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90女官,添一个座位(书号:13650

490女官,添一个座位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殿下脾气虽坏,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,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,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,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北齐太后不长眼,触了秦殿下的逆鳞,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话说出口,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,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,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,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:“只有凤座没有龙椅,贵国皇帝要坐哪?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?”

    顾千城真心想说,秦殿下威武霸气不解释,这仇恨拉得妥妥的,说好的不得罪北齐太后呢?

    殿下,这样真得好吗?

    顾千城哀怨的看着秦寂言,她高兴秦寂言为她出头,可这么不管不顾,真的不会被人说成祸国红颜吗?

    压力好大呀!

    “秦,王,你很好!”北齐太后死死抓住身旁女官的手,才能克制自己的怒火,而被抓的女官疼的脸都扭曲了,北齐太后却仍然没有减轻力道。因为,只有这样,北齐太后才能克制自己不说“滚”字。

    “本王一向很好,太后看上去倒是不怎么好了,要不要本王宣太医给太后娘娘看看?年纪大了的女人,还是当心些好,万一有个意外,可就再也醒不来了。”秦寂言反客为主,一脸淡漠的说着刻薄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敢咒本宫去死?”太后咬牙切齿的道,声音不大,只有间几个人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,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?”只看秦寂言的脸,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,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,秦殿下云淡风轻,当下高低立见……

    果然,女人就是不顶事呀!

    保皇党在心底默念,太后党也不忍直视,别看太后看上去年轻,可她的年纪足够当秦寂言的母亲,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计较,实在有**份。

    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,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,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,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……

    这么容易就被激怒,真不知她早年是怎么在后宫杀到皇后的位置,又是怎么护着小皇帝登基的……

    估计是这两年,北齐全权掌控在手,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,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。

    摄政王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,起身,满脸笑容的走到太后身旁,无视太后周身的怒火道:“太后娘娘,您就是再欣赏秦王也得让秦王入座呀,秦王远来是客,咱们可不能让他一直站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秦寂言道:“秦王别介意,我们娘娘一向欣赏晚辈,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皇上,一时心喜才拉着你多说了几句话。你刚来我们北齐,许是不知,皇上他身骨一向不好,这段时间一直缠绵病榻,娘娘为了皇上心都操碎。”

    北齐摄政王不愧为高手,一席话不仅化解了双方的尴尬,而且还暗暗点出北齐皇帝的弱点。

    一个病皇帝,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?

    摄政王眼带精光,笑咪咪的看着秦寂言,好似自己只说了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。

    秦寂言看了他一眼,顺着摄政王铺的台阶下,“本王与太后娘娘相谈甚欢,以至于忘了场合与时间,还请摄政王见谅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见谅,语气和神情却没有一丝见谅的意味,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,指着左手旁的首位道:“秦王能与娘娘一见如顾,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。不过,让贵客站着说话,着实是失我们礼,秦王,快快入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摄政王。”秦寂言颔首,见北齐太后脸色稍霁,秦寂言又说了一句:“太后娘娘,本王一向心直口快,还忘娘娘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心直口快?

    你的意思是说,你说的都是直言?都是你认为对的话?

    北齐太后刚降下的怒火又有上升的迹象,幸得摄政王反应快,抢一句话,“太后娘娘,您看,您是不是先坐回去?”

    北齐太后这才转移了注意力,不再理会秦寂言。

    而秦寂言走到自己的坐位旁,发现只有一个位置,当即招来太监:“再加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虽不站在殿,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的焦点,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,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,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,听到秦寂言的话,又过来问道:“秦王怎么了?可有什么不满?”

    “给本王的女官加一个座位。”秦寂言重复一遍,重点提醒“女官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给女官加座位?”摄政王想到,秦寂言进来时都是好好的,直到太后拿话挤况秦王的女官,秦王才开始发飙,现在又不顾场合,要给女官加一个座位,莫非眼前这位女官不一般?

    摄政王看了顾千城一眼,却见顾千城一直低着头,根本看不出什么来,再加上秦寂言面露不满,摄政王也不好再看,忙让太监去搬座位。

    没必要为了一个座位,让秦王不高兴,至于秦王刚刚是不是因为女官,而出言激怒太后,稍后只消试探一二就行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,事情对他们就有利了。至少可以证明,秦王不是因为倒向皇帝而与太后作对。

    要不是,那么……

    他们也许该给秦王一点颜色看看,让他明白这是谁的领土,别仗着手上有人质,就嚣张的不把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眼的杀意一闪而逝,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,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,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,出于试探,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,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摄政王轻轻点头,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,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那女官轻轻点头后,走到太后身侧,在太后耳旁细细低语几句,太后听罢眉头轻皱,扭头看了与秦寂言并排而座的顾千城一眼,很是不高兴的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