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33施恩,后继有人了(书号:13650

533施恩,后继有人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533施恩,后继有人了

    两人一貂总算沟通成功,顾千城和秦寂言虽不知小雪貂要干嘛,但看小雪貂每走两步,就要回头看看他们有没有跟上的认真样,两人果断的从了。

    小雪貂自认自己四支爪有优势,为了让身后两个人受点苦,小雪貂飞速往前,累得喘气也不休息,简直就是用生命在跑步。

    可它不知,就凭它的小短腿,跑七八步顾千城和秦寂言只需要走一步就够了。它就是把自己累死,也累不到顾千城和秦寂言。

    要是此时雪山有人,就会看到雪山上,有一男一女吃饱了撑着在雪山上散步,闲庭信步的样,就好像在逛自家花园。

    至于小雪貂?

    对不起,在一片白的世界,一般人真的看不到那一坨会移动的白团,要不是雪貂时不时就回头看两眼,顾千城和秦寂言也找不到雪貂的踪迹。

    雪山上纯白的大雪,是雪貂最好的保护色,这么多年来,北齐人别说捉雪貂了,就连雪貂的影也没有见过,由此可见顾千城与秦寂言的运气有多好。

    雪貂的速度实在太慢,两人一貂走了一个上午,还在原来那座雪峰,顾千城几次想要和雪貂沟通,由他们抱着雪貂,雪貂指路就成,可雪貂就是不同意,顾千城一抱起它,它就挣扎着往下跳。

    好吧,不能和傲娇的孩计较,顾千城只得跟在雪貂后面慢慢走,途两人一貂吃了一点东西,雪貂在顾千城怀里睡了一觉,补充了体力才继续往有走。

    简直是累死貂爷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和秦寂言也浪费了一天,错过了最佳离开时间。当然,这也不是没有好处,至少北齐人可以肯定秦寂言和顾千城就在支灵川附近,等着借机离开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也不能让秦王平安离开支灵川。”北齐人战意高昂,恨不得现在就把秦寂言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不管是皇上的人,还是太后的人,他们北齐都被秦寂言摆了一道,此仇不报枉为人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一直隐在雪峰,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雪上没有吃食,就算他带了吃的,还能吃一年半载不成?我们陪他耗,我就不信耗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这才一天的时间,北齐人一点也不着急,他们坚信秦寂言一定会撑不住主动现身,到时候没有重兵保护,秦寂言就是再厉害也跑不出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天,凤于谦带领的凤家军终于平安走出支灵川,当最后一个人走出来时,凤于谦紧绷的身总算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平安出来了。”凤于谦下马,身后的将士立刻停下,军师上前,状似无意的感慨的道:“秦王殿下为了我们,以身犯险,我们能平安走出支灵川,全是秦王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军师为了让秦殿下同意他找顾千城下棋,完全豁出去,没有原则的帮忙。

    “殿下还在北齐,也不知他能不能平安脱险。”凤于谦这话七分真,三分演。

    他与秦寂言似主从更似兄弟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要不是这次带队的人是他,秦寂言不会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一个不好,秦寂言真的会被北齐人围困在雪山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“殿下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能平安脱险,我们快快离开,别辜负了殿下一片好意。”军师随时不忘帮秦殿下施恩,好让凤家将上上下下都知道,秦殿下为了他们冒了多大的险。

    军师的声音不大,却足够身边几个将领听到,这些人听得不清不楚,夜晚扎营时便忍不住寻问一二。

    军师并不夸大其词,只将秦寂言特意出现在支灵川,引走北齐的注意力,使他们安全脱脸的事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军师虽然没有夸大也没有撒谎,可也隐瞒了不少事,比如秦殿下留在北齐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根本不想现在回大秦,在北齐还有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“殿下为了让我们平安离开,现在还在北齐?”几个副将听罢,眼睛酸酸的,心里堵堵的。

    自古以为,只有他们这些人为保护皇帝、皇以命相博,从来没有哪个天黄贵渭会为了让他们平安脱险,而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,真得与旁人不同。

    “是呀,也不知殿下什么时候能走出北齐。支灵川两旁全是埋伏,殿下可千万别走支灵川。”军师深谙说话之道,更懂得与这些当兵的说话,绝不说什么模棱两可的话,更不能说得太直白。

    总之,这说话有一个度,而军师一向掌控的极好。很快,围在军师身这的将士们,一个个红了眼眶,“这辈能遇到秦王这样的主,值了,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将军,秦王为了我们现在还在北齐走不了,我们一定要等秦王,不能就这么走了,要这么走了,我们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小将军,你们走,我留下来等秦王,可不能让秦王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将军,我带一队人去北齐救秦王,不能让秦王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秦王为救我们出事,我这辈都不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!

    喋血沙场的他们有私心也会为权利争斗,可他们也简单直接,不知道那些弯弯绕绕。他们懂得不多,可他们知道一点,那就是在秦王眼他们不是蝼蚁,不是可以随便丢出去牺牲畜生,秦王把他们当人看。

    军师原本只是想给秦王宣扬个好名声,可听到众将士你一言我一语,眼眶也忍不住红了。

    不管秦王是因为什么才以身犯险,可秦王拿自己作饵保住他们都是事实,这世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秦王这样的皇孙公。

    “就算秦王是作戏,可秦王至少肯做,至少肯拿自己的命做戏。”军师哽咽一声,抬头望着漆黑的天黑,喃喃自语:“殿下,殿下……你后继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那一句,军师说得含糊不清,可前面的话,军师身旁的人听到了,这些人见军师说秦王做戏,脾气爆的直接将手的碗给摔了,“军师,你这话说得太不厚道了,秦王怎么做戏了?这世间有拿自己命去做戏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的一声,粗瓷片摔了一地,有几块跳到脚背上,幸亏军靴够厚,只划过一道小口。

    “秦王是什么人,他可是皇长孙,先太唯一的儿,他的命可比我们这些人精贵多了,他至于拿自己的命做戏嘛。军师你这么说太不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得起秦王吗?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不断的挤兑军师,军师却是一句也不辩别,只是眼蓄满了泪,无神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当年,在军,太殿下的威信便如同今日秦王在凤家军心一样。军上下容不得旁人说太半句不好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好吧,继续手误,你们这群坏孩,我很乖,求表扬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