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22检验,用在秦寂言身上(书号:13650

522检验,用在秦寂言身上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面对共同的敌人,北齐太后和皇帝虽然没有停止争斗,可却默契的联手。

    北齐皇帝在百忙之,仍不忘给自己的人下命令,让他们多靠近秦寂言,言词挑衅一二,最好让激的秦寂言动手,借机查看秦寂言是否受伤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则给沿路的官员下命令,要求他们必须“隆重”热待秦寂言,最好在接待的过程弄出一二意外,借机探查秦寂言的伤势。

    秦寂言要是受了伤,他们必然要改变计划,对秦寂言一行穷追猛打,不给秦寂言养伤的机会。要是没有受伤,则按原计划在支灵川行动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的路非常热闹,北齐的士兵时不时挑衅,短短三天便与凤家将发生了十几斗殴,各有输赢,却没有激起秦寂言动手。

    “本王有那么幼稚吗?”秦寂言发现北齐人的目的后,一脸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他虽年轻,可早就过了热血好斗的年纪,北齐皇帝这招在他身上不好用。至于各地官员热情接待一事?

    连北齐太后和摄政王的面,秦寂言都敢拂,当地官员又算得了什么?面对秦王殿下的冷脸,这些人能热情起来吗?

    沿途,北齐官员的招待秦寂言照收,无事人一般走在人前。至于劝酒和美人?

    秦王殿下一律连理都不理会,美人送到眼前,一脚踹飞,那力道绝不像受伤的人;劝酒?秦殿下只喝自己想喝的酒,什么敬酒、罚酒通通不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大秦秦王油盐不进。”

    沿途的官员绞尽脑汁,途连什么刺客暗杀;身边的人不小心扑向秦殿下;大梁突然断了,屋倒塌这样的事都出了,可就是没有探查出秦殿下有没有没伤。

    秦殿下身手矫健,他们安排的人根本近不了秦王的身,怎么查?

    沿途的消息一一传到太后和皇帝的耳朵里,而此时他们之间的内斗也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摄政王临阵出状况,呼延千霆顺利攻入皇庭,带兵进城,保驾勤王,迎皇帝主政。成大帅的儿及时带兵赶到皇庭,为皇帝再添一助力。

    有兵马支持,皇帝底气更足。太后的人马虽然也陆续到了,可终是迟了一步,再加上脑疾反复发作,折磨的太后日不能寝,夜不能寐,做决策时经常会突然暴怒,惹得武百官甚是不满。

    主要,百官太后亲信人已没有几个,大部分都被秦寂言给杀了,朝上空荡荡的,太后的政令时常被敷衍,太后不得做出退步。

    皇帝主政名正言顺,在皇上和百官的逼迫下,太后不得不还政于帝,带着乌于稚退隐北园。

    太后退隐,皇庭的混乱也就告一段落,但所有人都知道,太后没有死心,因为太后退隐前,逼得皇上承认了乌于稚的身份,乌于稚成了太后与先皇的儿,成了皇上的皇兄。

    太后手上还有兵权,这些兵权是太后和乌于稚的保命符,也是他们翻身的资本,有兵权在手太后的地位依旧超然,皇帝不可能一棍将太后打死,只能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各地官员试探的结果,第一时间呈到皇上的案前,让北齐皇帝左右为难,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,而退隐北园的太后,手上有一份同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太后明面上退隐,实际上仍有操纵北齐国事的能力。她执掌北齐十五年,各地早已被她安插上心腹,要不是脑疾发作频繁,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手。

    “乌于稚,你来看看,这件事要怎么办。”太后开始拿这些事,训练乌于稚。

    “母后,让我去,这些人身份太低,根本近不了秦王的身,我去就不同。”乌于稚双眼跳动着火跃,显然是记起他被秦寂言当作人质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乌于稚,母后知道你的想法,可这些小事根不需要自己冒险,你要学会御下。”逞凶斗勇,从来不是主需要做的事,太后耐心的教导乌于稚,让他明白什么叫君。

    越和乌于稚相处,北齐太后越发恨摄政王妃,那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她教导出来的乌于稚面上沉稳、大气,行事有度,可一旦相处起来,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乌于稚自大、狂妄,凡是以自我为心,所有人都要听他的;行事浮夸、急躁,一旦遇到挫折,就会失了分寸,不肯定接受失败,总会为自己的失败找理由,将责任推到旁人身上,没有担当。

    面对太后的教导,乌于稚是恭敬的听着,实则是不以为然,根本没有把太后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在支灵川安排了人手,原计是到了那里再对秦寂言出手,可现在秦寂言受伤的消息不能确定,太后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打算提前动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时间拖得越久,给秦寂言养伤的时间就越多,而现在太后要做的,就是不给秦寂言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太后并没有自己动手,而是将消息不着痕迹的透给皇帝知晓,让皇帝沿途安排人截杀秦寂言,而支灵川的计划照旧。

    不管秦寂言有没有受伤,不给他喘息的时间总是没有错的,皇帝很满意这个计划,而此时季诺也让人做出了**包,呈上百余个给皇帝检验。

    皇上命人在空旷的地方,一口气点燃十余个,轰轰轰的爆炸声响起,虽然没有一举炸掉一座宫殿,可杀伤力却非常惊人,他们事先放在爆炸周围的稻草人,炸得连渣都不剩,地上也炸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好东西。”北齐皇帝很满意,当即让季诺加快速度,造出千把万个,“朕要让秦王自食恶果,朕就用他手下人造出来的武器,在北齐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北齐皇帝双目炯炯有神,此时的他已没有平日的病弱、阴冷,只有帝王的雄心与霸气。

    季诺见罢,不觉莞尔:皇上手握大权后,果然更有帝王风范,如果能一直保持下去,北齐的内乱恐怕还要很长时间,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季诺领命退下,转身关于北齐皇帝试制出**,并要将其用在秦寂言身上的消息,就送到了秦寂言手里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来晚了一点点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