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500巧合,主动上门求见(书号:13650

500巧合,主动上门求见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“秦王,乌于稚……乌于稚那孩不能有事。”太后说出自己忧虑的事。

    这些年,因为头疾太后已经不怎么想事,也无法处理朝的事务,所以她会急着过继乌于稚,急着废了皇帝,扶乌于稚上位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没有几年了,她最近越发觉得力不从心,脾气不躁,都快不像她了。

    太后自己都发现了,摄政王又怎么不知,轻拍着太后的手背,安慰道:“秦王和乌于稚的事你别操心,不是还有我在么,我还能让乌于稚那孩出事不成。”

    太后疼得五观急在一起,不停地摇头……

    摄政王叹了口气,见太后一脸泪水,不免又有几分厌烦,敷衍的道:“你且安心养着,乌于稚有我这个父亲,我还会亏待他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救他出来,他在秦王手上我不放心。”太后紧紧攒着摄政王的手,指押掐入摄政王的肉里。

    摄政王有世,家里还有三个庶两个嫡,乌于稚于他而言并不是全部,乌于稚死了他还有别的儿,可她不同,她只有乌于稚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这就去找秦王。”太后现在还不能死也不能出事,摄政王为了安抚太后,即使再不愿也必须去找秦寂言,和他商谈一下乌于稚的事情。

    交待好下人照顾太后,摄政王便带人去驿站见秦寂言,本以为秦寂言顶多会借机要些好处,可不想秦寂言根本不见他,理由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家王爷昨晚从城内走到城外,直到天亮才到驿站,此时已歇下了,还请摄政王改日再来。”说话不是凤于谦,而是凤于谦身边的军师。

    凤小将军伤了胳膊,被凤家军的老兵们“勒令”休息了,并再三要求伤没好之前不得下床。

    凤于谦差点和老兵们打了起来,他伤得是胳膊不是腿,凭什么不让他下床?

    老兵们想想也是,便“厚道”的后退的一步:“不许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只伤了胳膊,要这么严重吗?我左手不动便行了。”凤于谦据理力争,可这一次老兵们却不肯退步,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离行前四将军交待过我们,要照顾好你。平时听你命令,可你一旦受伤,就必须强制你休息。”军人的天职是服从,他们是凤四将军的人,不是凤于谦的人,所以……

    凤于谦只能认了,老老实实的房里养伤,然后将一应事务交给军师,自己在身后协调。

    摄政王没有想到,自己亲自造访没有见到秦王就算了,居然连凤家的小将军也没有见到,当即怒了。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在下张允,凤将军的家臣。”张家世代为凤家的军师,张家的孩很有天赋,可却不肯入官为职,只愿意为凤家效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小将军呢?秦王在休息,便叫他出来见本王。”摄政王又问,周身散发着强烈的杀气。

    凤于谦小将军的名号,已经传到北齐!

    张军虽是一介人,可常年待在凤四将军身边,早就习惯了武将的气势,不受影响的道:“昨晚,我家殿下迟迟未乖,我家小将军心急,便出去寻找,结果人没有找到却把胳膊给你摔断了,这伙正在屋内养伤,王爷要见吗?”

    要见的话,摄政王要么纡尊降贵的去探病,要么坐在花厅等,等凤于谦这个“伤患”梳洗出来见客。

    摄政王没有大搭理张允的话,而是冷笑道:“这么巧?”果然有什么样的主,就有什么样的下人,这家臣与秦王一样惹人嫌。

    “不是巧,是事出有因。”张军师并不受摄政王影响,平静的叙述:“贵国昨晚没有派人护送殿下回来,致使殿下深夜仍未回,我们家小将军是出去找人,才会摔伤胳膊,这并非巧合。”

    张军师语气平和,并无质问之意,可每一句都戳到了摄政王的心肝肺,气得摄政王有杀人冲动!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怪本王?”摄政王双眼怒瞪,一字一定的道。

    张军师忙摇头:“不敢,不敢。我们殿下说,北齐不过是一群蛮,哪懂什么待客之道,叫属下等千万不要记恨北齐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大的胆!”摄政王怒起,猛地朝张军师走去,张军师暗道不妙,正欲起身可却没有跑过摄政王。

    摄政王一把掐住张军师的脖,“小小一个家臣,也敢嘲讽本王,真当这是在大秦吗?”

    “住手,还不快放开军师。”屋外的精兵没有想到摄政王会动手,一个个手持长枪跑了进来,可终归是晚了,张军师已在摄政王的手里。

    而在凤将军冲进来后,摄政王带来的亲兵,亦是将枪头对准凤将军,站在门口挡住了去路,只是……

    外面全是凤家军,摄政王的亲兵也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“在我北齐的地盘叫本王住手,你们大秦人真不是一般的嚣张。”摄政王加重力道,将张军师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蛮-……”张军师双脚离地,脸色泛紫,双手死死拉着摄政王的手。

    再勒下去,他会死的!

    “摄政王,快放了我们军师。”凤家军见军师难受的直吐舌头,一个个气得双眼通红,恨不得上前捅死摄政王。

    他娘的,他们军就这么一个读书人,他们还要靠军师写家书呢,弄死了军师,谁免费给他们写家书?

    军的官?

    他娘的……那都是皇帝老儿的人,一个个鼻孔朝天看不起他们,哪里会免费给他们写家书。

    凤家**越想越怒,唰的上前一步,摄政王见状,又加重力道:“后退,不然本王一把掐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欺负我们军师,你算什么好汉,有种放开军师,冲我来。”冲在最前面的一壮兵,气得大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东西,也敢叫本王松手。”摄政王完全不搭理他,稍稍松手,给张军师一丝喘息的机会:“你们家王爷在哪?本王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过程如何暴戾一点也不重要,左右不过是个下人。昨天秦寂言杀了他十几个手下,今天他只杀一两个,绝对是便宜了大秦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