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38怀疑,是巧合嘛(书号:13650

538怀疑,是巧合嘛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季诺一行人在石门后寻了半天依旧无果,甚至把老者和雪貂尸体都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之前我们进来,就发现这里有雪貂的踪迹,雪貂怕是被得到黄金果的人带走了,我们出去找,只要找到雪貂的主人,就能找到黄金果的下落。”粗犷大汉见季诺不高兴,小心地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如此。”季诺闭上双眼,掩去眼的愤怒与凶光。

    此时,秦寂言和顾千城已走到半山腰,顾千城走着走着突然一顿,“殿下,我想到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秦寂言站在原地,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季诺的人找到了石门,一定会进入药田,要是让他们发现雪貂的尸体,还有小东西的踪迹,他们顺着这条线索,就能找到我们。”换言之,她怀的小雪貂是条最大的线索。

    秦寂言一点也不惊慌,反倒笑道:“你现在才想到?”真得不是一般的迟钝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早就想到了不成?”早想到为什么不做准备?

    “不早,发现季诺在石门外,就想到了。”秦寂言笑着给出答案,差点没把顾千城气得吐血,“那么早想到,为什么不清理一下痕迹呢了”至少把小雪貂的存在清理干净,别让季诺怀疑到他们身上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雪貂太醒目,不管我们怎么清理,只要季诺看到你怀的小东西,就会知道我们到过那个地方。”秦寂言说得肯定,顾千城无法反驳,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看样,以后要尽量避免让小雪貂与季诺碰面。”有些危险还是不要去试的好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让季诺知道也无防,正好可以探一探,他到底是什么人。”秦寂言对季诺的身份,越发的好奇。

    季诺在西胡出现时,正是西胡允许外人进冰城的时候,而冰城的药草是用来配制长生方的,他们今天吃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也与长生方有关,恐怕就是黄金圣果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们的运气是有多好,居然一连吃了两种长生方的药材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秦寂言的猜测,见顾千城没有往这方面想,秦寂言也没有特意去提,左右就是一枚果,就算是黄金果又如何,他们已经吃到肚里去了,季诺还能杀了他们不成?

    谅他也没有那个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秦寂言和顾千城终于离开了雪峰,两人寻了一户农家暂住,而现身不到半个时辰,身后就出现一串监视的人。

    “行踪被发现了,也不知能不能安稳的睡一觉。”顾千城随手将小雪貂丢在坑上,小雪貂懒懒的翻个身,继续睡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安心睡。”有他在,总不会让千城睡不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千城也不再多想,起身准备往外走,却被秦寂言拉住了,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……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凝视彼此,眼带笑。

    半晌后,秦寂言伸手拂了拂顾千城脸颊旁的碎发,看着顾千城憔悴的小脸,眼闪过一抹心疼,“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顾千城轻轻一笑,随手就帮秦寂言解开身上的厚重的披风,动作自然,就好像做过千百遍一样。

    毛皮的皮风沾了雪,到了屋内不过片刻便凝成水,有些湿,需要好好晾一晾。顾千城没有陪秦寂言继续傻站,转身将衣服挂好,又借了主家的厨房,烧了一些吃的,还有一大锅水。

    “本想让你休息的,没想到还要让你干活。”秦寂言跟在顾千城身旁,却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这些活他不会,完全不知从哪里下手,只会越帮越忙。

    “你主外,我主内。”顾千城指了指屋顶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秦寂言虽然没有干活,可也不能闲不是吗?

    “好,我主外。”秦寂言再不多言,坐回屋内等顾千城给他打水洗脸、泡脚……

    折腾了一个时辰,顾千城是彻底的累了,打了个哈欠便准备休息一伙,“我先睡,稍后换你。”暗卫还在雪峰上,他们俩只能轮流值守。

    秦寂言就是铁打的也要休息。

    “你先睡,我自己会休息。”秦寂言拎起小雪貂,把热坑让给顾千城。

    开玩笑,小雪貂又不是他儿,凭什么可以让顾千城抱着睡,他还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呢。

    小雪貂差不多睡饱了,睡眼惺忪的睁开眼,见到自己在秦寂言怀里,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,自发的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。

    秦寂言见小家伙这么乖,也就没有把它丢远,抱着它靠坑头而坐。一来可以借此休息一下,二来也是离顾千城近,可是小家伙不是一个安分的,一清醒就开始闹腾,就好像身上长了虱一样扭来扭去,扭得秦寂言心烦不已。

    除了顾千城,秦殿下待谁都没耐心,见小雪貂闹来闹去,秦寂言索性将它丢地上,左右脏了擦一把就是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小身落地,秦寂言极有技巧,绝不会摔伤小雪貂,顶多在地上打了两滚。

    小雪貂胖乎乎的身在地上滚了三圈,这才停下来,只是……

    好讨厌,人家又四肢朝上,露出小肚皮了。

    小雪貂很努力,很努力的翻身,可就是翻不过来,独自那儿呼嗤……呼嗤的使力,秦寂言看了一眼,着实有些不忍,抬脚帮小雪貂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被解救的小雪貂在原地甩了甩头,将身上的灰尘甩掉后,忙跑到秦寂言脚边,挂在秦寂言的裤脚上撒娇。

    作为一只家养小宠物,小雪貂从出生自今就没有捕过食,它一向是等主人投喂,现在饿了自然是要找主人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对小雪貂虽有耐心,可实在比不上顾千城,他也从来没有照顾人,根本不会往小雪貂饿了方面想,一人一貂对峙半天,依旧处在谁也不懂谁的状态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在雪峰无功而返的季诺下山了,他下山的第一件事,就是联系北齐皇帝在支灵川的人马,寻问他们最近有谁在雪峰上出没过。

    与其坐在那里等雪貂出现,他宁可主动出击,被动等待从来都不是季诺会做的事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从北齐人口得到的答案,却让季诺忍不住皱眉。

    又是秦寂言!

    是巧合吗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