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04仇恨,当年也曾相爱过(书号:13650

504仇恨,当年也曾相爱过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摄政王妃早就做好了准备,一得到摄政王的同意,便命下人准备轻快车,她当天就要走,摄政王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摄政王府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她留念的地方,她的大儿娶了太后的侄女,早就和她离心;她的小儿……

    每每想到下落不明的小儿,摄政王妃都恨不得吃了太后和摄政王那两个贱人,可她却不能,她不能因一己之私害了族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明面上将女儿远嫁他方,实则是将女儿送到大秦,又让二儿与三儿以游学为名离开北齐,而她的母族?

    早就悄悄的转移了资产,家的晚辈也安排好了,只余几个老人在,只要……

    只要有一个机会送到她面前,她和她的族人,就可以彻底叛出北齐,而秦王的到来,让她看到了这个希望。

    摄政王府的马车浩浩荡荡的出城,所有人都以为摄政王妃出城了,可事实上摄政王妃却是来了北园,求见顾千城。

    女人找女人总是方便一些,更不用提她们之间还有一点小联系。

    “摄政王妃?我认识你吗?”顾千城听下人报有个妇人指名找她,她就觉得不解了,她在北齐并不认识谁。听到对方自称摄政王妃就更加疑惑了,她和摄政王妃有交情?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你。是有人告诉我,你来了北齐,让我有事来找你。”摄政王妃解下厚厚的披风,露出她保养得宜的脸,和没有一丝光彩的眼

    女人眼的神彩,有时候能看出她是真幸福还是假幸福,摄政王妃的眼睛告诉顾千城,她一点也不幸福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顾千城听罢,心暗暗起了警觉。

    摄政王妃是诚心来求,毫不隐瞒的道:“景庄庄主景炎,我儿与他略有交情,知晓秦王要来北齐,便找景庄主打探了秦王的消息,景庄主建议我们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你的话,我听不明白。”顾千城一头雾水,她的脑却是挺好使的,可这不表示她听得懂摄政王妃这没头没脑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很容易懂,我来找你合作,倾我所有,只求你一件事。”这么多年下来,摄政王妃早就收起年轻的骄傲,能屈能伸,开口求一个小女孩,对她来说一点压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求我?我能办什么?”在北齐摄政王妃都办不到的事,她能行吗?

    “顾姑娘不必妄自菲薄,这事除了你谁也帮不了我。”摄政王妃从景炎那边得知,顾千城为人磊落,不喜欢弯弯绕绕,不等顾千城主动问,便将自己的情况简单说明,最后说出自己的要求:“北齐我呆不下去,也不想寻死,更不想托累我的家族。前些年,族大部分人借守孝回族地为名,暗迁去了大秦的江南,可即便如此族还是留了不少人,这些人轻易不能离开,一旦离开必然会引起太后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带着你的族人去大秦?”顾千城嘴解抽搐,摄政王妃胆真大,就不怕大秦把他们当奸细吗?

    谁知道这是不是北齐的一个阴谋,拿整个家族来做筹码,来换得大秦的信任。

    顾千城一脸怀疑地看向摄政王妃,明显不信她。

    摄政王妃也不气馁,吸了口气道:“我知道姑娘不信我,这是人之常情,我找姑娘并非是要姑娘帮忙,而是与姑娘合作。秦王现在手拿着乌于稚,北齐投鼠忌器不敢动秦王,可一旦秦王手上没有人质,依摄政王的鲁莽必然会派兵围剿,不让秦王离开北齐,带上我,让我的族人混在大军,你们一路上也能平顺些。”

    如果顾千城再不答应,她怕是要跪下来求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太大,我不能做主。”主要是,她觉得筹码太少了,不过到是可以谈一谈。

    摄政王妃来找顾千城,就是想要通过顾千城找秦王,对此并不意外,只道:“有顾姑娘这话我就放心了,请顾姑娘转告秦王,我和我的家族带着百分百的诚意投靠他。不管秦王在北齐要做什么,我的族人都会大开方便之门,只求秦王带我们一程。到了大秦,我们也不会麻烦秦王,更不会说出与秦王的关系,我们一家会在江南找个村庄落户,永不离开,永不过入仕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摄政王妃已是泣不成声。偌大的家族,最后却落到这个地步,她是家族的罪人。

    投靠秦王而不是投靠大秦,这话有意思。就充着这话,她也要帮摄政王妃转这个话。

    顾千城将摄政王妃安置在自己隔壁的房间,便匆匆去找秦寂言,将事情源源本本告诉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是真是假?摄政王妃和她的娘家,真的会因为一个孩而与摄政王、太后撕破脸?”不是顾千城冷血,而是……

    大家族里,嗣很重要,可又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顾千城站在秦寂言面前,秦寂言顺手就拉着她的手,说道:“不全是为了那个孩,摄政王妃一家是无路可走。从摄政王王妃的话不难推断出,太后很厌恶摄政王妃以及她的娘族。乌于稚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,一旦他登基,他必不会放过摄政王妃一家。同样,北齐皇帝坐稳了皇位,也不会放过摄政王一家,摄政王妃一家也必然遭殃,谁让想抢他皇位的乌于稚是摄政王妃的‘儿’。”

    不管北齐的政局如何,摄政王妃一家讨不到好,放手一博叛逃出去,也许是唯一的活路。

    “太后好算计。”顾千城这才相信,太后是个厉害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阴谋乃小道,再好的算计一旦被人察觉,不仅达不成目的,反倒会反噬自己。”太后不就被摄政王妃给坑了吗?

    秦寂言可以肯定,乌于稚好大喜功,自以为是的性,有成是摄政王妃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答应摄政王妃的条件了?”

    “又不吃亏,为什么不答应?你不是要查舞阳郡主和神女塔的案吗?有摄政王妃在,我们在北齐要办的事,会很顺利。”摄政王妃不是说,会倾其所有支持他们嘛,正好机会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也是,就算摄政王妃有阴谋,可为了取信我们,我们在北齐的这段时间,她必定要倾尽全力帮我们。”顾千城说罢,轻轻地叹了口气…

    她也不知在愁什么,只是听到摄政王妃的事,心里有点闷……

    听摄政王妃说,当年她与摄政王也是琴瑟合鸣,可如今?

    不管摄政王妃是真要叛出北齐还是假的,夫妻情份都不在,彼此之间只余算计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休息一天的感觉真好,考虑以后每周休一天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