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94受伤,配得上秦殿下(书号:13650

494受伤,配得上秦殿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来人不是不敢强行“请”秦寂言过去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知晓自己不是秦殿下的对手,两人一旦交手,即使秦殿下手上带了个拖累,他也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来人怕秦寂言不满,小心翼翼看了看秦寂言,可天这般黑,他能看清什么?

    久久等不到秦寂言的回复,来人心有不安,很想调头就走,免得犯到秦寂言这煞星手里,可想到主的命令,只得硬着头皮的再说一句:“殿下,我家公没有恶意,只是白日见面不易,才会唐突殿下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秦寂言给了他三公面,问道:“你家公贵姓?”心里已猜到八分,可总归要确定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姓季。”来人忙道,心知秦寂言这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果然,秦寂言答应相见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同意相见,秦寂言又何必将此人叫出来,要知道,秦寂言有的办法将此人杀死,或者摆脱此人。

    “殿下,请……我家公已备好马车。”来人高兴的忘乎所以,一时忘形,竟踩碎一块瓦片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在喧闹的白日算不上什么,可此刻却显得异常响亮,不仅仅是他自己,就是秦寂言和顾千城也是脸色大变,当即杀气肆起,那人吓得忙道:“小人,小人失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失手?”秦寂言声音如同这冷冽的风,令的人背脊发寒。

    “是,是失手,小人留下来善后,殿下与姑娘去前方的樵舍路,就能看到停在那里的马车。”来人很上道,连忙主动提出。

    而此时,屋主的护院听到响声,纷纷动了起来,秦寂言知道此地不宜多呆,也不管那人如何应对,带着顾千城就走了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什么路与马车,秦寂言是不会管了。

    对方能派一个,会惊动屋护院的探,难保不会再来一个,会惊动京侍卫的车夫,他秦寂言的命精贵得很,怎么可能冒这种没有意义的险。

    秦寂言当即立断,带着顾千城就出城了。而此时,久久没有得到消息的太后与摄政王,已猜到事情有变,当即以有刺客闯入宫为名,下令禁军搜城……

    禁军搜城,动静必然会大,秦寂言和顾千城远远看到,便立刻放出信号,等到他们二人出城时,凤于谦已率精兵五百,在城外接应。

    “殿下,顾姑娘,你们没事吧?”凤于谦远远看到,有两人从城墙角下走出来,忙上前接应,将两人带到隐蔽处。

    一走近,顾千城就闻到了凤于谦身上有血的味道,虽然很淡,可也不想想她是学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凤于谦受伤了。”顾千城小声的对秦寂言道。

    关心属下什么的,有秦寂言做就好了,她没有必要拉拢秦寂言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秦寂言足够尊重她,看重她,哪怕她什么都不做,秦寂言的手下也会尊重她。反之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不把她当回事,哪怕她费心讨好,秦寂言的手下也不会当她是个东西,更不会给她应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,”秦寂言站定,上下扫了凤于谦一眼,“伤在哪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凤于谦还在想,自己身上有伤无法留下来断后,要留谁来下来断后,听到秦寂言的话着实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,不在意的道:“一点小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可他的话刚说完,身后就有一个大汉小声道:“小将军伤到了胳膊,流了好多血,小将军也不肯回去上药,只是草草的包扎了一下,不流血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事。”凤于谦扭头训斥道,可下一秒他却被秦寂言训道:“什么叫多事?你当自己是铁打的?”

    虽是训斥,却透着亲近重视,凤于谦心一暖,不在意的道:“真没事,一点小伤。在战场上,哪有不流血的。”他又不是焦向笛,只会读书,连最轻的弓也拉不开,他看着瘦弱实则力气大的很。

    “脱掉衣服!”秦寂言也不和凤于谦废话,直接下令。

    左右这里有大夫,凤于谦真要伤得重,也能得到医治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他们已经出了城,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?还是算了吧,也不知北齐的人何时会追出来,我们先离开再说。于谦不想因自己的事,耽误了大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身上带伤,你还想本王保护你不成?”秦寂言这是激将,凤于谦虽然不会上当,可他却是最忠心不过,他绝不会让自己成为秦寂言的拖累。

    凤于谦不再拒绝,背过身,干脆的将上衣脱了。

    基于礼貌,顾千城也转过身,不看。她虽是大夫,可入乡随俗,她不想做彪悍的女,更不想为这么一点小事,而引人诟病。

    凤于谦左肩膀处开了一道口,倒没有怎么流血,但手臂却以一种正常人做不到的姿势扭曲着,秦寂言一看就知道凤于谦伤到了骨头。

    “千城,你看看。”秦寂言不敢乱动,就怕废了凤于谦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顾千城还没有说什么,凤于谦反倒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顾千城是秦殿下看重的女,甚至秦殿下在他面前,毫不避讳对顾千城的宠溺,种种举动都表明顾千城极有可能是未来的秦王妃,而他……

    哪里敢让未来的秦王妃,看他这个外男的身。

    “无妨,本王把你当兄弟,再怎么样,也不会为了什么礼教,就任你的胳膊废了。”秦寂言认识顾千城时,就知道顾千城虽注重礼教,却不是拘泥礼教,不是那些被礼教束缚的什么也不敢做的女,在认定顾千城时,秦寂言就想过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有秦寂言这话,顾千城才转过身,目不斜视的朝凤于谦行了个礼,“小将军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便只盯着凤于谦的胳膊,眼神清冷、端正,眼珠定在间,绝不乱瞟,没有一丝轻浮。

    只看顾千城的举动,便知她是一个端正之人,绝不会让人多想,更不会让人轻视……

    除去身份不提,倒也配得上殿下。

    凤于谦在心暗道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