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10家书,割舍不掉的情(书号:13650

510家书,割舍不掉的情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此事不仅仅是顾千城自己吓到了,就是秦寂言也很担心,一双锐眼如有实质,猛地招向孟家三叔,孟家三叔没有防备,对上秦寂言极具压迫性的眼神,险些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殿,殿下不必担心。”孟家三叔自认是见过世面的人物,此刻也不免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“无事?”秦寂言略略收回气势,孟家三叔暗自吐了口气,忙不迭的点头:“殿下和姑娘放心,那些干尸都死了二十几年,蛊虫没有活人血肉养着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蛊虫早死了,吓死我了。”顾千城承认,对无知的事物她做不到无畏,她只会更害怕。

    孟三叔笑了一声没有接话,他现在是看明白了,那位顾姑娘对秦王来说很不一般,日后去了大秦,他们孟家可不能得罪这两人。

    蛊虫的事虽然说明白了,可还不够,秦寂言再次问道:“北齐在哪些人身上了蛊虫,为何止计划?”

    就算当初恭远亲王发现了,可也被北齐人灭口了,北齐要继续此事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据说那批蛊虫还没来得及用,养蛊虫的地方就被一群神秘人毁了,说是不许用蛊虫害人。同时,神秘人在北齐一连杀了皇室数人,以震慑北齐,并放言要是北齐皇帝再用蛊虫害人,便灭了北齐皇室。”孟三叔说完又补了一句:“这事是真是假我也不敢肯定,不过那年北齐皇定一连死了三位王爷、五位皇、两位世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的人是谁?”秦寂言不相信是大秦或者西胡人,要是这两国知晓此事,绝不会轻易放过北齐,毕竟此事事关重大。

    “知晓内情的人只有先皇,外人一概不知。”孟三叔说完,想到秦寂言的身份,又多说了一句:“据说,十五年前先皇想再次用蛊虫,不想却横死在宫,成年的皇无一幸免,只留下当今圣上。”

    又是十五年前。

    到这里,便又是一个无解的迷。

    孟三叔给的情报真实度非常高,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,顾千城和秦寂言却是信了八分,两人事后又一一核实,确定孟家给出来消息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神女塔和女干尸的事水落石出,现在唯一让他们疑惑的就是,出手阻止北齐用蛊虫控制大秦的神秘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这件事没有一点线索,一时半刻查不出来,不用去想。”顾千城的好奇的心一向不强,对于这种久攻不下的迷团,自觉的将其放在一旁,免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,这件事会不会和冰城有关?”秦寂言想了想,还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,可顾千城却非常冷静的打断,“殿下你别想了,你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,因为我们的猜测没有任何依据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有道理,罢了,不想便是。”秦寂言也将此事暂且放下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来北齐最大的目的,是调和两国的矛盾,解决北齐向大秦索赔一事,现在不仅事情解决了,神女塔的案也查清楚了,秦寂言和顾千城便不打算在北齐多呆,至于杀害舞阳郡主和恭远亲王的凶手?

    他们就算知道凶手是谁,也不可能合法的带回大秦,当年的事时隔太久,北齐方面早就将痕迹抹干净,他们一点证据也找不到,根本奈何不了北齐。

    秦寂言在摄政王面前,已流露出准备回大秦的意思,摄政王暗松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“好在这次借乌于稚占了北齐一些便宜,不然本王这一趟可就亏了。”秦寂言在顾千城面前,才会如此放肆。

    顾千城却没有理会他,而是继续看着手上的信件发呆,她已经对着这几纸,发了一个上午呆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封信,你不高兴,大可不必理会。”秦寂言摇了摇头,上前将顾千城手的信抽了出来,随意扫了两眼,“顾老太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,知道你重情,便拿感情来胁迫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爷他……很了解我。”顾千城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老太爷真得太了解他了,知道如果只有他的信,她是不会理会的,可有承欢的信却不一样。不管她对顾家如何厌恶,承欢和承意她却是放心不下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他能一再逼你为顾家谋划。”在信里说什么千城终归是顾家人,不管如何过年还是要去顾家,他和承欢两个人在郊外过年,要是千城不嫌弃,就去城外和他们一起过年,如此一来也算两全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是老太爷自己在让步。”为了她连年都不回顾家过,老太爷确实是让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们无法在过年前赶回大秦。”秦寂言有些有同情顾家老太爷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确实是心软了,可惜时机不对。

    “是挺可惜的,老太爷恐怕早就猜到了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晚才给我写信。他写信给我的并不是为了叫我回去过年,而是借这个机会恢复与我的往来。”老太爷了解顾千城,顾千城又何尝不了解老太爷,以前她只是不想说破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老太爷一向聪明,有承欢的信在,你肯定会回信,且不会只回承欢的信。”秦寂言担着手的信,嘲讽的道:“这么做有意思吗?连自己亲孙女也算计,这样的祖父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不也是这样。”顾千城起身抢过信,不温不火的反击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想到顾千城动作这么快,愣了一下才回神,随即捏了捏顾千城的鼻,“我家是我们祖孙俩互相算计。哪像你,对上你家那只老狐狸,没有本王帮忙就只有吃亏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,彼此。”顾千城抓下秦寂言的手,张嘴咬了一口,“下次不许再捏我鼻,再捏我,我咬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记起来了,你上次不是说,要在床上等我的吗?怎么……本王一回头,你人就不见了?”秦寂言想到这出,就忍不住郁闷。

    白期待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是在床上等你吗?”顾千城眨巴着眼睛,一脸无辜,“你自己胆小不敢进去,还能怪我吗?”

    “敢说本王胆小,你死定了。”顾千城这是摸到老虎屁股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倾身上前,将顾千城压倒在书桌上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北齐皇帝正急急召来季诺,要季诺私下去找秦寂言,他收到消息,秦寂言和事情办完,正准备回大秦,可是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答应他的事,还没有做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净网期间,再三强调清水什么的,你们懂得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