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91大礼,代表北齐皇帝(书号:13650

491大礼,代表北齐皇帝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北齐太后与摄政王是聪明人,他们认为秦寂言也是一个聪明人,而聪明人不会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与他们对着干。

    毕竟,秦寂言与北齐皇帝并无交情,秦寂言是多傻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,可看不到的利益将自己陷入险境?

    至于之前为一个女人,当众让太后难堪的事?

    这一点摄政王和太后很能理解,毕竟他们也是过来人。谁不曾年少,谁不曾年少慕艾,秦王有喜欢的姑娘是好事,这代表秦王有弱点。

    乌于稚还在秦寂言手里,不管是太后还是摄政王,都不想与秦寂言交恶,最好的办法是大家维持表面的友好,和和气气的将秦寂言送出北齐,不让秦寂言插手北齐事务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和摄政王,不想将秦寂言推到对手那边,秦寂言也不想与北齐太后一系当众撕破脸,于是……

    双方默契的忽视之前的争吵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,太后举杯为昨日城门口的失误,向秦寂言道歉。

    太后死咬着是下面官员的失误,不是她不给大秦面。秦寂言心知肚明,可此时却只能大度的表示不在意,不然丢脸的就是自己,只是……

    要北齐皇帝亲迎他进城的事,却是不能改。改了,大秦的脸面往哪里摆?

    “北齐官员一个失误,就让本王在城门口吃闭门羹,北齐难道不该有所表示吗?”秦寂言手执酒杯,状似随意,可谁都知道他这话有多认真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暗骂秦寂言狐狸,面上却笑道:“这是必然,北齐与大秦永世交好,我北齐怎么会让秦王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话的意思,就是答应秦寂言的要求,将北齐皇帝的面踩在脚底。

    卖了皇帝,太后自认自已让了一大步,现在轮到秦寂言让步了,于是说道:“秦王,不知乌于稚那个孩,因何得罪了你?要是他有做得不好的地步,秦王你尽管告诉哀家,哀家定会好好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太后只当是闲聊,倒是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,毕竟今晚的宫宴,主要目标是给秦寂言赔罪而不是问罪。

    要能让秦寂言松口,将乌于稚放出来最好,要不能……

    在北齐的地盘,他们到也不怕,秦寂言胆再大,也不敢动乌于稚分毫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秦寂言与顾千城相视一笑,他们进宫前就预料到,北齐太后一定会乌于稚的事,毕竟是自己的儿!

    可惜,乌于稚这件事秦寂言完全在理,就是扣押乌于稚在手,北齐方面也无话可话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些话秦寂言不会说破……

    “太后,此事必有误会。三殿下并没有得罪我,相反三殿下与本王一见如顾,为此不惜带着上千人马冒险进入大秦边城,与本王彻夜长谈。”秦寂言一脸认真的说着颠倒黑白的话,偏偏知情人都不敢戳破,因为他们谁也不敢说出,乌于稚带人跑到北齐暗杀秦寂言的事。

    “本王与三殿下相谈甚欢,视三殿下为友,并没有限制三殿下的自由,是三殿下自己不愿意走。”秦寂言颠倒黑白已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,顾千城无比庆幸她没有吃东西,不然……

    一定会喷出来!

    真亏得秦殿下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呀!

    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这番话,彻底的傻眼了,他们真的,真的没有想到,大秦清高冷傲的秦王,居然会是这么的无耻!

    “秦王,你说乌于稚不肯回来?”太后差点喷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这要多无耻,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

    “对,本王并未限制三殿下的自由,毕竟三殿下与本王并无过节不是吗?”没有过节,但有生死之仇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秦的来使说,乌于稚带兵去大秦,是要……”“刺杀你”三个字,太后终是没有说出来,说出来就是他们自己认罪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侧转身,略抬头道:“太后,大秦来使说了什么本王不清楚,不如宣他上来问清楚如何?”

    太后犹豫间,摄政王忙道:“太后,乌于稚那孩既然与秦王一见如顾,咱们就别管了,他们年轻人在一起,肯定有许多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摄政王这是咬着牙说出这番话,天知道他有多想问问秦寂言:秦王,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?

    他自认是个厚脸皮的,可和秦王一比,还真的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多谢摄政王成全。”秦寂言举起酒杯致谢,摄政王气得想要杀人,还要佯装欢喜。

    两人隔空对饮一杯后,秦寂言放下酒杯道:“说到三殿下,本王也想起一个人,正想找太后你讨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到了她北齐的人,又那么容易要回去吗?

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“安家五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太后愣了一下,怎么不是讨涂大人?

    “半年前,死在我大秦境内的安家五公,安五公的案还未破,还请太后将他的尸首还给大秦,待到我大秦破案后,定会将安五公的尸首还回来。”秦寂言说完后,便静静的坐着,等太后的答案。

    安五公的尸首是私下运回来的,并没有过明路,太后当然不会认,“秦王你在说什么,哀家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,涂大人已潜逃至北齐皇庭,太后要听不明白,不如宣涂大人上来如何?”秦寂言直接将私下的事,摆到台面上来说,这不按理出牌的举动,别说太后就是摄政王也懵了。

    “秦王,安五公的案不是结了吗?怎么又出问题了?大秦是要仗着兵马众多,欺负我们北齐没人吗?”摄政王这话,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秦寂言冷哼一声,“摄政王,结案的人是你们北齐人,你们说谁是凶手,谁就是凶手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,结案的人明明是你们大秦的官员,怎么成了北齐人。”太后怒拍案台,气势十足,可惜……

    北齐的太后,还真吓不到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案是涂大人结的,涂大人现在是贵国的肱骨大臣,这和你们北齐人自己结案,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什么涂大人、画大人的,哀家不知,秦王你别血口喷人。”太后当即反口,根本不承认涂大人在北齐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太后的自称一律用哀家,我前面写错了……已改,求原谅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