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98信任,定不负君意(书号:13650

498信任,定不负君意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季诺的“好意”秦殿下完全不领,而谈妥了正事,秦寂言也不想再和季诺多说,不客气开口送客,虽然言词委婉,可也不能改变秦寂言开口送客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是季某唐突,打扰了殿下。”季诺没有想到秦寂言,这么看重顾千城,离去前不忘看她一眼,而顾千城……

    并没有像面对凤于谦一样避讳,而是大大方方的直视,倒叫季诺不好意思,浅浅一笑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当然,离去前季大公不会忘记,将自己的披风取下。

    一身雪白了季诺,缓缓步入夜色之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季诺一走,秦寂言也就没有那些个顾忌,伸手一揽便将顾千城带入怀。

    还是抱在怀里安心。

    “你说季诺,还是这三座废城?”顾千城也不拒绝,自发的寻了个舒适的位置,依在秦寂言怀,秀气的打了个呵欠:有点小困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季诺,城池的事本王信你。”就算没有《夷国志》的记载,顾千城挑得那三座城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对北齐和大秦来说,沙漠的城池没有价值,可对他来说却是宝地,即使那里交通极不不便。

    顾千城浅浅一笑,“谢谢你的信任。”也谢谢你的不追问。

    “傻瓜,本王不信你,还能信谁?”他信顾千城,宁可冒着被顾千城欺骗的风险,也不会怀疑他。

    “定不负君意。”埋在秦寂言怀里,顾千城说得极小声,秦寂言根本没有听清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季诺那人很奸诈。”顾千城当然不会再重复一遍,她要是会重复就会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商人之,能游走在西胡公主和北齐皇帝之间,怎么可能是纯良之辈。”哪怕他笑得再干净,言词再诚恳,秦寂言都不会放下对他的戒备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不像商人之。”顾千城皱眉,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秦寂言眼神微变,认真了起来,顾千城知道她不说不行了,“我发现季诺身上有一股药味,很淡……可却真得存在,而且不是从病人身上染上的药,而是药香,像是药草未炮制前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季家并不做药材生意。”季诺就算接触药材,也不该接触到药草才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所以我才觉得他奇怪,刚刚路过他身边时,我还特意看了一下他的手,他的手指比脸上的肌肤黄了许多,像是长年浸在药材的人才会有的双手。还有,你注意到他的步没?他每一步迈的距离都一样,像是特别训练过。”顾千城说着说着也来了精神,一扫刚刚的倦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仔细。”秦寂言承认,他没有顾千城看得认真,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季诺这个人身上,倒是忽视了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职业习惯,季诺这人我一直好奇,所以便多看了两眼。”顾千城倒不瞒着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在宫里,看摄政王也是职业习惯?”秦寂言想到摄政王的态度,一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摄政王似乎对顾千城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意外……”顾千城也没有想到,北齐摄政王会那么警觉,看样以后她得少用精神暗示。

    一共用了两次,第一次直接被秦寂言发现,这次也差一点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?”秦寂言不相信摄政王的鬼话。

    看顾千城眼熟?

    怎么可能,北齐摄政王并没有到过大秦,而武芸也不曾离开过京城,他怎么可能看顾千城眼熟。

    “嗯,我当时……就想试一试,到了北齐,神女塔的案总要查。”顾千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,乖乖的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她错了还不行!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秦寂言在顾千城手臂上轻拍一下,“下次别再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她已经知道了,这些位高权重的家伙,一个都不好惹,她还是谨慎些好。

    见顾千城闷闷不乐,秦寂言又道:“不过,就算惹出事也没有关系,本王总能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刁蛮任性的女人,都是男人宠出来的。

    顾千城忙不迭的点头……

    季诺从驿站出去后,途换了一辆马车,确定无人跟随,这才悄悄回到宫,去见皇上。

    当然,季诺进宫没有穿那件骚包的白色披风,仅着里面低调的灰衣。

    在秦王面前失礼虽是意外,可特意穿上白色的披风,想要夺人眼球,抢占主动权却是事实,只可惜收效并不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季诺不由得苦笑一声:果然,大秦的皇长孙最难攻克,想要取得他的信任,怕是难了。

    北齐皇帝一夜未睡,伸长脖盼着季诺回来,见到季诺走进来,北齐皇帝不顾身体虚弱,下床齐迎。

    “季诺,事情怎么样了?”北齐皇帝知道自己不该心急,可是……他无法冷静下来,而在季诺面前他也不想装。

    他的命,还是季诺救回来的,如果连季诺都不能信,他不知还能信谁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身弱快坐下。”季诺一脸责备,扶着北齐皇帝坐下,也不卖关,直言道:“皇上,秦王为人爽快,也很仪义,他不仅支持皇上您,还愿意帮皇上解决太后派系的官员,让你给他名单,他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是真的?”北齐皇帝当场呆滞,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,不过他也不是傻,很快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要什么?”这世间,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尤其是在皇家,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死对头。

    “三座城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要朕割让国土?这绝不行。”传出去,他不成昏君。

    季诺安抚的拍了拍皇上的背,耐心解释道:“皇上别急,秦王深明大义,他要的是极北之地,沙漠的三座荒城,而且是他个人要,与大秦无关,皇上不敢昭告天下。”世人不知,便不会骂皇上是昏君。

    “沙漠的荒城,他要那个地方干吗?”那不是三不管地带吗?

    虽说名义上是北齐的,可那个地方北齐连多看一眼都懒得。

    “大秦皇上年纪大了,可迟迟未立储君,秦殿下许是为自己着想吧。”季诺只是猜测,不过这个猜测正合北齐皇帝的意。

    北齐皇帝点了点头:“大秦的斗争确实凶残,秦王私下有行动再正常不过。沙漠的几座城一直荒芜无人看管,即使给了秦王也没有什么,光凭那几座城还城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沙漠之,来往不便,那地方落在手上只是鸡肋,如果用三座荒城换皇权,这买卖再划算不过,只是……

    人都是贪心的,想到沙漠有座城,北齐皇帝又打起另外三座城池的主意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