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11罚酒,摄政王想要的(书号:13650

511罚酒,摄政王想要的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答应北齐皇帝的事,当然会做,他要不出手北齐皇帝就一点胜算也滑,不是现在,这个时候动手,他是找死吗?

    他愿意和北齐皇帝做交易,却不会为了帮北齐皇帝坐稳皇位,而让自己陷于危险,他秦寂言还没有那么伟大。

    面对季诺的求见,秦寂言只有两个字: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不肯见,季诺也无法硬闯,好在秦寂言没有让季诺无法交待,在他离去前还特意让下人转告了一句,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朕是不是太心急了?”北齐皇帝一脸自嘲,在烛光下又多添了三份落寞。

    确实心急,只是这话皇上可以说,但季诺却不能应,季诺笑道:“皇上,你只是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季诺暗自摇头:他有些为北齐百姓担忧了,也不知这位坐稳江山后,会不会不管对错,一股脑的抹掉太后统治时留下来的政策,到时候苦的可就是百姓了。

    临近年关,就算秦寂言不打算回京过年,可却没有打算在北齐过年,至少也要回大秦边城与凤家军一起过新年。是以,在北齐接受安公是自己摔死的,不会再以为为由要大秦赔偿后,秦寂言便提出离开北齐一事。

    总算要走了。

    摄政王就差放鞭炮欢送了,急忙为秦寂言举动一个欢送的宴会,让秦寂言不利也得走。

    宴会上,北齐太后只在开场时,说了几句愿与大秦百世交好的话,便不再多言,至于皇帝?

    再一次病重无法出现,大局交由摄政王主持。

    摄政王也不客气,他这段时间在秦寂言手上吃了不少亏,现在机会来了他说什么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考虑到秦寂言还没有把乌于稚交出来,摄政王也做得相对委婉一些,他没有和上次一样大大咧咧的说什么,而是当着大秦来使的命,赞秦寂言龙姿凤章、天生不凡,比之先太有过之而无不及,大秦有秦寂言在一定会国富民强,秦寂言也会比先太更受百姓爱戴。

    明着是赞美,可实际上却是坑死秦寂言,要知道秦寂言现在只是皇长孙,并非皇太孙,是不是大秦未来的皇帝还难说。

    摄政王这般称赞,绝对是给秦寂言拉仇恨,话要传到大秦去了,指不定老皇帝、赵王和周王心里怎么想。

    一般人听到这话,怕是要诚慌诚恐,急急打断摄政王的话,再自污一番,可秦寂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一脸漠然,任摄政王说得唾沫飞溅也不抬个眉头。

    顾千城坐在一旁,无声一笑:北齐其实挺好玩的,她都要舍不得走了。

    摄政王说了半天,见秦寂言依旧不动如山,心里不免有些好气,端起酒杯就走到秦寂言面前,“秦王就要回大秦了,本王甚是不舍,待到秦王登基,本王定亲自朝贺。”说完,就举起酒递到秦寂言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摄政王还有所遮掩,这话就是赤果果的坑死秦寂言,说秦寂言觊觎帝位。

    本以为秦寂言会怒,或者拒绝这杯酒,却不想秦寂言只是看了摄政王一眼,却不开口。然而就在众人以为,秦寂言不会理会摄政王时,他又慢条斯礼的放在酒杯,挥退下人,亲自拎起酒壶不疾不徐倒了满满一杯。

    秦王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随着秦寂言的动作,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,眼睛随着秦寂言的举动而移动,就怕不小心漏看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,秦寂言端起酒杯,优雅起身,却不与摄政王碰杯,而是说道:“本王第一次见到这般劝酒的人,着实的是长见识了。不过嘴长在摄政王身上,摄政王要说什么本王拦不住,不知王爷可说尽幸了?

    “本王在赞你!”摄政王快气疯了,劝酒?当他是陪酒的吗?

    “是吗?没听出来,本王以为摄政王是在借本王说自己,摄政王要是登基称帝,只管告诉本王一声,本王虽不能亲至但一定会奉上厚礼一份。”秦寂言不轻不重的反击,而他的话一出口,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。”摄政王当即反驳,以证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秦寂言笑不语,只握着酒杯看着摄政王……

    今晚的宴会,是为了欢送秦寂言回大秦,在场的武大臣都是太后和摄政王的心腹,他们多少都明白,太后属意的皇帝不是摄政王而是摄政王的儿。

    秦王这样挑拨未来皇帝和皇帝亲父的关系,真得好吗?

    众大臣哀怨的看向秦寂言:秦王你真得太凶残了,这话说得轻松,可最后倒霉的却会是他们,没看到太后已经变脸了吗?

    而说出这话的秦殿下,却像是无事人一般,完全不管摄政王的脸色有多难看,一口饮尽杯酒,坐下去前还不忘提醒一句:“摄政王,你敬本王的酒,自己不喝吗?”

    摄政王端着酒杯站在那里,脸色微变,最终还是勉强一笑,无事人似的,将杯酒一饮而尽,“秦王殿下好心思,本王佩服。”一句话把他堵的左右为难,不敢再发难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过是随便说说,摄政王不必放在心上。就如同,摄政王的话本王不会放在心上一样。”秦寂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这一杯确实敬太后,“太后,本王喝多了,言词无状,罚酒一杯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一杯喝尽,也不等太后说知便坐了下去,太后不仅没有生气,反倒笑着大圆场,“秦王不必介怀,摄政王今天高兴,喝得有些多,酒桌上的话不过是玩笑罢了,谁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咬得特别重,顾千城看到摄政王及北齐的官员,以肉眼所见的速度一一坐正,就如同刚刚的闹剧没有发生一般,只是……

    事情真能如此吗?

    顾千城抬头,光明正大的看向摄政王,只见摄政王眼神复杂,周身都散着一股低压。

    不想当皇帝的摄政王,不是好摄政王。

    顾千城大约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,此时敢光明正大的打量摄政王的,也只有顾千城和太后了,顾千城纯粹是抱着好玩的心态,而太后……

    她就比较复杂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摄政王想要什么,只是摄政王想要的她能给却给不了,因为和男人相比,儿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太后暗暗握紧手的杯,似下了极大的决心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