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01交易,太后的命可以有(书号:13650

501交易,太后的命可以有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摄政王起了杀心,张军师第一个感受到了,可他却没有一丝惧意,反道是嘲讽的道:“这,就是,北齐的-待客、之道?”

    张军师咬牙切齿,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慢,“乌于稚,还在我大殿做客!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咬得极得,似在威胁,摄政王当即暴怒,只见摄政王手臂一晃,“嘭”的一声,就将张军师甩到门柱上。

    “军师……”凤家将想要去挡,可摄政王的力道太大,速度又太快,等凤家军跑过来,张军师已撞上门柱,又往回弹数米,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军师,军师。”凤家军围在张军师身边,就好像他快要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张军师摔得五脏腑都疼,真想合上眼什么也不想,可偏偏耳边尽是大头兵们的鬼哭狼嚎,不得不争开眼道:“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军师没死,军师没死,来人呀,快,快找大夫,别乱动军师。”凤家军又是叫又是喊,吵得张军师脑袋瓜直抽头,忍不住在心念道:殿下,你什么时候回来为属下主持公道?你要再不回来,北齐摄政王都要硬闯了。

    张军师不愧为是凤家得用的智囊,将摄政王的心思一猜一个准。

    摄政王见张军师没有摔死,虽然颇为遗憾,可现在却不是与一个小小军师计较的时候,他现在要做的是找秦寂言。

    驿站发生这么大的事,秦王却没有出现,这表明秦王此时不在驿站!

    而他们北齐要揪到这个错,秦王不得不做退让、妥协……

    摄政王想也不想,张嘴就道:“来人,随本王去请秦王殿下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要带着亲兵去后院搜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家军又不是死人!

    “谁敢!”除了留下四人保护张军师,其余人皆握紧长枪,以不愄死的姿态,当在摄政王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的胆。”摄政王的人马也不肯示弱,双方就这么对上了!

    长枪指向对方,局面紧张,双方皆是杀气腾腾,恨不得立刻拔刀、出枪杀了对手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谁也不敢先动手!

    凤家军忌惮这是北齐,而摄政王带来的人,忌惮驿站里的一万凤家军。

    远水救不了近火,他们的确是在北齐的地盘,可摄政王带来的人却无法和凤家军比,真要交手也许援兵还未到,凤家军就先宰了摄政王。

    双方各有顾忌,可谁也不肯先低头,于是事情就这么僵持住了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秦寂言缓步踏入,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“秦王?”摄政王见秦寂言从后院走来,眼皮一跳,怎么会在驿站?

    凤家军则是大松了口气,当即收起长枪,也收起那一身的杀气,高声道:“参见王爷,王爷千岁。”凤家军从来没有一刻,像现在这般高兴看到秦寂言出现,因为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再不出现,凤家军恐怕会忍不住,动手宰了摄政王,到时候他们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凤家军一收枪,摄政王的人也后退一步,原本紧张、肃杀的场面,只剩下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秦寂言带着四个亲兵,无礼手持长枪,指向他的北齐士兵,缓步走进花厅,眼神落在张军师身上,皱眉道:“扶军师下去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?”凤家军犹豫了一下:他们走了,谁来保护秦王,这里可有北齐的兵。

    “下去。”秦寂言不容拒绝的道。

    凤家军想到秦寂言的武功,又想到此时没有顾千城那个拖累在,也就不再犹豫,抬着张军师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怜的张允,一生都以优雅矜持的形象视人,第一次被人呈大字抬下去,一时间恨不得自己就此昏死过去,这样就可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当然,更可怜的是在屋里补眠,无辜枪的顾千城。

    拖累你全家!

    秦寂言回来了,摄政王自然不会再耍横了,左右他得给秦寂言面,见秦寂言没有提起刚刚的争斗,摄政王更不会主动提起,双方像无事人一般坐下。

    “秦王,本王此刻前来是想告诉你,太后因思念三殿下而病重,本王现在要将三殿下接回去。”摄政王说得一点也不客气,他此时上门求人,要是弱了就真是求了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还好吗?”秦寂言似没有听到摄政王的话,抬眸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不好,太医说思忧成疾,太后此时只想见三殿下。”摄政王步步紧逼,“秦王,三殿下在你这做客许久,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是三殿下自己不愿回去,与本王何干?”秦寂言薄唇轻吐,说出气死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让乌于稚出来,本王亲自问他。”摄政王不依不饶,他不想再受制于人。昨晚之事,要不是忌惮乌于稚在秦寂言手里,也不会让秦寂言轻易的走出皇宫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已过继给太后,怕是不愿意见王爷。”秦寂言纹丝不动,连语调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见秦寂言一再推诿,摄政王也收起脸上的假笑,黑着脸道:“秦王,这是北齐,不要太过份!”

    “本王很清楚这是北齐,不然……”秦寂言勾唇冷笑:“三殿下在本王这就不是做客了。”杀皇长孙被擒,沦为阶下囚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摄政王刚坐下又站了起来,一拍桌,倾身上前,给人强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不示弱,同样站了起来,双手撑在桌上,倾身上前,与摄政王面对面道:“一直是你们北齐在威胁本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寂言收手站好,“摄政王,本王昨晚辛苦一夜,此时筋疲力尽,需要去休息,恕本王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龙形虎步的往外走,无论是脚步还是姿势,都看不出一丝疲倦。

    摄政王在宴会后,亲自上门来找秦寂言的事,第一时间传到了北齐皇帝耳朵里,虽说季诺让北齐皇帝晚两天去找秦寂言,可他和秦寂言的合作本就不牢靠,北齐皇帝怕夜长梦多,私下派人去找秦寂言,说用沙漠的西三座,换摄政王与乌于稚的命。

    收到北齐皇帝派人送来的消息,秦寂言忍不住露出一抹嘲讽的笑:“用三座废城换两条人命,贵国皇帝这算盘也打得太精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来人,低头不敢言语,而就在他以为交易会崩时,秦寂言却话锋一转:“换摄政王和乌于稚的命不可能,不过……三座废城换贵国太后的命,本王可以考虑一二。”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