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87宫宴,自以为是的女人(书号:13650

487宫宴,自以为是的女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自从踏入北齐的领地后,凤于谦就想好好打一场,可除了边境上那架外,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手,因为……

    主太强了!

    凤于谦这段时间,充分见识到了秦寂言的战斗力,秦寂言只需要几句话,北齐人就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哪怕北齐人的兵力比他们多出十余倍,可只要秦殿下开口,北齐人就会乖乖的收兵,害他天天看着一群北齐大兵,却不能出手,真是手痒呀!

    来到北齐皇庭,见北齐人不仅嚣张的不开城门迎接,还堵住了他们的去路,凤于谦本以为机会来了,今天说什么也要和北齐人打一场,可一个叫季诺的男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季诺说了什么他不知道,只知道北齐的官员听到后,立刻下令上北齐士兵退下,为首的官员再次上来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秦王殿下息怒,今日之事实属意外了。三日后,我皇陛下一定会亲自去驿站,迎接秦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北齐的官员将姿态摆的极低,秦寂言不是凤于谦一心想着打仗,他暂时还不想损失自己的兵力,对方退了一步,秦寂言便令凤于谦退下。

    凤于谦虽有不甘,可秦殿下有令,他也只有不情不愿退下了,至于那位季诺公?

    凤于谦看了一眼,只见那位季诺公从头到尾都坐在马车里,和秦殿下一样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一句话,便让北齐人退兵,此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季诺,凤于谦暗暗记住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秦寂言一行人再次回到驿站,而他们刚到驿站,太后就派人上门道歉,言词将责任推给下面的官员,说是太后没有收到消息,这才怠慢了秦王,明晚在宫里为秦王殿下设宴赔罪,肯请秦王殿下赏脸。

    秦寂言听罢,脸上表情不变,心里却是暗骂北齐太后天真。

    他在城门口放话,要北齐皇帝三天后亲自来迎,北齐太后便要他明天自己进宫参宴,北齐太后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真以为在北齐一手遮天,就能管得了他大秦皇长孙?

    没脑的女人,真当他是北齐皇帝,任人拿捏,想要找他的麻烦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秦寂言暗自不屑,那官员说了半天也没得到秦寂言一个准信,心有不安,小心地问了一句:“秦王殿下,明日下官派人来接你可好?”

    “你?”秦寂言终于开口了,语气却是十分的冷漠,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配来接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下官不是个东西,没有资格来接殿下。”混官场的,最不需要在乎什么脸面,只要目的达成就好了,偷偷看了一眼,确定秦王并没有真怒,又道:“只是,明日的宫宴,秦王殿下要怎么去?可要我们安排马车?”

    “宴会?本王有应下吗?”秦寂言眼眸一抬,隐含杀意,那官员一怔,结结巴巴的道:“秦,秦王殿下,明,明日的宫宴你,你不参加?那,那可是太后,太后……”

    那官员不停的擦汗,太后了半天也没有太出个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冷笑一声,“本王要说的话,今天在城门口已经说了。看在北齐太后的面上,本王可以退一步,明日请摄政王来接本王赴宴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话,秦寂言甩袖离去,丝毫不管留在花厅的北齐官员,气得有多狠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无礼至极。”那官员待到秦寂言走后,才敢站起来,义正言词的道:“亏得大秦是礼仪之邦,皇长孙却是如实不轻狂不知事,难怪一直都无法成为储君,这样的性格,一辈……”

    那官员见左右无人越说越起劲,暗卫不屑与个官计较,可对方确越说越过,暗五冷笑一声,手指一弹,只见一枚石破空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正对方门牙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,那官员捂着嘴大喊:“我的牙,我的牙。”

    暗卫掏了掏耳朵,只当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血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流,那官员一见,脑袋转了一圈,“嘭”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没用?”暗五吓了一跳,出手的暗卫不自觉的缩了一下,悄悄的看向暗一老大,“大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殿下不会怪你。”暗一大气的安慰道:“有事我们一起背。”当然,有好处也要一起领了。

    暗五感激的点头……

    被打掉牙的官员,被一盆冷水淋醒,那官员醒来后气愤至极,可偏偏面对凤于谦等人却一个字都不吭,捂着少了一颗牙的嘴,穿着**的衣裳直接进宫复命。

    秦寂言本以为,依顾千城喜欢凡事都喜欢准备充分、妥善考虑的性,会问他原因,结果等了一个下午也没有等到顾千城来寻问,甚至饭后散步也不见顾千城主动开口,这让秦王殿下很忧伤。

    山不来就我,那我就去就山。

    是夜,沐浴过后,确定自己全身清爽干净的秦寂言,挥退侍卫,亲自端着下人做的宵夜,敲开了顾千城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殿下?”见到秦寂言的刹那,顾千城着实是愣了一把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们白天都在一起,为了避嫌,也为了她仅剩的名声,秦寂言晚上都不会来找她,这是……

    “送宵夜。”秦寂言扬了扬手两小碗面,上面还有一颗漂亮的蛋,只是青菜、香葱什么的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还在北齐,去哪准备那么高的配置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吃宵夜?”他们一个时辰前,才吃完晚饭呀。

    “本王肚饿了,怎么?不让我进去?”宵夜什么的,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,他总不能两手空空的过来吧?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不饿呀!

    顾千城深深地看了秦寂言一眼,死活没从秦寂言脸上看出什么,只得乖乖侧过身,让秦寂言进来。

    成功登堂入室,让秦寂言心情极好。虽说这段时间他们成天呆在一起,可白天的气氛总是不对,而且身边总是一堆人,想要做什么也不行,秦王殿下这一个多月虽然没有憋坏,可着实是……

    有点不满足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没有病的爬不起来,看到我是不是很高兴呢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