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07审问,神女塔秘事(书号:13650

507审问,神女塔秘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“杨家并没有收到,我大伯落在你手里的消息,你诈我对不对?”杨郎心震惊却不肯轻信,怕落进秦寂言的圈套。

    “原来,杨家的情报网也不过如此。”秦寂言一脸轻蔑的道:“本王前不久去了一趟西胡,你说本王需要诈你吗?西胡天牢被炸的消息,想必你们杨家应该收到了消息。”北齐在西胡的情报网不弱,只是有些事连西胡皇帝都不知,北齐杨家又怎么知?

    “炸了西胡天牢的人是你?不可能,西胡封城揖拿的人并不是你,而是你们大秦一个学。”杨郎毕竟是北齐人,西胡地界上发生的他知晓,可具体细节却不明,至少他就不知道西胡为什么全城缉拿景炎,还以为是景炎炸了西胡天牢。

    “天真。”秦寂言一脸轻蔑地看着杨郎,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视,转而轻描淡定的道:“杨大都督很重视你,要不是知道你生父是谁,本王还以为你是杨都督的儿。”

    这话足已证明秦寂言见过特务头,因为……

    外人极少知道特务头,最喜欢的孩就是杨郎,杨郎在杨家也就与特务头亲。

    杨郎动摇了,“我大伯真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见秦寂言不说话,杨郎却发的肯定,又道:“殿下,你把我大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的下场,要看你怎么配合。”秦殿下从来不是良善的人,诈起杨郎一点压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随手接过下人端来的茶,秦寂言一脸闲,丝毫不像是来审问犯人的,而秦寂言越闲,杨郎就越忐忑,因为他掌握的东西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想知道什么?”杨郎知道他没有选择,哪怕最后得到的答案让他失望,他也要赌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喜欢和笨蛋打交道。”依旧不肯主动开口,杨郎气得咬牙,却不得不打起精神与之周旋:“殿下是想知道神女塔的案?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要告诉我我大伯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与本王讨价还价的资本。”秦寂言空茶杯递还给侍卫,摆摆手示意对方退下,“本王的时间和耐心有限,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杨郎憋闷,可他心急杨都督的消息,再加上自己已落到秦寂言手里,如果不想受刑的话,就得透露一些似尔非尔的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事先早有准备,杨郎深吸了口气,便将他为何会让程家姐儿,诱杀那些书生的原因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“我生母是大秦人,她的主受当年的书生所害,死不瞑目,她自己无力报仇,便希望我长大后为她报此仇。

    我在杨家确实不受待见,他们也不肯教我什么,更不会告诉我什么,我只能凭自己的本事一点一点去查。

    我从小就记得这件事,长大些后便时刻留心与大秦有关的事,有一次在杨家的书房里,我找到了关于大秦神女塔的卷宗。卷宗里记录了当年北齐派出去,诱拐宠妾的假书生们,那些书生是北齐培养的特殊人才,他们的任务就是按要求拐带某一家的宠妾,然后隐姓瞒名不再出现,等他们的后人继续为北齐做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郎不由得自嘲一番:“我当时看到北齐用的美男计,觉得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,所以到了大秦,我也用起了美男计,引诱程家姐儿为我办事,我自己却躲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一番自讽后,杨郎继续道:“我成年后,杨家人仍不待见我,在北齐我也没有任何出路,我便主动请缨去大秦,明面上说是为杨家做事,而暗地里却是想要完成我母亲的愿望。

    杨家人不信我也不重视我,他们准我去北齐,但却不肯给我任何帮助,也不告诉我任何有用的消息,我独自一个人在大秦经营,做了什么殿下也能查到,我在大秦这么多年,除了害死那几个该死的书生和程家姐儿外,再没有做什么不利于大秦的事。”

    杨郎为表自己的清白,又急急的说了一句:“殿下,我在大秦虽然引诱程家姐儿杀人,可所杀的人都是该死之人,而且我误打误撞,撞破了北齐几十年前在大秦犯下的孽,也算是帮了大秦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害秦寂言忍不住笑了,“这么说,本王应该代表大秦谢谢你,谢你替我大秦揪出了奸细。”死去的书生,个个偏激成性,出身极差,真是当探的料?

    杨郎该不会认为,他秦寂言会蠢到相信他的说词吧?

    秦寂言懒得和杨郎纠缠,问道:“你母亲是谁的丫鬟?”神女塔的女干尸,每一俱都能查到来历,只要杨郎说出其一个,他立刻就能猜出真假。

    杨郎眼闪微闪,张口欲道却被秦寂言打断:“别妄想骗本王,本王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骗殿下,只是……”杨郎低头,掩去眼的凶光。

    秦寂言看到了,却不甚在意,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管杨郎为什么杀人,他是幕后主使者这一点不变,于情于理他都要把人带回大秦,给程家一个交待,说不定……

    大秦还能借此人、此案,趁北齐内乱时,敲一笔好处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时不知该如何答。”杨郎内伤都快气出来了,他没有想到秦寂言一点也不好骗,现在看来,他只能说一部分实话了。

    杨郎咬牙道:“我的母亲,是舞阳郡主的侍女。我父亲当年就是因为她,才坏了在大秦的事,回来后就被关了。”

    意料之的答案,秦寂言并不意外,只继续道:“你父亲当年设计杀死舞阳郡主和恭远王,是不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,”这一次,杨郎倒应得爽快,可秦寂言并没有就此放过他,而是继续问道:“舞阳郡主和恭远王发现了什么?让你父亲冒险杀他们?”

    这才是秦寂言想要知道的重点,那些女干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杨郎摇头,这个时候才发现,他还跪在地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想起来,却对上秦寂言极具威严的眸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