恢复的情况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夏天,总会有出汗的情况,双腿烫伤到现在已经七天了,依旧一片红肿,还起水泡。昨天去医院,大夫说伤口一直有水干不了,有些地方都腐烂了,今天要将表面的死皮撕开治理,会很痛……心里挺害怕的。

    每天写两章,除了是不想辜负一直追的读者外,也是为了不让养伤的日太无聊,忙习惯的人突然闲下来,真得无法适应。

    写是乐趣,看是兴趣。我写出来的东西不可能让人人满意,我希望喜欢我的的人继续支持我,不喜欢的人请默默走开什么也不要说,不要为我浪费时间和流量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