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06凶手,本王说了算(书号:13650

506凶手,本王说了算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心情不好,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当场问出来,而是拉着顾千城回了书房,给她倒了一杯热水,让她暖暖手,静静心,待到神色缓和下来才问她怎么了?

    顾千城放下茶杯,轻叹了口气:“我查到直凶了,刚验完尸,可以确定安公是被人打死的,按我们之前查到了消息,他应该是被王成的妹妹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,杀人凶手真是大秦人,按秦寂言和北齐的约定,他们要把凶手交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心里却有说不出来的烦闷。

    她一向坚信无论为了什么理由,杀人就要负法律责任,她以前也没少看到,因为被迫害而反抗杀人的,可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难受,因为……

    杀人凶手是个傻,她根本不懂自己做了什么。按律法傻杀人是不用偿命的,可涉及到北齐的贵族,大秦要把凶手交出来,北齐人一定不会放过王成的妹妹。

    到时候,王成的妹妹不知要面临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不就猜到了吗?”秦寂言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难受的,他们早就猜到这个结果,执意要检验安公的尸首,不过是给北齐一个教训,让北齐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猜到归猜到,现在证据确凿,案定了,我们也得去拿真凶。”顾千城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世道不好,逼的人犯法,也不知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“真凶?交给谁?”秦寂言知道顾千城为什么不高兴后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傻瓜,北齐人将尸首交给我们,就是由我们来定案,而真凶是谁不是由捕快去查,而是由本王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秦寂言点头,“就是你想的那样。记住,安公是自己从马上摔下来死的,而不是被人打死的。”这就是真相!

    “我不做假的验尸报告。”顾千城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不管案怎么破,她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不篡改验尸报告,将死者死前经历的一切,如实记录在册,哪怕死者是穷凶极恶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哪里需要你做。”秦寂言在顾千城额头弹了一记,“你呀,为这种小事烦躁,该罚。”

    “嘣”的一声,在眉心留下一个红印,疼得顾千城抚额,“你这是蓄意伤害,我要我。”

    “造成了伤害吗?来,让我看看……”说完就往顾千城身上探,顾千城心伸手阻拦,却一再被秦寂言拉开,“别闹,让本王看看哪里有伤,这事可开不得玩笑,得认真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在闹?”顾千城哭笑不得,心那一点小惆怅,被秦寂言给打散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在胡闹,本王自己很认真的给你检查。”上下其手的检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检查?”你明明是占便宜,衣服都快扯开了,幸亏是冬天穿的多,不然就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要是你愿意,本王也欢迎你来检查。”占便宜和被占便宜,他无所谓,主要是顾千城高兴。

    一个闪神间,顾千城的双手被握住,双腿亦被秦寂言单膝压住,肢体接触、靠得极近,两人同时禁声,静静的看着对方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倾身上前,眼见着就要吻到顾千城,可就在此时,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声音由远极近。

    “快,松手。”这样,要让人看到多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嘘!”秦寂言伸手放在顾千城的唇边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手指在顾千城唇边摩挲,气得顾千城张嘴咬住,用力……在指腹间留下一排牙印,秦寂言无事人一般,任顾千城咬着,只大半个身前倾,靠在顾千城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,门外响起侍卫的声音:“殿下,杨家公醒了,要求见你。”

    来的真不是时候!

    偷香窃玉未成的某殿下愤愤的松手,犹自不甘的在顾千城脸上咬了一口,“回来再收拾你。”说罢,不忘将印着牙印的手指比给顾千城看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……殿下,我在床上等你吗?”顾千城在秦寂言走到门口时突然开口,秦寂言差点踩到门槛,好显武功高、平衡好,这才没有丢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秦寂言颇为狼狈的离开,身后则是顾千城嚣张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杨郎一醒来就知道自己处境不妙,作为杨家培养出来的人才,杨郎不可能坐以待毙,从侍卫口旁敲侧击,打听到掳他的人是大秦秦王,便立刻要求见秦王。

    在北齐的地盘,秦王敢掳他必然是不怕北齐的,他不奢望北齐来救,而是要尽快想办法自救。不然,在大秦人手呆久了,北齐该怀疑他的忠诚,毕竟他体内有一半是大秦的血。

    杨郎是个聪明人,只是这个聪明的孩没有想到,掳他来的人并非秦寂言,而是他效忠的北齐人。

    秦寂言过来时,杨郎已想好对策,朝秦寂言双手作揖,潇洒的开口:“久闻殿下大名,今日终于得已相见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在大牢里,依旧举止优雅,一派风流,可惜没有人看。

    秦寂言一进来,身后的侍卫就搬来一把椅,秦寂言衣袍一撩便坐了下去,摸了摸手指上被顾千城咬出来的印,并不理会杨郎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杨郎不解,隔着牢房也看不清秦寂言脸上的表情,犹豫再三,杨郎又开口道:“殿下?”

    “不必叫本王,有话快说。”秦寂言开口,却没有正眼看杨郎。

    这让他怎么说?

    杨郎傻眼了,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,此时也只余疑惑:秦王要他说什么?重要的是秦王想知道什么?又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一句不问要他如何说?万一说多了,把不该说的说出去了,那他岂不是惨了?

    “本王的耐心有限。”秦寂言开口催促,容不得杨郎再多想。

    杨郎心里暗暗叫苦,只能先试探的道:“殿下,我是杨家第,母亲是大秦,我也是半个大秦人。我打小仰慕大秦的化,在北齐一直不受人待见,很小就在大秦求学,与程家姐儿是两情相悦,这才做了出格之事。听到程家姐儿出事,我一时害怕才跑回北齐,本想回北齐后求家人上门提亲,不想……不想程家姐儿去是去了,我,我对不起程小姐,对不起我那未出世的孩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杨郎痛哭流涕,伤心欲绝,噗通一声跪在秦寂言面前,一脸鼻涕一脸泪水的道:“我万没有想到程家姐儿会因我而去,我自知有罪不敢狡辩,还请秦王处罚。”

    “处罚?”秦寂言冷笑,抬眼看向杨郎,一脸轻蔑:“杨郎,本王能从你大伯的嘴里,逼供出想要的消息,你觉得你比得过你那大伯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大伯?”杨郎猛地抬头,傻眼了……

    他大伯逃出了西胡天牢,之所以没有回来,是因为落到了秦寂言手里吗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