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15失败,你就不怕……(书号:13650

515失败,你就不怕…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听到呼延千霆带兵攻城,太后就知此事与皇帝有关。在太后高效调度下,摄政王已带着京三万人马去城门口,准备阻拦呼延千霆带兵进军。

    禁卫统领则在太后的命令下,调兵守护皇宫,同时命心腹带五百人去“保护”皇帝,以免呼延千霆与皇帝汇合。

    太后的心腹兵分三路,一路带着昏迷不醒的乌于稚秘密离宫;一路去摄政王府将世带进宫;另一路则去追摄政王妃与孟家人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最后两条路可能无效,可太后仍不愿意放弃,她总是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太后的命令一一传达下去,宫人有序执行,所有的事情都按太后的步调有条不紊的进行,唯有……

    “人呢?国丈和几位大人怎么还没有来?”城外战火已起,太后在宫里都听到厮杀声,可几位议事的大臣却迟迟未到。

    “再去请,一定要把几位大人请来。”太后再次下令,宫人不明所以只得再次出宫,可惜他们注定请不到人。

    北齐皇帝给秦寂言的名单,就有太后点的几家人,而除了国丈北齐皇帝要亲自去收服外,其他人秦寂言已经先一步命人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户部尚书已死!”暗卫二回来复命,他的任务只是杀人户部尚书,尚书府其他人一个不动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能顺利潜入尚书府,又平安离开,多亏顾千城的**包。

    当然,尚书的内应要记首功。

    “兵部尚书已死。”暗卫三来复命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已死。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已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派去的刺客,一一回来复命,秦寂言对着手上的单,将已死之人的名字画掉,很快名单上的人就减少了一半,可排在第一名字却依旧干干净净的落在纸上,出去执行任务的暗一,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默默的收起名单,又开始安排新一轮任务,很快小屋里的人就一一出去,潜入黑夜之,执行接下来的任务。

    小屋是摄政王妃提供的,在今晚之前秦寂言还会防备摄政王妃和孟家人,然而现在他根本不用担心孟家人会反水,孟家人已经别无选择,现在最害怕他会死的人就是孟家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摄政王妃给秦寂言安排的小屋,就在皇宫边,是离皇宫最近的一排民居,隔着红墙绿瓦,还能听到宫内的骚动。

    也亏得秦寂言胆大,摄政王妃说出这个地方,他连问都没有问一句,那种掌控一切的自信,让摄政王妃有那么一瞬间的害怕,想到孟家对秦寂言无所图,这才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屋内烛火微弱,透着一股阴暗,冷冽的寒风从四周的缝隙灌进来,与皇宫大殿的温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;屋里的安静也与皇宫的喧闹截然不同,就好像是两个世界,可仅仅只隔一面墙,一条街。

    时间悄然流逝,屋内只有秦寂言一个人,他却半点不着急,手上拿着一本书,借着灯光慢慢的翻阅。

    “主,”不多时,便有人回来了,“任务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同样,将名单上的人物划掉,“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来人悄然离去,就如同来时一般。

    秦寂言手底下来的,已有不少人陆续完成了第二次暗杀工作,可呼延千霆的人却还没有攻进城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能怪呼延千霆,摄政王于政务上不行,可在颔兵作战上却是好手,更不用提他带的人马比呼延千霆还要多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任务完成了。”暗卫一一回来,相比其他人,暗卫的任务更难,所以他们完成的也慢一些,身上或多或少也带了些伤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拿出北齐皇帝列的名单,将已死之人一个个画去,共三十人,除了列在第一的那人外,其余人全部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一夜间在北齐皇庭斩杀近四十余位京官,说出去不是一般的可怕,可秦寂言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能做到这一步,固然有属下能干的原因,但更多的却是北齐皇帝行的方便,还有孟家提供的情报。

    内部的背叛,自己人出卖从来都是最可怕的,要不是北齐皇帝帮他叩开那些大臣的门,他的人又怎么能顺利潜入高门大宅,找到目标人。

    虽然,北齐皇帝想要的不是让他将人杀了,而是劝说或者控制,可他凭什么要听北齐皇帝的?

    没了这些官员办事,他倒要看看北齐会乱成什么样,北齐皇帝又能做到哪一步。

    嘴角微扬,秦寂言眼闪过一抹寒意。

    “千城说得没有错,孟家真的很不错。”来得正好是时候,省了他许多事。

    四个暗卫一直低着头,没有看到秦寂言的变化,只觉得屋内的温度骤然下然,身发寒,

    小心翼翼叫了一句:“殿下?”

    “嗯,一柱香后行动。”一柱香内暗一要是还没有回来,就表明暗一任务失败,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。”四个暗卫明了秦寂言的意思后,双手抱拳道。

    一柱香,不过是眨眼间的事,一柱香烧完,暗一仍旧没有回来,秦寂言没有多言,起身往外走,踏出门槛时将手的书往后一丢……

    “啪,”飞过来的书,正好将桌上那盏小小的油灯带倒,纸张遇火瞬间燃了起来,火势顺着火油蔓延,屋内很快就着了起来,可秦寂言与暗卫却没有回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望着矗立在黑暗的皇宫,秦寂言无声一笑:北齐皇帝此刻应该是在呼延家,只是不知太后会不会想到?

    想来是想不到的,不然外面就不会乱成这个样了。

    一行五人,如同幽灵一般穿梭在皇庭的街巷,很快就来到北齐兵马元帅的府上。

    帅府灯光通明,大门敞开,左右是排列而站的兵甲,从正门方向看去,还能看到被绑在刑架上的暗一。

    没错,暗一任务失败,落到北齐兵马元帅手,用来引秦寂言等人上门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秦寂言从暗处走出来,却被暗卫拉住,“殿下,不可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说话,而是回头,冰冷的眼神,落在扯住他衣摆的那只手上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